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谦益绛云楼 钱谦益与拂水山房、绛云楼

2019-06-17 - 钱谦益

钱谦益(1582-1664)字受之,号牧斋,晚号蒙叟,又号东涧,东涧遗老,峨眉老衲,石渠旧史等·常熟人。明末著名文学家、藏书家。万历三十八年进士,崇祯时官至吏部侍郎。入清,授礼部右侍郎.掌秘书院事。旋归乡里,以诗文、藏书驰名江南。

钱谦益绛云楼 钱谦益与拂水山房、绛云楼
钱谦益绛云楼 钱谦益与拂水山房、绛云楼

赵琦美卒后,其“脉望馆”所藏之书全归之。又购得刘凤“厞载阁”、钱允治“悬罄室”,杨仪“七桧山房”等藏书,又不惜重金,广收古本,故其藏书之富可与皇室内府相埒。建藏书楼名“拂水山房”。晚年居于“红豆山庄”,取“真诰绛云仙姥下降”之意,又名其藏书楼日“绛云楼”。

钱谦益绛云楼 钱谦益与拂水山房、绛云楼
钱谦益绛云楼 钱谦益与拂水山房、绛云楼

所藏宋刻孤本、秘册较多。其藏书分贮73大柜,区分类聚,自称:“我晚而贫,书则可云富矣”。清顺治七年,不慎毁于火。论者谓“绛云一炬,江南图书一厄也。"编有《牧斋书目》1卷,《绛云楼书目》4卷,《补遗》1卷。书嗣分73类。于四部外增地志、天主教二类。著有:《列朝诗集》、《有学集》、《初学集》、《投笔集》、《楞严经蒙钞》等。

钱谦益绛云楼 钱谦益与拂水山房、绛云楼
钱谦益绛云楼 钱谦益与拂水山房、绛云楼

钱谦益,万历三十八年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天启时典试浙江,转右春坊中允,参与修《神家实录》。后大魏忠贤罗织东林党案牵连,削籍归里。钱谦益于万历三十八年中进士,直到崇祯十七年明亡,在前后长达三十五年的时间内,三起三落,旋进旋退,全部任职时间加在一起也不过五六年左右,谈不上什么政绩。

钱谦益绛云楼 钱谦益与拂水山房、绛云楼

他的出名,是由于他出色的文才,被视为江左三大家之一;又因为他曾经参与了东林党人反对魏忠贤阉党的活动,还被视为士林领袖之一。在明末他作为东林党首领,已颇具影响。

天启七年丁卯八月,明熹宗朱由校驾崩,思宗朱由检即位,他被重新奉诏入朝任职。第二年(崇祯元年)七月应诏北上,出任礼部右侍郎,但三个月后,“会推阁臣,谦益虑尚书温体仁、侍郎周延儒并推,则名出己上,谋沮之。体仁追论谦益典试浙江取钱千秋关节事,予杖论赎。

体仁复贿常熟人张汉儒讦谦益贪肆不法。谦益求救于司礼太监曹化淳,刑毙汉儒。体仁引疾去,谦益亦削籍归。”回到老家常州的他,与一个名字叫程嘉燧的读书人关系素善,经常在一起喝酒吟诗。

明史中是这样记载的:“程嘉燧,字孟阳,休宁人,侨居嘉定。工诗善画。与通州顾养谦善。友人劝诣之,乃渡江寓古寺,与酒人欢饮三日夜,赋《咏古》五章,不见养谦而返。崇祯中,常熟钱谦益以侍郎罢归,筑耦耕堂,邀嘉燧读书其中。阅十年返休宁,遂卒,年七十有九。谦益最重其诗,称曰松圆诗老。”

顺治初,因江阴黄毓祺起义案牵连,被逮入狱,次仁获释。自是息影居家,筑绛云楼以藏书检校著述。诗文在当时颇负盛名,东南一带,奉为"文宗"。乾隆四十四年,钱氏著述被列为"悖妄著书人诗文",其已载入县志者均被删削。1664年,钱谦益以八十三岁的高龄病殁于杭州,殁葬于虞山南麓。

钱氏早岁科名,交游满天下。年青时即喜古书善本,曾购得明代刘凤、钱允治、杨仪、赵用贤的旧藏,由是更不惜重赀购古本,以致"书贾奔赴捆载无虚日"。睢阳袁枢为明末北方著名收藏家,钱谦益曾盛赞其“睢阳袁伯应,以名臣(兵部尚书袁可立)子之牵丝郎署,负文武大略,博雅好古”(钱谦益《南征吟小引》),钱氏很看重睢阳袁氏的收藏,往来间以诗文相唱和。

钱谦益所藏多宋元旧刻,为此他不辞辛劳,四处奔走寻访,明王世贞不惜以一座庄园代价换得的《两汉书》后来因故散落於民间,即是钱谦益以数年时间追踪查询,最后终于以一千二百金的高价觅得。钱谦益中年时曾构拂山水房藏其所收之书,晚年则居红豆山庄,新建绛云楼,又把平生所收籍重加缮治,分类编目,结果整整装满七十三大柜,贮于楼中。

望着满屋书籍,钱谦益感慨地说:"我晚而贫,书则可云富矣。"不幸仅十多天之后,家中不慎因剪烛引起大火,绛云楼全部藏书竟因此毁于一旦。

据说书楼起火时,钱谦益指挥烈焰上,大叫:"天能烧我屋内书,不能烧我腹内书。"事后又痛心疾首地说:"甲申之乱,古今书史图籍一大劫也,吾家庚寅之火,江左书史图籍一小劫也。

钱谦益本饱学之士,对版本目录亦十分精通。曹溶《绛云楼书目题词》说:"宗伯每一部书,能言旧刻若何,新版若何,中间差别几何,验之纤悉不爽,盖於书无所不读,去他人徒好书束高阁者远甚。"但同时也指出他藏书太偏执:"一所收必宋元版,不取近人所刻及钞本,虽苏了美、叶石林、三沈集等,以非旧刻,不入目录中;一好自矜啬,傲他氏所不及,片楮不肯借出。

"乃至"有单行之本,烬后不复见於人间"。这其中还有一段插曲:钱谦益与曹溶本相交甚厚,曹在京师时,堂上列书六、七千册,钱常去曹处看书,每见自家所乏,恒借钞,曹则希冀异日可因此借观钱氏之书。

曹则问钱:"先生必有路振《九图志》、刘恕《十国纪年》,南归幸告借、。""钱当下许诺,不料事后竟后悔道:"我家无此二书。

"及至绛云火,曹溶前来吊其灾,钱方后悔地说:"我有惜书癖,畏因借辗转失之。子曾欲得《九国志》、《十国纪年》,我实有之,不以借子。今此书永绝矣。使钞本在,余可还钞也。"

绛云楼火灾后,钱谦益根据记忆,追录成《绛云楼书目》。书目对宋元版本情况多有记载,是一部极有价值的私家藏书目录。钱谦益除绛楼外,在其故第东城还有少量藏书,包括宋版《两汉书》等,加上他后来又陆续收集到的部分,在他去世后均归其族孙钱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