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韶文化石砚】仰韶文化石研磨盘是砚的雏形(图)

2019-10-19 - 仰韶文化

考古工作者的不懈努力为我们揭示了这一谜题,伴随彩陶发现的众多石研磨盘应当就是绘制彩陶纹饰的重要工具,并很有可能就是砚的雏形。珍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仰韶文化庙底沟石研磨盘和颜料块就是这一推测的重要依据。

【仰韶文化石砚】仰韶文化石研磨盘是砚的雏形(图)
【仰韶文化石砚】仰韶文化石研磨盘是砚的雏形(图)

该石研磨盘外观基本呈圆角三角形,边角均呈现出长期使用而有所磨损的痕迹,上、下两面较为平滑,其中的一面中心位置,保留有明显的红色颜料的摩擦痕迹,很有可能就是同出的赤铁矿颜料块直接在其上进行研磨而留下的。

【仰韶文化石砚】仰韶文化石研磨盘是砚的雏形(图)
【仰韶文化石砚】仰韶文化石研磨盘是砚的雏形(图)

仰韶文化时期彩陶兴盛,庙底沟出土许多颜色鲜艳的花瓣图案陶器,在当时的窑址发现了石研磨盘和颜料块这类工具,表明当时它的主要作用是研磨制彩陶用的颜料。当时的人们采集到矿物颜料后,首先将颜料矿物砸碎,然后使用石研磨盘研成细粉末,越细的颜料附着力越好,将研成的细末加水调和成颜料浆,或混合颜料,最后再进行陶器绘彩。

【仰韶文化石砚】仰韶文化石研磨盘是砚的雏形(图)
【仰韶文化石砚】仰韶文化石研磨盘是砚的雏形(图)

石研磨盘在陕西西安半坡、宝鸡北首岭、临潼姜寨等地的仰韶文化时期遗址中被普遍发现。有的研磨盘上带着槽臼,其内还残留着研磨过颜料的痕迹。据汉代刘熙著《释名·释书契》记载:“砚,研也,研墨使和濡也。”许慎著《说文解字》记载“砚,滑石也”,与研磨同义。可见,中国自古以来就把砚解释为研磨的工具,而这些考古发现的石研磨盘,完全可看做是砚的雏形。

【仰韶文化石砚】仰韶文化石研磨盘是砚的雏形(图)

新石器时代之后又出现陶砚、瓦砚、铜砚、漆砚等,汉代时的砚多为圆形三足砚,北朝则盛行方形四足砚式,从唐代起,端砚、歙砚、洮河砚和澄泥砚,被并称为中国四大名砚,其中尤以歙砚、端砚最为盛名,一直延续至今。(国家博物馆刘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