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公湖中印各占多少 班公湖水上中队

2019-01-24 - 班公湖

他们不穿“海军蓝”,却是地地道道的水兵;他们属于陆军,却常年踩波踏浪,活跃在海拔4200多米的班公湖。他们就是全军驻防海拔最高的陆军船艇分队、新疆和田军分区某边防团水上中队。多年来,他们用青春、汗水和热血,在碧波荡漾的湖面上谱写了一曲曲奉献之歌。

记者跟随被称为“世界屋脊”的水上中队水兵们例行巡逻,10点从中队码头出发,由于今天的天气不太好,对面的山上都被雾气所笼罩。

记者所乘的巡逻艇是中队队长李光辉驾驶的,李队长在中队一干就是9年,艇上还有通信兵陈乐、机电兵段磊等。

巡逻艇在“S”型湖泊中驰骋着,李光辉告诉记者,班公湖高寒、缺氧,狂风、冰雪随时袭来,是一条狭长的带状湖泊,弯道多,暗礁密布。这样复杂的水域,巡航时稍不留心,就会出现撞艇或搁浅。

同艇的战友告诉记者,他们每次巡逻都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险情,每次巡逻都要经受肉体和精神的严峻考验。有一次,巡逻艇在巡逻途中突遇大风,天上又下起了鹅毛大雪,狂风卷着雪花,把班公湖搅得天昏地暗。浪尖把整个艇都卷起来了,一下把艇打到岸边,中队全体人员出动,一直搞到第二天天亮才把艇拉回去,大家整整十几个小时没吃饭,脸上的肌肉被寒风吹得麻木了,用手掐都不疼,四肢麻木得不能自主了,后来吃饭手都拿不起筷子。

说着说着,记者乘坐的巡逻艇驶离码头不到10公里,湖底忽然炸开了锅,窜起一股2米多高的风浪,将船体撕扯得左晃右倒,像“打摆子”似的。面对突如其来的险情,只见李光辉紧握方向舵,机电兵段磊迅速组织艇上水兵迅速进入船舱。接着天上水下一片漆黑,随后,李光辉果断调整航向,劈波斩浪、沉着的在峰尖浪谷中航行。但险情却接连不断,发动机却突然停机,再次按下启动键重新启动,发动机出现了嚓嚓嚓的异样声音,仍然无法启动。

浪越来越大,大家原本紧张的心再次悬了起来,在高原大风天气中航行,船艇最怕的就是发动机停机故障,轻则忍饥挨冻在湖上飘荡等待救援,重则艇毁人亡。

“大家不要慌,沉住气!”李光辉一边将舵交给副手,冒着船艇随时有翻覆的危险,钻进了舱底,经过仔细检查,发现船艇排气阀门让水草堵了,导致本来就由于氧气供应不足的发动机突然停机。找到问题症结后,李光辉迅速穿上防水衣,忍着刺骨冰冷的湖水下潜到船底,很快全身就被冰冷的湖水冻得失去了知觉,但他咬紧牙关,硬是在水下坚持了半个多小时,将排气阀门堵塞的水草一一取出。

上艇后,李光辉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冻得牙齿上下直打哆嗦,水兵们从舱内赶紧给它拿来大衣穿上,并取出氧气面罩让它吸氧,好一阵他才缓过神来。排除故障后的船艇很快启动了起来,船艇顺利返航。

官兵们说:像这类“历险”,在“水上中队”是家常便饭,连他们自己都说不清到底经历了多少回。

战士们告诉记者,关节炎在我们中间,非常普遍。几年航行执勤,李光辉患上了严重的风湿病、心脏病和其他高原性疾病。但凭着自己扎实的理论基础,渐渐在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实际操作经验。摸索总结出了高原船艇的运行特点与规律,并提出了高原船艇使用操作过程中的“三忌三记”,船艇操纵的“三早三慢”,在他的指导帮助下,掌握了6种巡逻艇的操作,先后被排除疑难故障20多起。

走进连队荣誉室,一幅老照片引起了记者的注意,那是一名水兵的笑容,他的名字叫陆光成。20年前,来自甘肃的新战士陆光成在执行任务途中牺牲。中队指导员江成林给记者回忆起了那难忘的往事:陆光成牺牲后,其父母带着小儿子陆光兴来到部队,说:“大儿子没有完成祖国交给的任务,就让小儿子替他哥哥为祖国站岗吧!”经上级批准,陆光兴成为水上中队的一名战士。中队干部对他的评价是:放心;战友们对他的评价是:榜样。

一代代水兵在高原卫国戍边、奉献青春,他们无怨无悔。(记者 孙兴维)

正华快评:谁能Hold住那些笑脸

历史是有表情的。

海拔4200米高的班公湖,就像一面镜子,在绚烂而又宁静至极的秋日,叠映许多丰富的历史表情。

在这些表情当中,最打动记者的莫过于水上中队荣誉室里那张烈士的笑脸。在如花的年纪,新战士陆光成如花的笑靥永远定格在巡逻路上。

战争的面孔是狰狞的,然而战友的面孔又是如此亲切。当我们回想一个人、一段岁月,脑海里首先蹦出来的不是谁的笑脸,就是谁的笑声。

那些英烈的笑脸,更是穿透历史的厚重尘埃,在无数个月白风清、万籁俱寂的夜晚,轻叩我们的心扉,濡湿我们的双眸。

它让我想起瞿秋白临刑前平静的笑。“此地甚好!”瞿君环顾四野,择一草坡坐下,饮弹洒血,从容就义。对一名学者来说,还有什么话的意境能超过这四个字呢?对一个革命者而言,还有什么话比这四个字更能表达对信仰的忠贞呢?

它让我想起江姐在渣滓洞中含泪的笑。“线儿长针儿密,含着热泪绣红旗绣呀么绣红旗,热泪随着针线走,与其说是悲不如说是喜……”

它还让我想起那篇叫《在艰苦的岁月里》的小学课文。鏖战刚歇,天色渐暗,笛声悠扬。一位十来岁的小红军依偎在吹笛子的老红军身旁,右手托腮,侧耳倾听。他们都赤着双脚,衣服都很破,他们在艰苦的岁月里相依为命,在激烈的战斗间隙相互取暖。他们乐观的笑容融在眸里,藏在心里!

笑脸是历史最难忘的表情,笑声是历史最醇美的回声。建党90年,先烈千千万万。谁能Hold住那些笑脸,谁敢对不住这些笑脸!!!(中国军网记者频道特邀评论员 伍正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