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酒店 如何评价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

2018-11-30 - 亚历山大

好,又来回答知乎特色之一的「如何评价类」问题,由于问题是问如何评价亚历山大二世,因此我将针对他本人而非其改革评论。 亚历山大二世时代,托翁在《十二月党人》一书开首第一句已经说了,这是一个文明的时代,进步的时代,充满问题的时代,俄罗斯復兴的时代。。。克里米亚战争战败,俄国在社会、经济、教育,官僚体系的落后充分地表露出来,而其根源,在于农奴制。

亚历山大酒店 如何评价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
亚历山大酒店 如何评价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

亚历山大二世有解放者的称号,是的,他解放了农奴。俄国史学家廖申科(Л. М. Ляшенко)在他的《亚历山大二世传》用了一整章节颂赞了亚历山大解放农奴的善行。但他又被民意党人骂为暴君,并将他于1881年3月13日炸死。这看起来挺矛盾,既是一名解放者,又是一名暴君。

亚历山大酒店 如何评价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
亚历山大酒店 如何评价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

亚二废除农奴制其中一个因素是俄国部分地区(特别是西部发达地区)的农民起义。这一点梁贊诺夫斯基也有提及:

俄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不排除有部分地区仍然适合维持传统的庄园经济,在这些地方,农奴制仍然有生存空间。但对于国家整体而言,农奴制已经不合时宜,是应该要废除的了。俄国作家果戈理的小说《死魂灵》亦尖锐地讽刺了死的农奴仍然要为主人提供经济价值(第一卷第三章,老婆婆那段),第一卷第五章向地主索巴凯维奇买死了但没注销户口的农奴,再抵押农奴给国家银行牟利。

1891年,帝俄历史教授费奥多尔‧迪米德里耶夫在的俄罗斯報撰文纪念解放农奴三十年,指农奴制「一定也必需」被取缔,因其「束缚了俄国广大的生产力」,「使我国陷于愚昧之境地」。

亚历山大二世在农奴制的解放上是由上而下来处理的,就是通过法令来强行推动的改革。俄国史学家齐依翁切可夫斯基在他的《俄国农奴制度的废除》第70页引用了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的一席话:「....不可能将未受教育或受过很少教育的农民予以彻底的自由,而不是令他们陷入(新的)奴役之中。

」这句话也一语成谶,不论是在资本家的工厂工作,还是成为自耕农独自面对税吏,都是一种新模式的奴役。能摆脱奴役的,往往只是幸运的少数。萨马南在《关于土地所有权在法律和经济关係中的现在和未来安排》(О теперешнем и будущем устройстве помещичьих крестьян в отношениях юридическом и хозяйственном)对此有充分描述。

亚历山大二世另一点值得称道的是军事胜利,先是排巴米亚京斯基元帅终结了旷日持久的高加索战争,又开始征服中亚,以及割了大清一百多万多平方公里地。(主要是第一代阿穆尔伯爵穆拉维约夫-阿穆尔斯基和「中亚的总设计师」考夫曼的功劳)但也在1867年把阿拉斯加卖了出去,1877-1878年第十次俄土战争因为德意志帝国宰相俾斯麦柏林调停,捞不到太多好处。

亚历山大二世主导了帝俄在华瓜分行动的第一步,英国只是要香港岛,加五口通商,法美两国要最惠国待遇、领事裁判权。帝俄要鲸吞土地,那时候咱们积弱多时,所以挨揍。 将视角回到俄国内部,亚历山大二世的解放拥有众多的前题条件,且为了保护贵族利益,被释奴没有获得足够土地。且将农民仍然束缚在传统的公社之上。

拉辛斯基在Alexander II: The Last Great Tsar 一书也用了一个章节说明为何亚历山大二世的改革从人人拥戴变成反对的对象,也分析了俄国民粹派恐怖主义的崛起。亚历山大二世改革还有值得诟病的一点是他为了政治平衡,任命斯拉夫派人士来进行改革,使得西欧派的改革由斯拉夫派的贵族来执行,即让反改革者主导改革。

改革后才两个月,西欧派内政部长兰斯科伊、教育部长舒瓦洛夫都被撤换,这使得改革理念并不能有效贯切。

但亚历山大二世在改革上仍然做出了成绩,在军事改革方面,任命米柳京进行十馀年的军事改革,并且任用了斯科别列夫、洛里斯-梅利科夫、斯维斯图诺夫等新一代将官(包括其私生子阿列克谢耶夫),于1867年设立军事-法律科学院,培训军官以提高整体士官军事素养,令俄军在1877-1878年的俄土战争中成功打败奥斯曼帝国。

这一部分咱有一本赵士国先生写的《历史的选择与选择的历史》 ,咱就直接上干货吧。

咱家的影印机坏了,时间较赶,只能拍了。 亚历山大二世不能也没办法解决土地零碎化的问题,即交互土地问题,史学上称为Чересполосица。贵族分配土地亦主要将贫瘠土地分出,保留沃土。这使得农民谋生更为困难,他们到工厂打工还可能收入更高,前提是他们必须忍受低薪长工时的工作,被资本家压搾。

亚历山大二世的改革并不是真的解放,而是创造了另一种形态的剥削和奴役,因此民粹派的恐怖分子对皇帝进行刺杀行动。 即便洛里斯-梅利科夫拟定洛里斯-梅利科夫宪法草案,都无济于事。

亚历山大二世并不完全的解放农奴,在过程中又平衡贵族利益,更扶持资本主义。目的只有维繫帝俄此一封建专制的大帝国。可是他已改变了俄国制度的基石,但又没有及时建立一个新的体系,导致他本人的遇刺,以及往后几十年俄国的恐怖主义。

他的改革,出发点仍为维持君主专制和贵族制,但他无法阻止帝俄在「大斯拉夫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形象点说,他踩下了油门,却没办法刹车。

西欧派,希望西欧的东西可以改革俄国,一举改变俄国。

斯拉夫派,希望回到传统,以俄国的糟粕拯救俄国。

但他们都没有办法,解决帝俄在1880年代面临的众多问题。

帝俄,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请让咱首尾呼应,引用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的名句作结,「风中之烛在风中摇曳,微弱的亮光照亮四周,可最终在黑暗里黯然消逝。」

@克莱斯勒斯莱克 咱就答到此了,其他有空再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