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的婚事19楼】慕少的婚事 作者:雪落微扬(四)

2019-10-19 - 慕少的婚事

    抽钥匙拧门的声音惊醒了云歌,微微睁开双眸,瞧见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他- xing -感的唇紧闭,她贴在他胸膛前,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云歌忍不住伸出手指,触到了他下巴的浅浅的还没冒出来的胡渣.

【慕少的婚事19楼】慕少的婚事 作者:雪落微扬(四)
【慕少的婚事19楼】慕少的婚事 作者:雪落微扬(四)

    慕冷岩一怔,双目凝视了她一眼,门开了,没有抱她进去,云歌脚尖一掂,从他怀抱里站在地上,慕冷岩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直接转过她,进到房间内。

    "你回来了?"云歌细声问。

    慕冷岩脱下西装,扯下领带扔在了沙发上,自己拿着睡衣走到浴室内,云歌看着他的背影,站在门口,发呆。

    慕冷岩很快就出来了,见云歌还站在那里,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他依旧薄唇紧抿,吝啬回答她的话,抱了一床薄被,朝外面走去累。

    迈出房门时,他脚步还是止住了,低低的说,"我去书房睡了,晚上要看几份文件!"

    "我以为你会等我的!"慕冷岩刚抬起脚步,云歌突然喊道。

    他回头,打量着她,云歌往前迈了一步,迎着他审视的目光,略带委屈的说,"我以为你会一直等我,原来不是,是不是?我太高估了自己?萌"

    慕冷岩听罢,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转身大步朝书房的方向走去。

    "慕冷岩,站住,你今晚去了书房睡,以后一辈子就睡在书房里!"云歌的话,又恼又怨,即娇又嗔,惹得慕冷岩心头莫名的一紧,他低着头,唇角浮现出一抹无奈的微笑。

    一转身,便敛住笑容,怒视着云歌,云歌咬着唇望着他,晶亮的眼眸照得昏暗的长廊异常明亮,慕冷岩手里抱着被子,走过去,蚕丝薄被从他手中滑落,他猛地扳过她的肩膀,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将她抵在了墙上。

    他的唇霸道的覆上她略带干涩的双唇上,温热的舌急急撬开她的牙齿,缠住她的舌,不顾一切的与她为之交缠,云歌勾住他的脖子,他重重的身体将她压在墙壁上,感受着那熟悉的吻,云歌心一动,主动吸吮着他的舌,慕冷岩眼眸陡然一暗,吻得更彻底,更疯狂。

    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不知为什么,她不知道,感受着这炙热的吻,她的心才安了下来,这幽暗的走廊里,她忘我的回应着,抛弃着女人所有的矜持。

    慕冷岩大手一勾,直接从她大腿上圈过去,一把捏住她秀挺的臀瓣,猛地揉搓起来。

    云歌嘤咛一声,吸住他的舌不放,他便用自己下身顶了顶她的小腹,不怀好意的笑,云歌另一只手落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上面还沾着- shi -润的小水珠,让他那古铜色的肌肤在昏暗中看上去更具有诱惑力,更迷人。

    云歌的手缓缓向下,探进他的睡袍内,手指若有若无的在他胸肌处划着圈圈,突然,摸到一个硬硬的小颗粒,她便毫不客气的用手指夹住,捏住它,一点一点转了起来,细致的折磨让慕冷岩更加加深了吻,他的舌伸进她耳朵的轮廓内,尽情扫荡,舔舐着,云歌被他弄得绵软无力,只好不停的喘着气。

    慕正彭起来上厕所,还没来的及开灯,便瞟到了地上两个交缠的身影,他猛地按下走廊上壁灯的开关,顿时,两人忘我的接吻立即呈现在他视线内,这香艳的一抹让他陡然睁大了双眼,并快速别过头去,他比他们还尴尬。

    可着两个年轻人似乎太投入了,居然头顶的灯亮了都浑然不觉,云歌闭着双眸,唇角时不时溢出微颤的呻吟,晕黄的灯光柔柔的洒在她仰起的脸颊上,莹润的肌肤蒙上了诱人的光彩,尤其是动情时分,更添妩媚与风情。

    慕正彭又咳嗽了两声,这两人才反应过来,云歌吓得立即钻进了慕冷岩的怀里,慕冷岩立即转过身去,将羞得满脸通红的云歌藏在身后。

    "父……父亲……"慕冷岩尴尬的叫着,赔着不好意思的笑,快速拾起掉在地上的薄被,遮在自己大腿处。

    "注意!!注意!!孩子们看到了,这影响多不好!"慕正彭严肃的教育道。

    "是,是,父亲,我们这就回房间了!"慕冷岩立即点头,拉着云歌快速闪进卧室内。

    这尴尬让云歌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她一抬头,便瞧见慕冷岩更为灼热的眼神,她的笑容渐渐敛去,空气中,似乎流淌着一股爱的味道。

    两人各自凝视着对方几秒,慕冷岩的手温柔的***她的发内,云歌掂起脚尖,吻上他的唇,并用她的丁香小舌勾勒着他的唇形,慕冷岩回应她,低下头,将她紧紧圈在怀里,细致而温柔的吻着她。

    唇舌交缠,一直甜到心里,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呼唤着对方的进入,那种身体彼此相融合在一起的悸动深深吸引住他们,那种美妙的感觉,被渴望,被包围,被填充的感觉,似乎,只有相爱的人才懂。

    慕冷岩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吻得认真而深情,他拥着她,从房间的门口处吻到了落地窗前,又从落地窗前吻到了沙发上,他跌坐在沙发上,拉上云歌,让她直接坐在自己腿上,双手搂着她的腰,依旧不放开他的手。

    云歌一低头,睁眼就看到他陶醉在其中的样子,她捧着慕冷岩的脸,吻着他的眉心,他的眼,他的鼻梁,最后用牙齿啃噬着他那不断上下涌动的喉结。

    慕冷岩的呼吸声忽然变得浑浊,他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享受着她主动的挑逗。

    云歌的手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他的腰带,眼光不经意落在他的小腹上,那昂起的火热蓦然出现在她眼睛内,这个男人,居然没有穿内裤。

    为了惩罚他,她忽然咬住他胸肌上的硬挺,并用嘴含住,像个孩子一般,狠狠的吸了几口,慕冷岩倒抽了一口气,他的身体可也是非常的敏感哦!

    该死的慕冷岩,谁让你不等我!云歌用手捏着另外一处,惹得他全身的毛孔都迫不及待的张开了,像是期待着女王的临幸一般。

    慕冷岩兴致高涨,抓住她的手逼迫她捏住自己的下身,云歌也毫不客气的狠狠捏了一把,他忍不住求饶,"宝贝,轻点,那可是你一辈子的幸福!"云歌笑,这话听着,心里的气便消了一半,她听话的松开手,身子往下滑去,刚好像是跪在他两腿间,沿着他肌肉的线条,一点一点的吻了下去.

    最后,没有地方了,她脸颊的皮肤突然触到了他的火热,那般的滚烫,她忍不住认真的看着它,它受到了她目光的挑衅,竟然颤抖了几下。

    慕冷岩低下头,看着云歌就这般跪在那里,而自己的分身离她的唇隔得如此的近,他全身的血液顿时高涨,这香艳的一幕,让他马上死去都可以,只是,要是能感受到它在她嘴里的感觉,那就更加完美了。

    "宝贝……亲亲它……"他用最暧昧最沙哑的嗓音蛊惑着她。

    云歌伸出舌,只是试探- xing -的舔了一下,还好,没什么味道,上面似乎还有沐浴液的清香,只是为难了沙发上的男人,他顿时倒吸了一口气。

    "宝贝,你太棒了,你看,它好喜欢你亲它!"慕冷岩继续讨要福利。

    云歌的心和理智都不知道在哪里去了,她听话的又舔了一下,引得某人浑身颤抖。

    "宝贝,继续……"

    她便又继续,最后,竟然将那前面一截含进了嘴里,他的大得吓人,一下就将她的嘴胀得满满的,而他的在嘴里一张一合,让她更加难以适应。

    慕冷岩躬下身子,浓眉蹙在一起,鹰隼的双眸里是浓得化不开的***,他的手掌落在她的头上,努力往下压,不让她松口。

    "啊……额……晤……"她愤怒的看着他陶醉的神情,恨不得一口咬了下去。

    慕冷岩盯着她看,看着她为自己臣服的样子,那种感觉,让他骨子里的大男人因子顿时无限膨胀起来,看着自己的分身在她唇间进进出出,而上面还有缠绵如丝的蜜汁,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不一会儿,云歌的腮帮子就麻了,她猛地吐了出来,拒绝他的再次进入,自己则是趴在他的大腿上,干呕着。

正文 对你的报复(4 更 万字毕)

    慕冷岩盯着她看,看着她为自己臣服的样子,那种感觉,让他骨子里的大男人因子顿时无限膨胀起来,看着自己的分身在她唇间进进出出,而上面还有缠绵如丝的蜜汁,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