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道周入狱 黄道周追思

2019-06-17 - 黄道周

2019春节刚过,四处笼罩着朦胧湿润的春意,趁过年难得的空闲,我终于踏上心念已久的漳浦之旅。

去年第一次在厦门市博物馆精品陈列馆看到黄道周的字体,刚劲有力,严峻方折,有凛然不可侵犯之姿。读过黄道周的事迹,知道有黄道周纪念馆,就在脑海里筹划前往参观。这位漳浦东山人,明末最有创造性的书法家,以身殉国的大明孤臣,这位诗书礼易无不精通的大学问家,其刚烈耿直的性格令人印象深刻。

黄道周入狱 黄道周追思
黄道周入狱 黄道周追思

他的犯颜直谏,他的宁死不屈,他为这个对他一点也不友好的明王朝捐躯,究竟是文人的迂腐,还是文人的气节?在黄道周身上这对矛盾特别鲜明,正是文化教养成就了他的浩大学问和飘逸书法,也正是因为真诚地信奉孔孟之道,他在官场举步维艰,生活潦倒,面对清廷的招抚却又誓死抗争。

黄道周入狱 黄道周追思
黄道周入狱 黄道周追思

他生于末世王朝,朝廷腐朽,宦官当道,却坚持直言进谏,以致屡屡被贬,在朝廷颇受排斥,甚至招来杀身之祸,饱经牢狱之苦,险些丢了性命。

他在朝为官不到三年,一生清苦,在最后的日子,又变卖家产组织乡勇抗清,愿以一己之力挽大厦之将倾。这支一万人的“扁担军”,如何能对抗训练有素,锐不可当的清兵铁骑?整个大明的河山都无法抵挡皇太极多尔衮多铎的这些开国将帅的强大战斗力,这支没有武器没有资金的义军无疑于螳臂当车,飞蛾扑火,他自己心中岂能无数?只是注定了不愿投降,坐以待毙不如奋力一搏。

黄道周入狱 黄道周追思
黄道周入狱 黄道周追思

在刑场上,他咬破手指,以血书遗家人:“纲常万古,节义千秋;天地知我,家人无忧。”临刑前大呼:“天下岂有畏死黄道周哉?”最后头已断而身“兀立不仆”,死后,人们从他的衣服里发现“大明孤臣黄道周”七个大字。死亦要做明朝的鬼,哪怕其时已经是大清顺治3年。

黄道周入狱 黄道周追思

车驶进漳浦市区,处处可见“道周”踪迹。从道周广场,道周北路,道周公园,道周中学,石斋村,到道周药店,道周肉圆,道周沙茶面,道周大排档,简直无处不在,让人忍俊不禁。同行的人感慨道周文化深植于此地,而漳浦本地接待我们的友人确完全不知其来历。让我想到厦门的很多地名,其实本地人也不知其来历。

漳浦市区的黄道周纪念馆位于道周中学旁边,规模不大,是黄道周讲学处明诚堂的遗址,内有其研究易理天文的天方盘。黄道周身为易学大家,曾用了两年时间夜观天象,其存世易学著作十三部,包括《易象正》,《三易洞矶》等,是研究易经的重要参考书籍。

他博古通今,精通天文,历法,数学,诗,书,画,存世论著包括《诗经》五种,《尚书》四种,《礼记》九种,《周礼》一种,2006年出版的《黄漳浦文集》,五号铅字洋洋洒洒印了近1000页。

存世尚且如此,可见当年著述之丰。他的好朋友徐霞客评价“字画为馆阁第一,文章为国朝第一,人品为海内第一,其学问直接周、孔,为古今第一”。在清代著名学者蔡世远概括其一生:严谨的治学精神和渊博的学问可比邵雍,忠贞为国直言敢谏可比李纲,慷慨赴难从容就义可比文天祥。 明史赞:“学贯古今,所至学者云集”。自负“十全老人”的乾隆面对黄道周,也发出“不愧一代完人”的感慨。

黄道周一生多次开坛讲学,曾于浙江大涤书院、漳浦明诚堂、漳州紫阳书院、邺山书院等多处开坛讲学,培养了大批有学问有气节的人才。世人尊称之石斋先生。

黄道周被视为明代最有创造性的书法家之一。他的书法擅长楷书、行书和草书。他的行书和草书,行笔转折刚劲有力,体势方整,书风雄健奔放。他的楷书主要学习钟繇,比起钟繇的古拙厚重来,更显得清秀、飘逸。黄道周善楷、行、草诸体书,又工隶书。

他的楷书,如《孝经卷》,字体方整近扁,笔法健劲,风格古拙质朴,类似钟繇楷法。不同处是,钟书于古拙中显得浑厚,黄书则见清健,可以看到其受王羲之楷法的影响。他的行草书,如《山居杂咏》,行笔转折方健,结字欹侧多姿,遒劲清逸。

在明末,黄道周与倪元璐,王铎并称为书坛三株树,又曾与倪元璐合壁书画,“人争宝之,世称倪黄”。(《书画所见录》)近代胡小石先生认为“至晚明董其昌、黄道周、倪元璐、张瑞图、王铎诸家,始能摆脱藩篱,别开生面”,黄道周是明末书坛占据重要地位的书法家。

从漳浦市区的黄道周纪念馆往前有几百米,就是黄道周公园,内有黄道周墓。拜谒时游人稀少,正有人连拜三次后上前仔细研读碑文,部分字迹已漫漶不清。

离开漳浦市区,我们驱车前往东山县。黄道周的老家是东山,旧时叫铜山所,也就是现在的铜陵区。在东山著名的风动石景区内,有黄道周故居和黄道周纪念馆。黄道周纪念馆立着道周雕像,馆内陈列了大量道周书画作品摹本和相关论著,以及道周生平事迹介绍。黄道周的著名书帖《孝经定本》和《榕颂》均有展出。

崇祯13年(1640年),因江西巡抚解学龙举荐,崇祯怀疑黄道周等人与其结党而入狱。明代狱吏残酷,令人发指。黄道周被入刑部监狱,后转北镇抚司,受尽酷刑。“在北寺五月余,拷打讯问四五次,备极惨毒。”1“赭血满衣,疮痂蔽褥。

”2受刑之惨状可见一斑。据洪思《黄正面宣传典子年谱》载,由于黄道周是当时知名的书法家,狱卒向他乞书,黄道周“书《孝经》一百二十本,以当役钱”。这120本泣血的《孝经》,是在狱中受尽严刑拷打,受过夹棍之刑后,“指节尚摇摇未续”之际所作,“至今血犹渗漉纸墨间”3其所书小楷字体却工整清秀,静如止水,肃穆刚正,精到绝伦。

这些在狱中强忍着伤痛而创作出的带血的艺术珍品,具有强烈的震撼力,这一百二十册《孝经》经狱卒的陆续传播,京城之人竞相争阅,竞相收藏。

每一个品读黄道周《孝经》手抄本的人,无不为其动容。从中也可见儒家忠孝思想对黄道周的影响之深。黄道周的忠孝节烈甚至赢得了敌人的尊重。他被俘后,清廷千方百计地极力劝降。就义多年后,乾隆发谕:“若刘宗周、黄道周,立朝守正,风节凛然,其奏议慷慨极言,忠荩溢于简牍,卒之以身殉国,不愧一代完人。”4

黄道周故居则是相当简单的一座小屋,从新旧程度上看当是后人翻建过,但仍可遥见其当年生活之清简。

在风动石景区门口买船票到东门屿,岛上尚有黄道周读书处遗址。清巡抚潘思渠在此立有牌坊,横刻“黄石斋先生读书处”,背镌“仰止高山”。少年黄道周选择了这样一个僻静的岛屿岩洞潜心研读。洞上有“云山石室”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据介绍是黄道周少年时所题。

石室对面的鹰石洞因洞顶巨状如雄鹰得名。此洞为黄道周卧室,上镌“石斋”二字,正是“石斋先生”称呼由来。

从景区出来,面对铜山古城和浩然碧海,迎着凛冽的海风,一路无言。脑海中还浮现着黄道周清劲凝练,率意多姿的字体,幻想开坛讲学的盛况,临行就义的慷慨。那抑扬顿挫的言辞中,是否还带着闽地乡音?斯人已逝,今日世界的价值体系不会再有这种忠君殉国、犯颜苦谏的臣属。然故人忠魂之千秋节义,治学之勤奋不倦,品格之正直自律,仍值吾等后世感佩敬仰。

备注:

1、《黄漳浦集》卷十昌夺情九,《京师与兄书》

2、“一荷廷杖,四服司刑,赭血满衣,疮痂蔽褥。”(《黄漳浦集》卷二十八《狱中自明揭》)

3、洪思《收文序》引其父、亦同为道周弟子的洪京所言:“吾见夫子之为《易》、《孝经》多在诏狱中,十指困于拷掠,指节尚摇摇未续时便写之,至今血犹渗漉纸墨间,稍一流览,便如有闻锒铛桁杨之声,人皆谓其可以御鬼也。”(《黄漳浦集》卷首)

4、《黄漳浦集》卷首《乾隆四十一年十一月十七日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