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苏与甘罗 长子扶苏怎么就失去了秦始皇的宠信?

2019-06-18 - 扶苏

秦始皇帝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卢生说始皇曰:“方中:人主时为微行以辟恶鬼。恶鬼辟,真人至。愿上所居宫毋令人知,然后不死之药殆可得也!”始皇曰:“吾慕真人。”自谓“真人”,不称“朕”。……侯生、卢生相与讥议始皇,因亡去。

扶苏与甘罗 长子扶苏怎么就失去了秦始皇的宠信?
扶苏与甘罗 长子扶苏怎么就失去了秦始皇的宠信?

始皇闻之,大怒曰:“卢生等,吾尊赐之甚厚,今乃诽谤我!诸生在咸阳者,吾使人廉问,或为妖言以乱黔首。”于是使御史悉案问诸生。诸生传相告引,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皆坑之咸阳,使天下知之,以惩后;益发谪徙边。始皇长子扶苏谏曰:“诸生皆诵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绳之,臣恐天下不安。”始皇怒,使扶苏北监蒙恬军于上郡。

扶苏与甘罗 长子扶苏怎么就失去了秦始皇的宠信?
扶苏与甘罗 长子扶苏怎么就失去了秦始皇的宠信?

燕国卢生给秦始皇献书,提醒他“亡秦者胡也”。对类似这样的提醒,人主都会重视,并对提醒者有好感,甚至有重谢,这也是人之常情。谁是权力的最大威胁?用今天互联网的思维来讲,这个问题是皇帝最大的痛点,你提醒他,给他提供解决痛点的方案,这是天底下最大的功劳。

扶苏与甘罗 长子扶苏怎么就失去了秦始皇的宠信?
扶苏与甘罗 长子扶苏怎么就失去了秦始皇的宠信?

卢生得到了秦始皇的重用,应该是以国师待之了,当时,秦始皇身边围绕一批高端知识分子,包括卢生还有侯生,都是方士一类人物,他们在治国理政上没有什么想法和方案,只能每天揣摩皇帝的心思,皇帝最大的痛点是有人“亡我之心不死”,这个已经预告了,皇帝最大的期望就是长生不老,这是他们新的经济增长点,他们忽悠皇帝,让他神出鬼没,不要让别人知道他晚上睡在哪儿,说这样可以做“真人”,可以避鬼。

扶苏与甘罗 长子扶苏怎么就失去了秦始皇的宠信?

侯生和卢生的建议,今天看来,是一条不错的保安措施,秦始皇不仅听信他们的建议,而且自此自称为“真人”,不再自称那个至高无上的“朕”了。还真是“一朝南面做天子,想和神仙下象棋”。

不知道是具体是什么原因触动了卢生和侯生,让这俩哥们儿对“伴君如伴虎”突然有了洞察,于是决定辞职不干了,而且还在背后埋汰老板。像侯生、卢生这样高端知识分子,做批评家很到位,也很会骂人,估计他们不会骂皇帝专制,那时普遍还没这个认知和价值,可能只会骂皇帝暴虐,这个比较靠谱。骂得准了,被骂的就很生气。皇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结果牵连四百六十余人,皆坑之咸阳。

秦始皇坑杀的是“诸生”,根据史书的行文解读,应该是侯生、卢生这样的方士预言家,他们的罪名是“为妖言以乱黔首”,也就妖言乱众。坑杀“诸生”怎么变成“坑儒”呢?我们知道,儒家信奉“子不语怪乱力神”,卢生、侯生不属于儒,这四百多人里可能有部分儒生,但不是首犯,只是协从,最后坐实“坑儒”两个字的,可能是“辩护律师”秦始皇的长子扶苏帮了倒忙,他替诸生向父皇辩解说:“诸生皆诵法孔子。

今上皆重法绳之,臣恐天下不安。”扶苏“出卖”了孔子,也坑了自己,唉,说起来都是泪。

焚书是思想钳制,说轻一点也是和扫盲相对的“扫智”,坑儒是诛杀异己,即使真实是治少数几个人的所谓诽谤罪,但无限制地扩大化,秦始皇内心最阴暗的地方就是不允许老百姓甚至精英有思想和言论的自由,焚书坑儒要的效果就是“都给老子闭嘴!”

尽管中国历代都好骂秦始皇,焚书坑儒也是骂他的重要原因,但是骂归骂,只要站在皇帝的角度想一想,这都是必须的操作,钳制思想、诛伐异己包括思想上的异己分子,这都是帝王家必须完成的家庭作业,只不过有的皇帝处理得巧一点,柔软一点。

这件事,让皇长子扶苏第一次出现在正史上,他劝谏父皇,儒生读孔子的书,听孔子的话,是社会稳定的力量,这样搞不合适。秦始皇没听他的话,把他打发到上郡,和蒙恬一起监督修造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