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廷敬和张廷玉 一步走了十九年!康熙帝真的特别器重陈廷敬吗?

2019-06-17 - 陈廷敬

陈廷敬是一个著名的清官能臣,深得康熙帝的信任。康熙四十九年十一月,陈廷敬因耳疾乞休,被允准。没过半年,康熙帝又将他召回入值南书房。

十个月后,陈廷敬病逝,康熙帝派皇三子、诚亲王胤祉率大臣侍卫前往奠酒,送去一千两白银治丧,并命各院部满、汉大臣凭吊。康熙帝还给内阁和礼部做出批示:“陈廷敬夙侍讲幄,简任纶扉,恪慎清勤,始终一节。学问淹洽,文采优长。予告之后,朕眷注尤殷。留京修书,仍预机务。尚期长享遐龄,以承宠渥。遽尔病逝,深为轸恻!”(《清史列传·陈廷敬传》)除了“赐祭葬如典礼”,还“加祭一次,谥曰文贞”。

陈廷敬和张廷玉 一步走了十九年!康熙帝真的特别器重陈廷敬吗?
陈廷敬和张廷玉 一步走了十九年!康熙帝真的特别器重陈廷敬吗?

这些看似客套,但可见康熙帝对他很有感情,并以“宽大老成,几近完人”,作为对他的盖棺论定,与康熙说他曾最倚重的“索额图诚本朝第一罪人也”(《清史稿·索额图传》),霄壤之别。

《康熙王朝》陈道明版康熙

后世对陈廷敬的评价向来很高,谈他的清正廉洁,论他的体恤百姓。尤其是王跃文在小说《大清相国》中说:“清官多酷,陈廷敬是清官,却宅心仁厚;好官多庸,陈廷敬是好官,却精明强干;能官多专,陈廷敬是能官,却从善如流;德官多懦,陈廷敬是德官,却不乏铁腕。”电视剧《于成龙》渲染,若非陈廷敬在那个君王如虎、同僚似狼的权斗年代,鼎力相助,天下第一廉吏就得换人了。

陈廷敬和张廷玉 一步走了十九年!康熙帝真的特别器重陈廷敬吗?
陈廷敬和张廷玉 一步走了十九年!康熙帝真的特别器重陈廷敬吗?

陈廷敬对于康熙中期的廉政建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他以身作则,掌户部秉公理财,主吏部荐贤举能,管都察院依法监督,且对家人严格要求,堪称是一代清官、廉吏、能臣的楷模。

陈廷敬作为生于明崇祯十二年的山西人,顺治十五年中进士,改庶吉士。他的政治表现主要在康熙朝的前五十一年里。

陈廷敬和张廷玉 一步走了十九年!康熙帝真的特别器重陈廷敬吗?
陈廷敬和张廷玉 一步走了十九年!康熙帝真的特别器重陈廷敬吗?

他的政治履历上写道:顺治“十八年,充会试同考官,寻授秘书院检讨”(《清史稿·陈廷敬》),顺治帝正月驾崩,这次会试是在玄烨继位之初,还未改元而已。

这一年,陈廷敬二十二岁。陈廷敬一生有过二十八次升迁或调动,创造了中国历史上官员任职的一大奇迹。

陈廷敬和张廷玉 一步走了十九年!康熙帝真的特别器重陈廷敬吗?

康熙元年,陈廷敬告假归里,四年补秘书院检讨原官。复出的陈廷敬做过国子监司业、翰林院侍讲学士。康熙十一年,他出任日讲起居注官,成为了青年天子的老师。康熙帝称“每日进讲,启迪朕心,甚有裨益”(《清史列传·陈廷敬传》)。

康熙帝给陈师傅安排了不少新职务,如武会试副考官,如经筵讲官,如翰林院掌院学士,如进南书房为皇帝的顾问。

康熙十七年,陈母去世,康熙帝派两名学士前往慰问,赐祭茶酒,并谕告礼部说陈廷敬侍从勤劳,给其母以学士品级赏赐抚恤。两年后,陈守孝期满,复任原职。

康熙二十一年 ,陈廷敬任会试副考官,第二年出任礼部侍郎。一年后,陈廷敬授吏部右侍郎,兼管户部钱法。他疏请改官钱以杜私铸,免铜税便民采矿。

康熙二十三年九月,陈廷敬被擢升左都御史,从一品。他成为了部院大臣。

《康熙王朝》陈廷敬剧照

陈廷敬提交了《劝廉祛弊请敕详议定制疏》,指出:“贪廉者治理之大关;奢俭者贪廉之根柢。欲教以廉,当先使俭。”他以官员的衣冠、车马、服饰、器具以及婚丧之礼,指出奢侈导致贪污,节俭才能清廉,建议定朝廷服制,禁奢靡之风。

他建议慎选督抚,以公心爱民勤政廉洁为准,严饬地方公开赈灾钱粮账目,杜绝污吏贪侵害民。

康熙帝下旨纂修《三朝圣训》《政治训典》《平定三逆方略》《大清一统志》《明史》,以陈廷敬为总裁官,不久调任工部尚书,第二年又先后任户部尚书、吏部尚书。

陈廷敬出任多个部院的主官,甚至在他丁父忧两年期满后,还是大致按这个步调,在从一品中打转转,也没有像其他受康熙宠信的官员那样加个尊崇性虚衔。

康熙四十二年四月,康熙帝升迁他做文渊阁大学士兼管吏部尚书事,参预军国机务,成为“大清相国”。这一年,陈廷敬已经六十五岁了。

与陈廷敬有不少交集的诸多官员相比,别人都是年轻化:索额图三十三岁升任国史院大学士,第二年任保和殿大学士;明珠四十一岁被授武英殿大学士;张玉书四十八岁拜文华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

就连李光地升任文渊阁大学士的年龄,也比陈廷敬小了两岁,但李光地从从一品(康熙三十八年任吏部尚书)到正一品,只用了六年时间。陈廷敬久在中枢任职,从从一品到正一品,半格之遥,他却用了十九年时间。

一步走了十九年。要么是本身治绩平平,要么是皇帝用而不重。作为康熙帝貌似最信任的重臣之一,陈廷敬忍一时不为耻,但长期不断换岗位而不见再升迁,甚至一旦出了问题,被马上抛弃而不酌情从宽处理。

康熙二十六年十二月,山西道御史陈紫芝疏劾湖广巡抚张汧“莅任未久,黩货多端,凡地方盐引、钱局、船埠,靡不搜括,甚至汉口市肆招牌,亦按数派钱。当日保举之人,必有贿嘱情弊,请一并敕部论罪”(《清史稿·陈紫芝传》)。

康熙帝命直隶巡抚于成龙、山西巡抚马齐、副都御史开音布前往查核,发现他在福建布政使任上亏损库银三十余万两,贪污九万余两白银,还涉及徐乾学受贿。徐乾学贿赂康熙左右,进言说:张汧用银,又有送银子者,陈廷敬也!收银子者,高士奇也,与徐乾学实无涉。

《于成龙》成泰燊版于成龙

兵部尚书张玉书趁机弹劾与张汧有亲戚关系的陈廷敬。康熙帝明知陈廷敬被冤,却不闻不问。

陈廷敬上疏申辩:臣没有其他才能,但日夜勤政敬业,经常反省,不徇私亲戚,不阿臾朋友,对上恐负圣主隆恩,于下保全微臣小节,以免被人怀疑而恶语中伤。张汧是我的亲戚,但我与他泾渭分明。假使我稍微对他徇私、庇护,他则会感激于我,不会举报我。

陈廷敬表露心迹,想自证清白,不拿出证据,却说“自被谤以来,神志摧沮,事多健忘,奏对失其常度,虽皇上不加谴责,而臣心实难自安。且臣父年八十有一,倚闾悬望,伏乞圣心怜悯,准与回籍”(《清史列传·陈廷敬传》)。哀怜求宽容。

这段文字,传递了两个信息:一、陈廷敬引咎辞职,说自己黯然神伤,精神上受了严重的影响,不能理事。二、他要回家赡养老父亲,正好契合康熙提倡的孝道。

康熙帝赞赏陈廷敬言辞恳切,还是作出了惩罚,即解除吏部尚书,不许他回老家,安排他继续总裁修书。

三年后,康熙帝宠臣高士奇与徐乾学内斗,相互弹劾,使康熙帝深为厌恶二人招摇多事,把他们一块赶出京城,才召回了陈廷敬,再任左都御史。

康熙帝对陈廷敬并非真正的信任,可以说是用而有疑、用而不重。而最初坚决要对陈廷敬追责的张玉书,却被授文华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

曾拉拢陈廷敬不得的索额图、明珠相继倒台后,康熙帝牢牢地把权力抓在手上,内阁出现几位白头大学士。陈廷敬六十五岁出任文渊阁大学士时,保和殿大学士吴琠已六十七岁。而像青壮派的文华殿大学士张玉书、武英殿大学士马齐、文渊阁大学士席哈纳,都是康熙帝迅速提拔的新人。他们都没有实力与康熙争权!

《康熙王朝》明珠与索额图剧照

陈廷敬第一次任左都御史时,张玉书刚守制期满任刑部尚书,六年后执掌文华殿兼管户部。马齐因审理张汧案而声名大显,于康熙二十七年由山西巡抚擢升左都御史,两年后与理藩院尚书阿喇尼一起列位议政大臣,在清朝历史上开先例,康熙三十八年担任武英殿大学士。席哈纳于康熙四十年十月任礼部右侍郎,第二年九月升文渊阁大学士。

陈廷敬位列大学士,排名最后,晋升最慢,慢得在清朝大学士中又成了一大奇迹。

康熙帝喜欢用谨慎的陈廷敬不假,但长期不尊崇其位,好在陈廷敬恪尽职守、敬终如始,没有被康熙帝和政敌们找到治罪的把柄。至于他死后,康熙帝派皇三子前往祭奠,被康熙帝弃用多年的明珠,也被走形式享受了这个看似尊荣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