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是哪里人 封神中 姜子牙最对不起的人是谁

2019-06-17 - 姜子牙

一场封神,姜子牙功成名就,富贵荣归,得意至极,人生业已达到巅峰,古往今来,如姜子牙者,也仅寥寥数人而已,做人做的这么成功,那么,姜子牙就没什么亏心事,就没什么对不起的人吗?

天地尚且以不全为美,姜子牙人生当中怎么可能没有缺憾,其实细究起来,封神当中,姜子牙就有一个最对不起的人,对不起之上再加个最字,无非表明他对这人有多么亏欠,事实上,根据姜子牙对这人的态度上看,我们甚至都可以说他没良心,为什么这么说?

姜子牙是哪里人 封神中  姜子牙最对不起的人是谁
姜子牙是哪里人 封神中 姜子牙最对不起的人是谁

姜子牙三十岁上昆仑,昆仑山学道四十年,七十岁的时候,才被元始天尊告知,他生来命薄,与仙道无缘,但可以代理元始封神,享受一下人间富贵。

一辈子只专注一件事,临了才被告知,你干这件事不合适,这对任何人来讲,都是一件很悲哀的事,然而悲哀归悲哀,元始天尊都发了话,姜子牙还能有什么办法,只好收拾行李,怏怏下山,下山后又没地可去,万般无奈,去朝歌投奔结拜大哥宋异人。

姜子牙是哪里人 封神中  姜子牙最对不起的人是谁
姜子牙是哪里人 封神中 姜子牙最对不起的人是谁

我想,姜子牙这时候去投奔结拜大哥,实在是窘迫至极,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 ,所以才撞大运去的,为什么?

他已经七十,之所以高寿,是昆仑山修炼的结果,宋异人既然是姜子牙的结拜大哥,岁数必然在七十以上,甚至都有可能到了八十,七、八十岁的人,还有没有可能活在世上,谁知道呢?

姜子牙是哪里人 封神中  姜子牙最对不起的人是谁
姜子牙是哪里人 封神中 姜子牙最对不起的人是谁

更何况,即便是有血缘关系的亲戚,三年不走,关系也会变得疏远,姜子牙跟宋异人,说破天也就是结拜兄弟,而且还四十年没来往,宋异人此刻即便活着,还能跟以前一样对待他吗?

这一切都是未知数,但姜子牙呢,就毅然决然的去了,就像歪歪在第149期讲过的一样,他果然有个无敌神通,宋异人还活着,活的相当精神,而且对他态度很好,这当然是姜子牙的幸运,于是,姜子牙就心安理得的住在宋异人家,心安理得的靠宋异人的奉养生活,而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姜子牙是哪里人 封神中  姜子牙最对不起的人是谁

不得不说的是,宋异人可真是个好大哥啊 ,好到什么份儿上?

七、八十岁,自己都需要养老的日子,突然来了个吃白饭的, 宋异人非但一点儿也不嫌弃,反而照顾的无微不至,怎么个无微不至法?

封神里虽然说得复杂,但总结下来,人生三件大事,送房子、娶媳妇、安排工作,这三件事哪一件轻松,别的不说,单说娶媳妇,几十锭银子的彩礼钱是必备的 ,可宋异人呢,眼睛眨都不眨,打听到这个马氏年岁相当,是个六十来岁的黄花大闺女,家庭出身也不错,马家庄马员外家,算得上千金小姐,这么适合的人还上哪儿去找,打听清楚,立刻乐滋滋的放下银子,并敲敲打打将马氏娶到家。

事情就能做到这个份儿上,这不是父母才操心的事儿吗,可宋异人就这么做了。后来,姜子牙因为算命算的好,到朝廷当了个下大夫,好容易当上官,宋异人没去占半点便宜,姜子牙得罪纣王,借水遁逃了回来,已经成了朝廷钦犯,宋异人却主动给姜子牙想办法,一点儿也不知道避嫌,正如一首歌里唱的那样:如果你正享受幸福,请你忘记我;如果你正承受不幸,请你来找我。

朋友做到了这个份儿上,再加上前前后后,啰里啰嗦一大堆,总之,宋异人对姜子牙是有恩的,而且是天大的恩惠,姜子牙欠着宋异人天大的人情,可结果呢?

姜子牙封神,但凡跟他有点关系的,都可以榜上有名,就连当时天天骂他,并且跟他闹了离婚的马氏,也可以封个扫把星,可宋异人呢?

姜子牙自与他分别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封神的时候更是提都不提,仿佛世上没这个人似的,也许有人会说,姜子牙封神的时候,宋异人还没死,这让姜子牙怎么报答,持这种观点的人是犯了刻舟求剑的错误啊,是的,书里面是没说宋异人已死,但我们自己算算宋异人的岁数?

姜子牙七十岁跟宋异人见面,其后渭水钓鱼十年,并且大约在三十年后才推翻殷商,完成封神大业,几项大数字加下来,可以看出,姜子牙封神的时候就一百一十岁左右,前面也说了,姜子牙能活到这时候,一来天命在身,二来昆仑山修炼过,长寿点不足为奇,可宋异人呢,他是姜子牙大哥,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他能活到七、八十岁已经非常了不起,怎么可能活到一百一十岁以上呢。

所以,姜子牙封神的时候,宋异人早就死了,也死在封神大劫之中,却没有任何结果,

所谓:封神中,姜子牙最对不起的人是谁? 不是别人,就是这位对他恩重如山的恩人。

至于姜子牙的结局,歪歪在第133期讲过,非常不错,也不知以后在天上见到马氏时,还会不会想起当年的日子,还会不会想起这位对他恩重如山的人,有道是:

世人只道修仙好,谁知修仙也烦恼,餐霞饮露不足奇,飞云掣电寻常了。

一片丹心系紫府,十分义气上九霄,无奈九霄路渺渺,大道无言谁悟到

是啊,这其中的道理,也许不是我辈凡人能悟到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