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2019-06-17 - 陶弘景

      山川之美,古来共谈。高峰入云,清流见底。两岸石壁,五色交辉。青林翠竹,四时俱备。晓雾将歇,猿鸟乱鸣;夕日欲颓,沉鳞竞跃,实是欲界之仙都。自康乐以来,未复有能与其奇者。

【原文出处】:据明刻《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陶隐居集》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注释 1.本文节选自《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全梁文》。卷四十六。陶弘景(456-536),字通明,号华阳隐居,南朝齐、梁时期思想家、书画家,医学家,丹阳秣陵(现江苏南京)人,人称山中宰相。有《陶隐居集》 2.

谢中书,即谢徵,字元度,陈郡阳夏(现在河南太康)人,曾任中书鸿胪(掌朝廷机密文书)。 3.山川之美 山川:山河 之:的 美:美景 4.五色交辉:这里形容石壁色彩斑斓。五色,古代以青黄黑白赤为正色,交辉,指交相辉映。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5.青林翠竹 青林:青葱的林木 翠竹:翠绿的竹林 6.四时俱备:一年四季。 四时,四季;俱,都 7.晓雾将歇 将:将要。 歇:消散。 8.乱:此起彼伏。 9.夕日欲颓:太阳快要落山了。

颓,坠落。 10.沉鳞竞跃:潜游在水中的鱼争相跳出水面。沉鳞,潜游在水中的鱼,(这里用了借代的手法,鳞指代鱼)竞跃:竞相跳跃。 11.实:确实。 12.是:这。 13.欲界之仙都:即人间仙境。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欲界,佛家语,佛教把世界分为欲界,色界、无色界。欲界是没有摆脱世俗的七情六欲的众生所处境界,即指人间。仙都:仙人生活在其中的美好世界。 14.康乐:指南朝著名山水人谢灵运,他继承他祖父的爵位,被封为康乐公。是南朝文学家。 15 .自:从。 16 .未:没有。 17.与(yù):参与,这里指欣赏。 18.奇:指奇山异水。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

【鉴赏】:

      陶弘景是南朝道教的重要思想家,年十岁得葛洪《神仙传》,昼夜研寻,便有养生之志,对人说“仰青云睹白日,不觉为远矣。”性好林泉,向往“隐居以求志”,而“不愿处人间”(《与亲友书》)。

虽宋末奉朝请,为诸王侍读,入齐后更得齐高帝器重,然其身在朱门却不交外物。永明十年(公元492年),上表辞禄,隐居句曲山(即茅山,今江西西南)。后梁武帝即位,屡加礼聘,仍坚辞不出。

故《梁书》列入《处士传》,《南史》列入《隐逸传》。与当日许多人一样,陶氏在出世与入仕问题上是有过思想斗争的。应该说,他对仕途也抱有过希望,在《与从兄书》中他说:“仕宦期四十左右,作尚书郎,抽簪高迈。今三十六方作奉朝请,头颅可知,不如早去。”可见他是因官场难遂人意,才决意引退的。

      陶氏博览群书,善解术数,又“性好著述”,擅长骈文。《隋志》记其有《文集》四十五卷,己佚。《答谢中书书》先见于《艺文类聚》卷三十七,是现存陶文中的一篇代表作。

与陶氏《答虞中书书》和《答赵英才书》不同,这通短札意不在倾谈自己的人生理想,也不在叙述朋友间契阔离别之情,而专意在江南山川风物之美的描摹上。由于其状物生动,文辞清丽,故一直被人推为骈体山水小品的佳作。

      自东晋而及南朝,有一批拥有稳定政治地位与经济来源的士人,不但是现实生活中的既得利益者,还是精神世界的主人。他们因家族的仕宦历史与本人的官场历练而谙于政治,有的乐此不疲,有的则因厌腻无聊转而追求清空澄明的心境,渴望与天地同流,与山水相酬答,他们或耽溺于庭园的营造,或皈返自然,喜与释道人物及隐居高士交往,因此对山水之美有了认识。

而舆地之学的兴起,与北地风光迥异的南方山水之美的激动,更激起他们表达这种自然之美的欲望。

因此在这一时期,山水文学开始萌生,所谓“宋初文咏,体有因革,庄老告退,而山水方滋”(《文心雕龙·明诗》),正道出了这一情况。当然,就赏鉴自然之美所达到的审美层次而言,由东晋而至梁、陈,数百年间,一方面呈不断演进的趋势,一方面则又因人而异。

陶弘景在这通短札中对自然之美的揭示,较之同代人就达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层次。在他那里,山水不再是陪衬物,如传统画中的背景,而被置于前台,成为着意抒写的中心。因此,虽然“山川之美,古来共谈”,本篇仍有与马第伯《封禅仪记》、王羲之《兰亭集序》不同的地方。

      陶弘景具有敏锐的审美感受能力,在这通书札中,他用简洁的语言,描绘的却是一幅生意盎然的自然图景。阴阳昏晓,鸟鸣猿啼,让人留恋,使人痴迷。如不是以太虚不拒万有、真空不离色相的胸怀投入自然的人,那得如此清新的文字?当然,陶弘景喜好自然,虽处朱门广厦对此仍心驰神往,隐居后吹笙听松,对月流叹,几乎摒绝所有人事,还有它更深一层的原因,那就是为了“任性灵而直往,保无用而得闲”(《答赵英才书》),这层意思他在其他文章中也表达过。

所以,当日齐高帝以“山中何所有”相问,他答以“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寄君”,言辞之间隐含着对当权者萦怀俗务,难得澄思静心以应自然的数落。

所以尽管他对梁武帝咨询有所谋划,终不为其礼招手勅所动,而甘愿做一头自放于水草之间的牛,恰如野龟曳尾于涂中。也就是说,他对自然的喜好不仅出于纯感性的审美观照,而且还有着内在的理性选择。

他所欣赏的山川风物之美,是一种足以证道的主观的美。唯此,他在描摹它们时没有华奢铺张,也没有咽露秋虫、舞风病鹤的病态呈示,表现出非躁进之士所能梦见的淡泊、清新,令人想见一个爱自然而不雕琢的高洁隐士的风采。

还值得一提的是,尽管陶氏此书对自然的描摹隐含着丰富的意趣,但他没有像当时许多人(包括他本人有些文章)那样,以理语入诗入文。我们看他的《寻山志》,描摹自然不可谓不生动,“日负嶂以共隐,月披云而出山,风下松而含曲,泉潆石而生文”,“石孤耸而独绝,峰悬天而似浮”,与本文“高峰入云,清流见底”所揭出的风景并无二致,然其最后归结为“反无形以寂莫,长超忽乎尘埃”。

相比之下,《答谢中书书》就显得意境完整,体现出一种深邃之美。

      此书还表明了陶弘景是一个善于将自己的审美感受物化出来的高手。这通书札短短只六十二字,便由形写到色,概尽俯仰所见;由静写到动,极其昏晓之变。从整篇构思而言,则由自然景物写到主观感受,层次鲜明而丰富,概括力极强。

用骈文写景而能臻自然之境,是本篇的又一特点。一般说来,古文重气势跌宕,文风自然而疏畅;骈文求法度森严,文风典雅而华赡。故蒋士铨《评选四六法海》谓:“古文如写意山水,俪体如工画楼台。

写意非通人莫办,工画则匠手可勉。”自南齐永明盛行音韵之说,始为新变,影响及于梁、陈;文笔之辨,宋、齐始盛,梁、陈益严。这些对骈文创作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以至使它因极貌写物穷力追新而多有滞累。

陶氏这通书札却能脱去此病,实在是难能可贵的。清骈文名家陈维崧在所著《四六金针》中曾将骈文分为上、中、下三格,以“浑成格”居“精严”、“巧密”两格之前,因其“辞意明白,浑然天成”,高于“法律精严,妙入规矩”或“用事巧中,无少疏漏”。陶氏此文足可当之。

======== 赏析 《答谢中书书》是陶弘景写给朋友谢中书的一封书信。 文章以感慨发端:山川之美,古来共谈,有高雅情怀的人才可能品味山川之美,将内心的感受与友人交流,是人生一大乐事。作者正是将谢中书当作能够谈山论水的朋友,同时也期望与古往今来的林泉高士相比肩。

接下来的十句,作者便以清峻的笔触具体描绘了秀美的山川景色。“高峰入云,清流见底”,极力描写山之高,水之净,用笔洗练,寥寥八字,就写出了仰观俯察两种视角,白云高山流水三重风物,境界清新。

“两岸石壁,五色交辉。青林翠竹,四时俱备”,又改用平远、高远的视角极目远眺,青翠的竹木与五彩的山石相映衬,呈现出一派绚烂辉煌的气象,在清爽宜人的画卷上平添了万物勃发的生命力。

“晓雾将歇,猿鸟乱鸣;夕阳欲颓,沉鳞竞跃”,由静景转入对动景的描写。猿鸟的鸣叫声穿越了清晨即将消散的薄雾,传入耳际;夕阳的余晖中,鱼儿在水中竞相嬉戏。这四句通过朝与夕两个特定时间段的生物的活动,又为画面增添了灵动感,传达了生命气息。

这十句作者择取有代表性的景物加以组合,使读者对山川景物产生完整、统一的印象。 最后,文章又以感慨收束,“实欲界之仙都”,这里实在是人间的仙境啊!自从谢灵运以来,没有人能够欣赏它的妙处,而作者却能够从中发现无尽的乐趣,带有自豪之感,期与谢公比肩之意溢于言表。

王国维云:“一切景语皆情语。”本文写景,没有仅仅停留在景物本身,而是抓住景物的灵魂,即自然万物的勃勃生机,通过高低、远近、动静的变化,视觉、听觉的立体感受,来传达自己与自然相融合的生命愉悦,体现了作者酷爱自然、归隐林泉的志趣。文字明朗,毫不雕琢。

情感 自然景物的绮丽风光,本身就构成优美的意境,作家以自己独特的艺术感受,以饱和着感情的语言激起读者的兴致,从而形成文学作品的意境。山水相映之美,色彩配合之美,晨昏变化之美,动静相衬之美相互作用,构成一幅怡神悦性的山水画。

全文只有68个字,就概括了古今,包罗了四时,兼顾了晨昏,山川草木,飞禽走兽,抒情议论,各类皆备。先以感慨发端,然后以清峻的笔触具体描绘了秀美的山川景色,最后以感慨收束。全文表达了作者沉醉山水的愉悦之情与古今知音共赏美景的得意之感。

这篇文章中有直抒胸臆的句子,文章开头写道“山川之美,古来共谈”,这个“美”字,是山川风物的客观形态,也是作者对山川风物的审美感受——愉悦,“实是欲界之仙都”,将在山水之中飘飘欲仙的得意之态表露无疑。

“自康乐以来,未复有能与其奇者”,自从谢灵运以来,没有人能够欣赏它的妙处,而作者却能够从中发现无尽的乐趣,带有自豪之感,期与谢公比肩之意溢于言表。 作者从欣赏景物中发现无穷的乐趣。

同时能与谢灵运这样的林泉高士有志向道同之处,生发出无比的自豪感,表达了作者对大自然的热爱与喜爱之情。 表达了作者沉醉山水的愉悦之情和归隐林泉的高洁志趣 文学小常识: 汉魏时,极盛于汉代的辞赋,在形式和内容两方面都逐渐产生变化,最后在南北朝时代形成新的赋体——骈文。

骈文注重形式整齐、藻饰华美,是南北朝常用的文体,成为这时期的代表文学。在这段时期,骈文作家中成就最高的是由南朝入北朝的庾信。作品中,陶宏景的《答谢中书书》、吴均的《与朱元思书》,都是传诵千古的山水名篇,风格雅淡,文字清丽,可以和谢灵运、谢朓的山水诗比美。

佳句赏评 ①高峰入云,清流见底。两岸石壁,五色交辉。青林翠竹,四时俱备。 俊俏的山,直直耸立,有白云轻绕;俊美的水,清澈见底,有鱼儿嬉戏。溪水两岸的石壁,更是美妙绝伦:绿树、青草、翠竹、红花、蓝天、白云……四时不同、景色各异,五彩缤纷、交相辉映,美不胜收;特别是青翠的丛林,碧绿的修竹,四季常青、生机盎然。

这一句是概括描写,作者紧紧抓住江南景物的特点:高山、流云、溪水、青林、翠竹……用白描的手法,稍加点染,便组成一幅江南山川秀美图。

②晓雾将歇,猿鸟乱鸣。夕日欲颓,沉鳞竞跃。 作者选择了两个极具画面感的镜头“晓雾”、“夕日”来描摹、渲染。 早晨,群山叠翠、清雾朦胧:山,似出浴的西子,亭亭玉立、超凡脱俗;雾,似斜披的轻纱,若隐若现、似有似无。

这是一天最美的开始。山,阳光相拥,雾,紧紧依偎。漫步崎岖的山间小路,看舒缓的溪水流淌,品轻巧的小鸟婉鸣,听通灵的猿猴长啸,乐趣无限。山是质朴的、独特的,水是自然的、灵动的。

多么清净的山水啊!一如梵音自天际间飘来,顿时让人耳聪目明,如悟禅机。 黄昏、夕阳,又是另一幅山水佳景。落日余辉铺就大地、淙淙溪流碧波荡漾;光和影巧妙的揉和在一起:分不清哪是光下的水、哪是水中的光,波光一起粼粼生辉;调皮的锦鳞,时而在水底觅食、嬉戏,时而跳出水面,搅动阵阵涟漪,圈圈荡漾到远远的岸边。

独处如此美景之中,自觉不自觉的融入了自然,不禁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人间仙境莫非在此?不然的话,为何这般清幽、脱俗,不带一丝人间烟火。

语言简明、质朴、生动、形象,给读者留下丰富的想象空间。 总评 文章开始,作者从人们对山水的态度入手:古往今来,没有人不赞美青山绿水的,特别是江南的山山水水,更是柔媚亮丽、清秀绝尘,是如此的典雅、飘逸。

接着描写了山水、石壁、丛林、翠竹和早晨、黄昏的景象,融情于景,表达作者对山水的赞美之情。最后,作者发出慨叹:从谢灵运后,又有谁能欣赏如此美景呢?望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名利,能全身心投入自然的人,还有多少呢?一片黯然之情,悄然流露。

整篇文章,六十八言,有山水竹林、晓雾夕阳、猿鸟锦鳞,有比喻、夸张、拟人,有正面描写、侧面描写……说不完无限情趣、道不完生机盎然。这在魏晋六朝“诗尚玄理,文工骈体”的文风中,可谓一枝独秀。读来凡心皆无,身在物外,心清神明。

古今异义: ①四时俱备(时 古义:季节 今义:时间) ②晓雾将歇(歇 古义:消散 今义:休息) ③夕日欲颓(颓 古义:坠落 今义:消沉,委靡) 一词多义: 夕日欲颓(将要) 实是欲界之仙都(欲界,指人间) 词类活用 五色交辉 (辉,名词用作动词,辉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