弥子瑕分桃 趣历史1:分桃弥子瑕

2019-06-18 - 弥子瑕

弥子瑕是春秋时代的人物,他能史书留名首先拜史鱼所赐。《千字文》中有“孟轲敦素,史鱼秉直”的话。史鱼是卫国的祝史,管宗庙祭祀。史鱼对弥子瑕是半个眼瞧不上,真的是做鬼都不放过。史称“尸谏”。

史鱼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于是对儿子说:“我在卫国为官,有生之年没能进荐蘧伯玉,没能扳倒弥子瑕,我死不瞑目。我上愧天,下愧地,中间愧君主。我死之后,不要在正室为我办丧事,棺材放在院里窗户底下就行了。”儿子不敢违背父命,就照办了。卫灵公来吊丧,看到丧事不合礼节,厉声责问,史鱼之子如实告君。卫灵公大惊,于是重用蘧伯玉,疏远弥子瑕。

弥子瑕分桃 趣历史1:分桃弥子瑕
弥子瑕分桃 趣历史1:分桃弥子瑕

孔子称史鱼直如箭矢。

弥子瑕何人?如何得宠于卫灵公呢?又如何遭史鱼嫉恨呢?简单的回答就是:弥子瑕是卫灵公的男宠。

弥子瑕,以封地弥为姓氏,名牟,字瑕,其祖封为伯,弥牟仕卫为将军。有史书说弥子瑕“智足治千乘,信足以守之”,所以卫灵公“爱而任之”。弥牟当然不是草包,但是不是有相国之智,将军之能恐怕就要画个大大的问号了。

弥子瑕分桃 趣历史1:分桃弥子瑕
弥子瑕分桃 趣历史1:分桃弥子瑕

赵飞燕能于铜盘上起舞,杨贵妃能领舞霓裳羽衣,真真也是才能。弥牟小帅哥可以做周王城总规划师和监工,才能也不可小觑。可是,最为关键的还是一个字“帅”,尤其是在卫灵公眼里,帅呆了,酷毙了,也许还有点娇媚。卫灵公于是就“君宠无是非”了。

弥子瑕分桃 趣历史1:分桃弥子瑕
弥子瑕分桃 趣历史1:分桃弥子瑕

弥子瑕史册留名还拜韩非子所赐。韩非在《说(游说)难(困难)》中讲了一件很好玩的事。弥子瑕被卫灵公宠爱,突然得知母亲重病,急于回家省视,就不打报告,驾上君主的马车连夜出发了。有人给卫灵公打小报告,卫灵公说:“真是一个大孝子呀。

弥子瑕分桃 趣历史1:分桃弥子瑕

为了探视母亲,连要受砍脚的酷刑都忘了。”卫灵公和弥子瑕游览桃园,弥子瑕摘了一个桃子,吃了两口,甜得不行,马上送给卫灵公:“好好吃呀,您尝尝嘛。”卫灵公感慨万万千千,还不忘教育随从:“你们看弥子瑕多爱我,一口好吃的都想着我。”

分桃,于是就成为同性恋的代名词了。慕容首次看到这个词,实在是疑惑了很久,以为弥子瑕是女人呢。想想也是,只有恋人夫妻才能这么做吧。

弥子瑕色衰——原来以为专用于女人的词——卫灵公爱驰,说起从前探母驾车,分桃君主,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探母驾车成了“矫命驾车”,分我以桃成了“啖我余桃”。只是,不知道卫灵公这么说是在史鱼“尸谏”之前还是“尸谏”之后了。

韩非子感慨君主性情的多变难测,“固谏说谈论之士,不可不察爱憎之主而后说” ——龙鳞不可逆,谏诤要谨慎。司马迁为韩非子立传,干脆照抄韩非子的这些话。估计太史公是身有感触,深以为然。那个江湖人人称颂的刘伯温干脆把弥子瑕称之为狗,给块骨头就跟在身后摇尾乞怜,挨一鞭子就躲在旮旯暗自落泪。

历史在,弥子瑕就不会没有。史鱼,韩非,司马迁,刘伯温,共同捧红了弥子瑕。于是,历史在,弥子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