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天池书法作品 蔡树农:秋风已作老琴声 尉天池书法馆先睹记

2019-06-17 - 尉天池

国庆前夕,原中国书协副主席,江苏书协主席,83高寿的尉天池老师宽敞大气而现代的的个人书法馆在开阔美丽的徐州云龙湖畔开馆,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等到场庆贺,无论对他自己还是对书法界来讲都是一件大喜事大好事。

尉天池书法作品 蔡树农:秋风已作老琴声 尉天池书法馆先睹记
尉天池书法作品 蔡树农:秋风已作老琴声 尉天池书法馆先睹记

书法界习惯尊称尉老师为"尉老",正像早年文学界习惯尊称郭沫若为郭老,茅盾为茅公一样,这种尊称一般是献给真才实学,德高望重或特别有贡献的业界前辈,江苏书法界多年前就这么私下公开昵称尉天池老师为尉老,一是出于尊重,二是出于热爱。

尉天池书法作品 蔡树农:秋风已作老琴声 尉天池书法馆先睹记
尉天池书法作品 蔡树农:秋风已作老琴声 尉天池书法馆先睹记

作为健在的江苏书法界资历最深的老书法家,尉老不仅在书法高等教育上做出了许多开风气之先的拓展行动,即使私授学生,他也是善待仗义,有长者风范,不类那些名气亦很大,却对自己学生斤斤计较的"大家",一旦他认可的学生他会毫无架子地"屈尊"相处,让人油生敬意,难以忘怀。

尉天池书法作品 蔡树农:秋风已作老琴声 尉天池书法馆先睹记
尉天池书法作品 蔡树农:秋风已作老琴声 尉天池书法馆先睹记

中国美院王冬龄大名鼎鼎,提起尉老他每每毕恭毕敬地坦白:"尉老教过我,是我书法老师"。熟悉尉老的人知道,他承诺过的事,一定会件件落实到位,绝不食言,求他的事很好商量。

对于批评他更是有足够的胸襟容纳,谈笑风生,礼贤下士,平易近人,用原上海《书法》杂志执行主编胡传海的话:"尉老蛮有腔调的,书法长枪大戟,气量宰相肚肠,是一条好汉。"

尉天池书法作品 蔡树农:秋风已作老琴声 尉天池书法馆先睹记

尉老曾长期担任江苏省书协主席,他主政江苏书协期间享有绝对的权威,可以对他腹诽却不可以搞小动作,这一点浙江省的朱关田老师非常相似。听闻有些省份的书协秘书长不买书协主席账,书协主席不给秘书长面子,就是因为书协主席自己专业水准不够,做人做事的原则不够,打铁自身不硬,结果是书协正常工作受到严重影响。

说真的,树立真正的权威还是重要的,特别是艺术界,缺乏镇得住阵脚的权威往往会产生空空荡荡的感觉。如今,书画界那些大师巨匠多已凋零,江浙沪一带的厉害老先生也所剩无几,尉老等的存在应该让我们懂得珍惜,并在可能的范围内把他们的艺术精神传承好,把他们的艺术财富保护好,否则,我们将来会后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