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铁娘子撒切尔 “日不落帝国”凄凉落幕的“铁娘子”撒切尔

2018-11-17 - 铁娘子

英国在历史上曾被称为“日不落帝国”,特别是在维多利亚时代的鼎盛时期,全世界大约4~5亿人(也就是当时全球人口的约四分之一)都是大英帝国的子民,其领土面积约为世界陆地总面积的四分之一,横跨地球上的24个时区,即所谓“ 在女王陛下的领土上,太阳永不落下。”

英国铁娘子撒切尔 “日不落帝国”凄凉落幕的“铁娘子”撒切尔
英国铁娘子撒切尔 “日不落帝国”凄凉落幕的“铁娘子”撒切尔

人称“铁娘子”的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一生充满传奇色彩,作为近代史上最重要的政治人物之一,她在政治生涯中素来以手腕强硬、作风果断、强悍有力著称。她曾蝉联三届英国首相,任期长达11年。

撒切尔夫人是英国保守党第一位女领袖,也是英国历史上第一位女首相。早在她还是英格兰东部林肯郡不知名的小镇格兰瑟姆的一个小姑娘时,父亲就对她严格要求: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力争一流,永远做在别人前面,而不落后于人。即使是坐公共汽车,也要永远坐在第一排。所以成年后,“永远争坐第一排”就成为她的毕生理想和信念。

英国铁娘子撒切尔 “日不落帝国”凄凉落幕的“铁娘子”撒切尔
英国铁娘子撒切尔 “日不落帝国”凄凉落幕的“铁娘子”撒切尔

自然而然地,登上首相宝座的撒切尔,顶着“铁娘子”帽子,铁血是她的本色,强硬是她的风骨,她的铁腕甚至让很多男人都相形见绌。

她敢于向一切难题“叫板”,也从来不会在任何人——包括公众面前低头,令无数对手甘拜下风。她在任期间,凭借卓越的政绩,以及其特有的强硬、霸气、坚韧的个人魅力给全世界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1979年,撒切尔夫人上台伊始,政治上英国政党政治因长期、持续的罢工而瘫痪僵化;经济上,英国正陷入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危机,经济疲软、财政赤字巨大、失业率居高不下;军事上日益衰弱,“爱尔兰”共和军等民族主义恐怖袭击愈演愈烈;外交上英国在全球的影响力日益势微。

曾经的“日不落帝国”几乎堕落成“落架的凤凰”。面对这种状况,撒切尔最终认定:除了“颠覆性改革,英国别无选择“。

撒切尔执政期间,大刀阔斧地推进国有企业、公共住宅私有化,宣称“私有化无禁区”;限制工会力量、大举回收合法罢工的权限;她主张个人应有更多的独立,少依赖政府,削减福利开支;鼓励自由竞争,政府对经济不作过分的干预;减少公共开支和控制货币印制。

这些强有力的措施使得后来的人们评价撒切尔:她不仅仅是领导了英国,她更是拯救了英国,她是英国和平时期最伟大的首相。

同时,她为了减少通货膨胀实行紧缩政策,也一定程度地导致商业损失和破产均有较大幅度的增加。

政治是极其复杂的,你经得起多少褒扬,就要承受多少诋毁。撒切尔在赢得一些人拥护的同时,也遭到另一些人的深恶痛绝,可以说是“誉满天下”,又“谤满天下”。

支持者认为她带领英国走出了经济困境、提高了英国的国际地位;反对者认为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独裁者、自大狂、几乎毁掉了英国的整个福利制度。2013年4月8日,曾经叱咤世界政治舞台的前英国首相玛格丽特·希尔达·撒切尔因中风在伦敦去世。

就在撒切尔夫人去世后的几个小时,英国网媒上就刊出了利物浦球迷上街庆祝、载歌载舞的照片;一些因当初受她的政策压制的矿工工会成员则欢呼:真是“伟大的一天!”,有些人还坦言:“这是我所度过的最好的一个生日。”,“对工会来说,这(撒切尔辞世)来得不够早,我很高兴自已活过了她。”

其实早在1990年11月份她因辞职含着眼泪被迫离开唐宁街10号时,就有人欢呼“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之一。”,甚至直到她下台近13年后的2003年,英国电视台Channel 4举办了一场“你最痛恨的100个最坏的英国人”的民意调查中,她任然荣登探花(被厌恶程度高居第三位)。

撒切尔是天生的政治生物,在政治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作为一个女人,她对家庭、孩子倾注的精力不足。撒切尔夫人结婚两年后产下一对龙凤胎。

初为人母的撒切尔并没有对这对孪生兄妹表示出过多留恋和兴趣,两个多星期后,就继续投身政治事业去了。所以在亲子关系上,她是一位相对失败的母亲,撒切尔和子女的关系相当不好。

由于撒切尔一直忙于政治活动,没有时间陪伴子女。女儿卡萝儿与她的关系非常冷淡,儿子马克虽然跟撒切尔的关系尚可,但却一直不给她争气,读书阶段学习成绩差,还经常依仗母亲的权势在学校里称王称霸,连老师都不敢管。

成年后的儿子马克一次在沙漠里参加拉力赛,不幸走失,“铁娘子”撒切尔第一次在公众面前泪流满面,恳请各国政府帮忙搜救儿子。被营救后,撒切尔的儿子又因在酒店里消费大量酒水拒不支付,让其相当尴尬。

后来他又因参加几内亚政变、组织贩卖军火等不法行为,被南非政府逮捕,被判4年监禁并处31.3万英镑罚金,撒切尔闻讯立刻带着巨额罚金去南非,才把儿子捞回来。

心理学家认为:这些举动基本上是儿子马克因母亲对自己缺乏关注表现出的一种不满、叛逆举动,同时也成为撒切尔教子无方、“慈母多败儿”的典型案例。

退休后的撒切尔因轻度中风失去了部分记忆。两年后,丈夫丹尼斯·撒切尔爵士离世更是令她雪上加霜,她记忆力越来越差,丧夫之痛让撒切尔失去了这一辈子对他大力支持的知心伴侣,久久不能释怀。

她常常忘记丈夫已经过世了,身边的人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这件令人悲伤的事情。每当撒切尔夫人从冥想中回到现实,总是难掩失落、悲哀之情。她曾经好几次深夜醒来,换上盛装,非要人带她去墓地看望丈夫。

77岁生日那天,撒切尔能对她仔细摆在壁炉台上的4张贺卡独自发呆,她曾经期望过起码可以收到几十张。此时儿子远在西班牙,女儿呆在瑞士,孙子滞留美国,平时都很少回英国探望她。

甚至,她女儿曾说:“母亲不应过于期待成年子女不时的回家看望她,家人不在身边的日子谁都经历过,我们年幼时也总见不到母亲。”

在之后漫长而又孤寂的岁月里,撒切尔又数次突发中风,甚至连看报都困难,经常看了下一句就忘了前一句。晚年的撒切尔饱受着精神上和疾病的双重折磨。开辟了一个时代的撒切尔在位时人缘极广,但是在她的晚年,朋友少之又少。

玛格丽特·撒切尔的大名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报纸、杂志和电视等媒体上,但这个名字的主人却极少地被人关注,人们只是用它来代指“撒切尔主义”(她在任时的一整套政治主张),或者代指以她的名字命名的那段历史时期……撒切尔夫人虽然被奉为大众偶像,但真正的撒切尔夫人却早已被人们遗忘了。

晚年的撒切尔思维混乱,总是翻来复去地问同样的问题,而且喋喋不休。她已经全无昔日叱咤风云“铁娘子”的风采,一直让人羡慕的那股自信踪影全无,人们反而可以从她身上读到恐惧和不安。她感到恐惧,是因为她想要阻止这些变化却又无能为力。

弥留之际,房间里尽管堆满了丈夫、儿子、女儿、孙女和孙子的照片,却没有一位至亲陪在身边,陪伴她的都是医生和护士。即便去世之后,儿子和女儿也不愿意第一时间赶回去打理她的后事,可见子女与她关系之冷淡、疏远。

事业永远无法取代家庭成为个人情感的港湾,拥有幸福的家庭也许才是人生的终极快乐。在本该需要关爱儿女的年代,忽略了女儿,最后得到的是女儿对她的冷漠;又把泛滥、无原则爱给了儿子,儿子在她的溺爱之下,成了世人眼中的“混世魔王”、“商业扒手”,这又怨得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