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鹿之战取胜原因 《孙子兵法》视角下的巨鹿之战

2019-06-18 - 巨鹿之战

视卒如亲仁严兼备。据《史记项羽本纪》的记载,在巨鹿战前,三次提到“士卒”,“士卒冻饥”、“士卒食芋菽”、“(宋义)不恤士卒而徇其私”,足见项羽对士卒的体恤。项羽要推翻暴秦,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自己手下齐心攻秦的士卒,故而能够宽带士卒,同甘共苦。

巨鹿之战取胜原因 《孙子兵法》视角下的巨鹿之战
巨鹿之战取胜原因 《孙子兵法》视角下的巨鹿之战

“项王见人恭敬慈爱,言语呕呕,人有疾病,涕泣做饮,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项羽视卒如亲,共患难、同生死,同时严明法纪,不溺爱,不骄纵,在奖掖提拔有功士卒的同时,又主张军令严明,“令之以文,齐之以武”,恩威并施,赏罚分明。

巨鹿之战取胜原因 《孙子兵法》视角下的巨鹿之战
巨鹿之战取胜原因 《孙子兵法》视角下的巨鹿之战

兵情主速而不贵久。在巨鹿之战前,项羽曾劝说“卿子冠军”宋义伐秦救赵,番言语,就表明了项羽希望与赵军里应外合,并力攻秦,快速打垮秦军的态度。

但是宋义却以“搏牛之虻不可以破虮虱”为由,举秦矣”,欲拖延时间,坐山观虎斗。项羽怒斥:“夫以秦之强,攻新造之赵,其势必举赵。赵举而秦强,何蔽之承!且国兵破,王坐不安席,埽境内而专属于将军,国家安危,在此一举。

巨鹿之战取胜原因 《孙子兵法》视角下的巨鹿之战
巨鹿之战取胜原因 《孙子兵法》视角下的巨鹿之战

”项羽认为,承敝秦军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后来,项羽忍无可忍,屡次劝说无效,怒斩其首,之后再奏报楚怀王,从而握的军权。“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3在项羽率军引兵渡河之时,全军“持三日粮”。为何只带三天的粮食?兵贵神速,趁敌人措手不及之时,迅速起动,攻其不备。这是项羽所熟知的。

“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用兵作战,计谋不足但靠神速可以取胜,但没有听说讲求计谋而旷日持久、拖延战争时日的。实际上,两军对峙的时间越长,义军有百害而无一利,毕竟敌强我弱,心理上积聚的不安与胆怯会越来越严重,而且粮草的后勤供给也不占优势,所以,一味的耗时,师老兵疲,义军甚至有可能从内部瓦解。

况且,只要秦军稍有喘息,或者有充分的时间请来救兵,巨鹿之战的结果恐将改写。项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续的快速突击,动若脱兔,司马迁在《史记》中对巨鹿之战的激烈场面着墨不多,但内容却是异常精彩。使敌人来不及抗拒,进而各个击破,分而歼之。

疾速进兵,可以弥补军队数量的不足,是绝佳的制敌之策。而这一决定,又如同刀尖上行走,需要十足的胆略和魄力。项羽的战前谋划由于史料原因已无法得知,但如此一场大决战,无疑也离不开其周密详细的部署规划。奇正相生出其不意。

“三军之众,可使必受敌而无败者,奇正是也。在巨鹿之战的过程中,可以看出项羽大胆打破常规,他没有选择统帅各路诸侯,集中优势兵力和秦军作战,而是灵活运用了正兵与奇兵的配合。项羽诛杀了宋义之后,先“遣当阳君、蒲将军将卒二万渡河”,封绝章邯所筑的甬道,中断王离军队的粮草给养,从而阻断了章、王二部的后勤通路。在粮道破坏、“战少利”的情况下,又出奇兵,破釜沉舟,引兵渡河。.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正兵贵先,奇兵贵后。出正迎敌,出奇制胜。个中变化,只有上将军项羽通晓,分兵合击,各个击破,断其粮道,切断秦军之间的联系。正奇相佐,这样一个战局布置足以混淆秦军的判断,奇中有正,正中有奇,大出秦军意料。“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项羽临机能谋,将破釜的奇兵以正兵为后盾,正兵与骑兵相配合,从而获取巨鹿之战的胜利。这也是项羽用兵的佳妙奥秘。

求之于势死地后生,项羽在引兵渡河之时,采取了一种非常策略,“皆沈船,破釜甑,烧庐舍,持三日粮,以示士卒必死,无一还心”。缩食、毁住、阻行,行军作战的后备必需,几乎被项羽自毁得一干二净。然而,就是这般破釜沉舟的精神激励下,不战胜毋宁死,武装成穷寇的士卒,士气大振,“楚战士无不一以当十,楚兵呼声动天”,个个振奋,杀声震天,分割截击,九战而胜秦军。

所谓“死地”,是“示之以不活”的“无所往者”,是“疾战则存,不疾战则亡者”。

士卒在处于无路可走、不得不战之时,强烈的力战求生意念得以迸发,拼死一搏,殊死奋战而无所畏惧。《孙子兵法九地篇》中多次提到置之死地的效用,令发之日,军心稳固、听从指挥;进人敌境纵深之地,士卒就会合力抵御而不涣散。

这种情况下,不令则行,彼此紧附互助,就会像专诸、曹刿一样勇猛异常。 “深人则专,主人(按:敌国)不克;掠于饶野,三军足食”,这是进攻敌国的一般规律;心志专一,夺获敌人的粮草,也是死地之士们求得生存的唯一途径。

至此,项羽创造了一种绝佳的态势势”出现了转移,原本的“劣势”变成了“优势”。关于“势”,《孙子兵法势篇》中有一段经典的论述,其节短。势如彍弩,节如发机。”义军在不得已之时,如湍流急水,奔泻而下,发动短促猛烈的攻势,拉满弓弩,一触即发,秦军便难以招架。

“携手若使一人,不得已也”,项羽很好地把握了作战过程中的“势”与“节”,指挥若定,“求之于势,不责于人”,“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一发而不可拾,不仅筹谋排兵布阵,更引导了士卒的抗秦情绪,这表现出了一个善战的将领应有的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