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之谦印章赵之谦印章

第一阶段二十八岁以前,主要研习浙派,丁敬的切刀法对其有一定的影响。这时期的印章,刀法生硬,雕凿味较重。不过,在章法上灵活运用,这与他擅长书画有一定的联系。后来,刀法有了很大进步。但还没能超越浙派的规范。

赵之谦篆书陋室铭赵之谦篆书陋室铭 赵之谦用篆书写的古代军乐 堪称习篆者的法帖

此册篆书录《铙歌》“上之回”、“上陵”、“远如期”三章,计12开,每开32.5cm36.8cm,74行,行3字。末识“同治甲子六月为遂生书,篆法非以此为正宗,惟此种可悟四体书合处,宜默会之。无闷。”下钤“之谦印信”印。

赵之谦篆书千字文赵之谦篆书千字文 浅谈赵之谦篆刻(图文)

中国的篆刻源远流长,远可溯及春秋战国时期的玺印。不过,当时的玺印主要用于凭证,而真正当篆刻作为一门艺术,并与书画相结合时,则是在宋元文人参加治印以后,赵孟一开文人治印之风。到王冕创用花乳石为印材。由此。

赵之谦魏碑书法欣赏赵之谦魏碑书法欣赏 赵之谦《行书致蔚青手札散册》

释文蔚青如棣人人左右久疏音问,驰念良深。日前,接奉惠书, 拜聆种切。欣悉阁署咸熙升祺,萃吉慰符,心颂并念,瓜代有期 已补庐陵,实缺从此脱却。苦县别树甘棠。未始非塞翁之失,前 吾棣责兄,宠用家丁,并临行时彼此未日一晤。

赵之谦手札欣赏赵之谦手札欣赏 “皇阿玛”收藏赵之谦手札欣赏!

“皇阿玛”张铁林喜欢收藏各种名人手札,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大家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在2003年前后,他以225万元的价格,在上海的春季拍卖会上拍下赵之谦的《国朝汉学师承续记》39通手札。到了当年的秋季拍卖时。

赵之谦魏碑书法赵之谦魏碑书法 赵之谦国画鉴赏出手

赵之谦(1829年1884年),中国清代著名的书画家、篆刻家。汉族,浙江绍兴人。初字益甫,号冷君后改字撝叔,号悲庵、梅庵、无闷等。赵之谦的篆刻成就巨大,对后世影响深远。近代的吴昌硕、齐白石等画家都从他处受惠良多。

赵之谦书法欣赏赵之谦书法欣赏 赵之谦《梅花庵诗屏》书法作品欣赏!

传统帖学强调“一笔书”,上下笔画和上下字连绵不断,走到极端。有人主张为求通篇的整体性,要将一个字当作一个点画去写,结果,剥夺了个体(点画和结体)的表现力之后,作品内容空洞苍白。碑学兴起之后,书法家为避免这个毛病。

赵之谦篆书欣赏赵之谦篆书欣赏 赵之谦供弟子学习的篆书范本

赵之谦篆书《说文解字叙》册,全册八开,每开32.4cm57.5cm。每页10行,行4字。此册篆书节录汉许慎《说文解字叙》一段,末开识云“方壶属书此册,故露笔痕以见起讫转折之用。”署款“之谦”,款上押“赵氏之谦”印。

赵之谦魏碑楷书集唐诗赵之谦魏碑楷书集唐诗 赵之谦魏碑体集字唐诗欣赏

说起赵之谦,可能很多人对于他画家的身份比较熟悉,他是著名的“海派画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就连近代的吴昌硕、齐白石等人都从他处受益良多。在书法上,他是清代碑学理论的最有力实践者,其魏碑体书风的形成,使得碑派技法体系进一步趋向完善。

赵之谦书法精选赵之谦书法精选 赵之谦 篆刻生涯葬送在谁之手?

赵之谦为一代艺宗,书画篆刻诗文都是多面手,技法全面,在当时无有匹敌者,又为海派绘画前驱和金石大家。与清末吴昌硕并驾齐驱。尤其在清代篆隶崛起的特殊年代,他的“说文篆”生动活泼,足可与吴昌硕的《石鼓文》双峰对峙。

赵之谦魏碑千字文赵之谦魏碑千字文

老子即李耳,字聃,一字或曰谥伯阳。汉族,楚国苦县历乡曲仁里(今河南省鹿邑县太清宫镇)人约生活于前571年至471年之间。是我国古代伟大的哲学家和思想家、道家学派创始人,被唐朝帝王追认为李姓始祖。老子故里鹿邑县亦因老子先后由苦县更名为真源县、卫真县、鹿邑县。

赵之谦篆刻印章欣赏赵之谦篆刻印章欣赏 “赵派”篆刻:赵之谦篆刻欣赏

赵之谦(18291884),字益甫,别字冷君,号铁三,又号悲庵,无闷。浙江会稽人。是晚清杰出的篆刻家。精于金石碑版考证,在诗文,绘画,书法,篆刻等方面卓有成就,他的篆刻被人称为“赵派”。他的印章布局。

赵之谦书法作品欣赏赵之谦书法作品欣赏 赵之谦 篆书许氏说文叙册

赵之谦篆书许氏说文叙册。纸本,纵32.4cm,横57.5cm。每页10行,行4字。此册篆书节录汉许慎《说文解字叙》一段,末开识云方壶属书此册,故露笔痕以见起讫转折之用。署款之谦,款上押赵氏之谦印。无鉴藏印记。

赵之谦手札赵之谦手札 崇本堂藏赵之谦翰札(一)

编者按对于书画作品的收藏,特别是就古代、近现代名家名作而言,历代公、私都极为兴盛。近些年书画市场的繁荣,与公、私皆注重收藏的热潮可谓互为因果。特别是私藏的兴盛,极大地推动了作品的保护、研究工作。著名表演艺术家张铁林先生所收藏的赵之谦《论学丛札》《撝翁墨妙》。

赵之谦精品梅花画赵之谦精品梅花画 赵之谦能否归入“海上画派”

在晚清艺术史上,赵之谦是一个不可绕过的名字。他以书画篆刻和金石碑版考证等多方面的成就知闻于世,书法、绘画在其生前即有一纸之出,珍逾球琳的盛况。大村西崖在1925年所著《东洋美术史》中,首次将赵之谦列为今日海派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