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微扬慕少的婚事】慕少的婚事 作者:雪落微扬(五)

2019-10-19 - 慕少的婚事

    夜色中,慕冷岩唇角那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顿时僵住,眼前的女人,双眸里流转出璀璨的光芒,倔强的- xing -子表露无遗,慕冷岩顿时就有些欣喜,仿佛是抑制不住的惊喜,那个让他深深迷恋的女人又回来了,她张扬,倔强,自信,魅惑……累

【雪落微扬慕少的婚事】慕少的婚事 作者:雪落微扬(五)
【雪落微扬慕少的婚事】慕少的婚事 作者:雪落微扬(五)

    她消瘦的巴掌脸上,除了那双精灵一般的眼眸,那- shi -润光泽的红唇微启着,仿佛,在无声的挑衅着什么,他不记得,有多久,他没有亲吻呵护那微启的唇了,一刹那的静默,云歌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过头来,旋即别过脸去,快速的朝车的副驾驶座上走去。 

【雪落微扬慕少的婚事】慕少的婚事 作者:雪落微扬(五)
【雪落微扬慕少的婚事】慕少的婚事 作者:雪落微扬(五)

    才短短几步路,云歌就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不可抑制地加快。

    慕冷岩眼眸一暗,按开车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眼旁边的云歌,见她已经系好了安全带,便急速的发动了引擎。

    车子行驶在人烟稀少的山路上,车窗外面是一片墨黑,下山后,眼看就看见市区璀璨闪烁的霓虹灯了,可慕冷岩则方向盘一转,朝相反的方向驶去。

    这条路不是云歌所熟悉的,车子缓速前行,不知它通向何方,又会达到哪里,但这一刻,狭小的车厢内,云歌的心竟然出奇的安宁,她也没有问什么,像是无声的鼓励着慕冷岩。

    随便他带她去哪里,天涯海角,世事沧桑,她也是愿意随他而去的。

    慕冷岩的脸在摇晃闪烁的车灯下,忽明忽暗,云歌偶尔偏过头去凝视着他,却发现他目光迥异的凝视着前方,修长的双手搁在方向盘上,手背上的皮肤看上去似乎有些粗糙,可在柔软灯光的影- she -下,泛着温情的光泽。闷

    云歌忍不住伸出手,轻轻覆在他的手背上,感受着他指尖的温度,有些微凉,她不禁用力,想要捏紧。

    没想到慕冷岩开口了,他的嗓音丝滑而沙哑,带着丝丝的怒意,"坐好!别影响我开车!"

    "噢……"云歌悻悻的收回自己的手,像个听话的小媳妇一般,还吐了吐舌头,又很认真的挪了挪身子,将腰间的安全带收紧,背脊坐得挺直。

    慕冷岩从后视镜里看到云歌的一系列表情和动作,他忽然拧着眉瘪了瘪,像是在极地忍着什么,当然只有他知道,她无意逗乐了他,可这个时候,正是他显摆威信的时候,他再想笑也得只能忍住,哪怕瘪出内伤。

    一想到此,慕冷岩突然抿起双唇"滋……"了一声,小腹处没出息的变得火热起来,云歌听到,立即关切的问,"怎么了?"

    "没事……"慕冷岩讪讪的说,抬手将车灯调暗,低声道,"困了就休息一下吧!到了我叫你!"

    云歌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自大狂怎么能变脸变得这么快呢?上一秒还是扳着脸的酷男,这一秒就俨如成了三好丈夫?

    云歌揉了揉眼睛,想要将旁边的男人看得更加真切一些,慕冷岩憋着又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原因,男人的生理反应啊啊啊啊啊!

    算算时间,他一个月没有享受到属于一个丈夫的福利啊啊啊啊!

    可是这种情况下,就算打死他,他都不会开口说的。 

    于是,他被云歌望得更加心烦意乱起来,原本坐得笔直的上半身微微朝前倾去,生怕云歌发现自己的异样,那陷入黑暗中的半边脸颊此刻竟然跟下面一样,滚烫起来。

    云歌看得莫名其妙,她悻悻的咕哝道,"好吧,反正我也困了!"

    慕冷岩车速开得平稳,云歌本来就累了,很快,摇摇晃晃了几下,就靠在软椅上昏昏欲睡了。

    开着车的慕冷岩暗自呼了一口气,前方悬起的蓝色路牌显示,"森林公园,1km."

    慕冷岩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忍不住收紧,内心的怪兽一旦嗅到了腥味,就想要挣脱囚笼,奔腾而出,车厢内的黑眸写满了挣扎和逐渐升起的**。

    脚下油门暗自一踩,车子还是朝着森林公园的方向驶去。

    十分钟后,慕冷岩找了一处僻静处停下了车子,昏睡中的女人还没用醒来,慕冷岩暗自锁住车门,周围是一片寂静,除了云歌的均匀呼吸声之外,就是只有慕冷岩自己才能听见的激烈心跳声了。

    灯光调得很暗,原本是不想让她因为灯光太亮而发现自己的异样,可现在,这微弱的橘色灯光正朦胧的洒在云歌歪着得脸颊上,她的肌肤在浅薄的光晕下,莹润而透明,那紧闭的双唇微微嘟起,玲珑挺直的鼻在睡梦中都还有些倔强,而长长的睫毛像是整齐的羽翼,静静的覆在眼帘下。

    慕冷岩的目光缓缓落下,敞开的衣领内,精致的锁骨比之前更加明显了,而目光继续往下探去,虽然是隔着衣衫,可慕冷岩依旧能感觉到那里因呼吸而颤抖着得花蕊。

    这个女人,看她的锁骨就知道,这个月她定是又瘦了不少,本来没有料的身材,因为生过孩子好不容易丰满了一些,这下,肯定又是打回原形了。 

    他还是疼惜她的,看她消瘦的腰肢,就那盈盈一握的酥胸,他就会偶尔皱起眉头,倒不是他钟情大波妹,只是,她这样的身板,作为他的女人,难免让他觉得,是他没有给她吃得么?这么瘦,活像是被他榨干了一样。

    要知道,他的内心,疼她早已疼到了骨髓里,而她,早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长成了他心间上的一团肉,只要稍微的一剥离,哪怕是善意的,他都是疼痛难忍,血肉模糊。

    他情已动,挪动着身子俯身上前,燃烧的黑眸紧紧扣住她的脸,再次向下,双唇轻轻覆上她嘟起的双唇上,紧紧是一触碰,天啦,他竟然像是偷腥的孩子一样,紧张得快冒汗了,而这隐秘的刺激感,这引领着他,想要得到更多。

    他伸出舌,轻轻触碰了一下,猛地又缩了回来,像是生怕惊醒了她。

    这是属于他的美好,只是属于他慕冷岩一个人拥有的美好,柔软,干净,温暖,让他忍不住想要细细啃噬,好好品尝。

    云歌没有动,仿佛真的是已经熟睡了。

    慕冷岩这才放下心来,双手抓紧车椅的靠背,再次探出舌尖,开始细致的描绘着她完美的唇形,淡淡的清香在此时已经是足以让人沦陷的媚药,引诱着动情的人儿更加深入。

    云歌下意识的舔了舔唇,红嫩嫩的小舌刚一伸出来就又缩了回去,慕冷岩看着都要抓狂,他恨不得直接将她压在身下,在这荒郊野地狠狠蹂躏一番,谁叫她如此折磨他,心也被她折磨,现在**还要被她如此折磨。

    云歌迷迷糊糊的发出几个音符,似乎还没有清醒的意识,慕冷岩心一横,双唇再次覆上去,用舌轻轻扫着她的双唇,云歌正睡得迷迷糊糊,老是感觉嘴巴上怎么痒痒的,她累得又不愿意睁开双眼,只是张开双唇,才一张开,某人的舌就顺势滑了进去。

    檀口内突然闯进异物,云歌一惊,潜意识内上下牙床一合,某人滑腻- shi -润的舌还没来得及偷到腥,就被云歌狠狠的咬住了。

    然后,她猛地睁开双眼,顿时不可置信的瞪视着前面,慕冷岩扭曲着脸咧着嘴正痛苦的看着他,等等……

    她看到了什么,她居然看到慕冷岩的表情怪异极了,有尴尬,有痛苦,居然,还有害羞的神色! 

    而她口中,她还咬着得东西,居然是他的舌头。

    云歌"啊……"了一声,慕冷岩冷酷着一张脸,很快就将自己的舌收了回来,然后,千分尴尬,万分窘迫的和云歌对视着。 

    "嘿嘿……你想在这里打野战吗?"云歌猛地飘出一句话,外面一片漆黑,车子停在这里没有动,加上刚才某人的偷袭,云歌就一语戳中他的心思。

    慕冷岩的脸刹那间就刷得变得通红,尽管光线昏暗,但云歌还是清晰的看到了,天啦!他竟然脸红,这是认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身边这个自大狂脸红耶!

    云歌的心疯狂的叫嚣着,而慕冷岩则是瞪大着眼珠子,双手死死掐着椅背,脑袋仿佛都短路了,他应该立即回到自己位置上的,可他竟然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