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尝君秦国宰相 孟尝君名声显赫 风光一世 死后惨遭灭族之灾(下)

2019-06-17 - 孟尝君

孟尝君出使秦国,在门客使展“鸡鸣狗盗”之技的拯救之下,成功的从被软禁中解脱出来,狼狈不堪的逃回齐国。齐湣王觉得实在是对不住这位人才,而且差一点就被秦国挖了墙角或命归黄泉,于是任命孟尝君为齐国宰相,执掌国政。

孟尝君秦国宰相 孟尝君名声显赫 风光一世 死后惨遭灭族之灾(下)
孟尝君秦国宰相 孟尝君名声显赫 风光一世 死后惨遭灭族之灾(下)

孟尝君走马上阵,最想干的事情是雪耻秦国的软禁之辱。打算以齐国曾帮助韩国、魏国攻打楚国的情谊,来联合韩国、魏国一起攻打秦国,为此向周朝借兵器和军粮。后来在纵横家苏代的点拨下,放弃了原计划,在楚怀王被秦国扣留问题上做文章,要求秦国放楚怀王,秦国不予理睬。

孟尝君秦国宰相 孟尝君名声显赫 风光一世 死后惨遭灭族之灾(下)
孟尝君秦国宰相 孟尝君名声显赫 风光一世 死后惨遭灭族之灾(下)

公元前298年,孟尝君率领齐、韩、魏三国之兵,攻入秦国的函谷关,打到了盐氏。秦国求和,以山西临汾之西南的武遂还给韩国,今风陵渡所在地的封陵还给魏国。齐国白忙一阵子,如同是就为孟尝君出了一口被软禁的恶气,实在对不住齐国人民。

孟尝君秦国宰相 孟尝君名声显赫 风光一世 死后惨遭灭族之灾(下)
孟尝君秦国宰相 孟尝君名声显赫 风光一世 死后惨遭灭族之灾(下)

孟尝君这样做,却私下里获得了韩、魏两国的承诺,你孟尝君将有事,两国将为你全力罩着。这种办公差夹带私货的做法,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

孟尝君任宰相期间,由于门客众多,日常开支太大,想到了在封地还有一大笔地租和利息没有收,想到门客冯谖,就让他去收缴。冯谖,就那个腰佩裸剑,没钱配剑鞘,一身破衣服,穿着草鞋的人。吃饱喝足后,整天拿破剑当琴弹,一会饭菜不好,一会没有鱼虾吃,一会没有工资拿的冯谖,孟尝君决定让他牵头去讨债,看看这家伙到底有什么本事。

孟尝君秦国宰相 孟尝君名声显赫 风光一世 死后惨遭灭族之灾(下)

这冯谖还真是讨债人的祖师爷,他把债户一一请来喝酒吃肉。而后将债户分门别类,能还的、缓期还的和不能还的,逐一落实核对。壮举和震撼人心是,孟尝君在大家酒足饭饱之后,当着大家的面,将无力偿还债务的账单当众一把火给烧了。大家对孟尝君是感恩戴德,敬佩得五体投地。事后,把孟尝君气得有苦说不出。

孟尝君在宰相干得风生水起,尤其是众多门客能人的帮助下,齐国的前途一片光明,这令秦、楚等国感到恐慌,于是纷纷制造各种谣言,中伤和离间他与齐王的关系。齐王也确实感到孟尝君的威望越来越高,大有功高震主之嫌,就免去了孟尝君相国之职务。树未倒,猢狲已散。众多门客一看孟尝君什么都不是了,纷纷各奔东西,冯谖却一心一意地跟着他。垂头丧气的孟尝君回到封地闲居,老远就看见老百姓扶老携幼夹道欢迎,不由得掉下眼泪。

深受感动的孟尝君对冯谖说:“先生给我买的情义,今天我总算亲身感受到了。”冯谖说:“您现在只有薛地一个地方安身,我得再给您找两个安身之所,一个在秦国的都城咸阳,另一个在齐国的都城临淄。狡兔有三窟,如此一来,才能保您周全。

”冯谖把自己的计划跟孟尝君一说,孟尝君高兴得两眼放光,让冯谖赶紧去落实。冯谖到了秦国,很快便得到秦昭王的接见。因为秦昭王是诽谤、造谣生事中最卖力的一个,此时,他的宰相之位正空缺着,仿佛就是为孟尝君预留的。冯谖不知底细,还翻动着嘴巴说孟尝君如何如何,唾沫星子一阵乱飞。秦昭王说好,我马上下厚礼相聘。

当秦昭王派出的使臣带着黄金万两、彩车百辆的厚礼,浩浩荡荡地向孟尝君封地驶来时,冯谖早快马加鞭地先赶到齐都临淄,求见齐湣王。齐湣王一听,秦国来聘孟尝君,而孟尝君知道的齐国机密太多,又没有理由像秦国曾经干过的软禁他,动刀杀自己的堂兄弟是更没有理由和决心,于是干脆恢复了孟尝君的齐国相位,而且要快,快到让秦国使者到了薜邑,扑了个空。

孟尝君重新走上了宰相岗位,离散的门客再度复归,庞大的门客组织和手中的权力,呼风唤雨,势力渐渐有盖过齐缗王之势。

这是古代官场大忌,齐湣王是又爱又恨,打算彻底消除孟尝君的影响。孟尝君感到了威胁,于是叛逃至魏国,魏昭王封他为宰相。重新获得权力的孟尝君,在秦、赵、燕等国联合伐齐时,作为宰相的他,却无所作为,还存有为自己出气的嫌疑。

生他养他的齐国被打得溃不成军,最后只剩下两座城池,堂兄弟齐湣王逃到莒城,末了死在了哪儿。孟尝君仿佛如愿再出一口恶气,死了自己的对头,以至于最终他安然回到自己的封地,就是他自己的故国故土。但他再一次出格表现是,竟然对外宣称与齐国划清界限,把封地建成了自己的小王国。悲哀,孟尝君死后,齐国联合魏国攻打孟尝君的封地薛邑,灭了孟尝君一族。

孟尝君的历史评价并不太好,是称不上贤士的。他是一个膀子弯伸不直、办公差喜欢夹带私货的人;也是一个与自己国家为敌的人,因而为世人所不齿。北宋王安石评价一针见血:认为孟尝君不过是欺世盗名之辈。(文/蔡驷读历史 图/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