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的婚事百度云】慕少的婚事 作者:雪落微扬(二)

2019-10-19 - 慕少的婚事

    "莫云歌,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傲天鹰隼的黑眸里充满了血丝,要他如何去相信,一直呆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居然会如此决裂的对自己。

    云歌流着泪,她何尝不是第一次见到傲天这般的痛苦,可是她心里的苦楚和那些不堪的往事真的无法说出口,如果一定要做一个背信弃义之人,那么,傲天,我只有对不起你了。肋

【慕少的婚事百度云】慕少的婚事 作者:雪落微扬(二)
【慕少的婚事百度云】慕少的婚事 作者:雪落微扬(二)

    这是我的孩子,我不能容许任何人伤害到他,一丝一毫都不容许。

    "傲天,很多话,我无法说出口,如果你还信我一次,就请你不要再问我,这个孩子,是我的骨肉,也请你拿出一个男人应该有的气度,不要把对我的怒气撒在他身上,不要吓到他了!"云歌声音颤抖,她目不转睛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傲天忽然就咆哮起来,抓起地上一个还没摔碎的高脚杯。猛地朝光滑的墙壁上砸去,顿时,玻璃碎片四溅,云歌将皓皓护在怀里,生怕飞溅而来的碎片伤到了他。

    "傲天,你这是在做什么?你疯了吗?"

    "是,我是疯了,我被你逼疯了!成吧!"傲天几乎抓狂了,这个女人,碰不得,打不得,骂不得,他撞上她,真是倒八辈子霉了。

    莫云歌,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情愿,我情愿我傲天,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套房内的门被傲天一脚踢开,刚从电梯里出来的高幸和林响迎头撞上他,见他怒火直冲的跑了出来,绵软的羊绒地毯本来走上去是悄无声息的,此时听起来,竟也咚咚作响。镬

    "天哥,你这是怎么了?"高幸一把拉着傲天的手,傲天望着伸过来的葱白玉手,眼神冒出鄙夷的光芒,"麻烦你将你的手拉开……"

    高幸讪讪的缩回了自己的手,心情郁闷到了极点,见傲天走进电梯后,她朝着他高大的背影狠狠的瞪了一眼。

    林响快她一步赶到云歌的房间内,见云歌正坐在沙发上低声抽泣着,而她怀里,一个陌生的小男孩也是哭得眼睛都快肿起来了,林响担心,急忙抽出纸巾,蹲下身子问,"怎么了?是不是和天哥吵架了?"

    皓皓充满敌意的望着林响,他以为又来了一个欺负他妈妈的坏人,所以连小拳头都已经捏起来了,云歌将头别向一边,自己擦着泪,皓皓依偎在她怀里,眼泪流得她胸前的衣服都- shi -透了。

    高幸进来,看着满地的玻璃碎片,惊呼出声,"娘啊,这是被打劫过了吗?怎么房间成这样了?"

    一回头,看到云歌和皓皓,她简直都呆住了,支支吾吾的指着皓皓细声的问林响,"这小孩子是谁,你知道么?"

    林响瞪了她一眼,低声道,"我怎么知道,我就比你先进来一秒钟而已!"

    "云歌,刚才天哥好可怕,我拉住他,他还将我吼了一顿,你们怎么了?是不是吵架了,还有这个孩子,哪里来的?"高幸轻问,云歌勉强的笑了笑,"没事了,让你们担心了!"

    云歌将皓皓抱了起来,小家伙哭得小脸蛋通红的,两只手环着云歌的脖子,温顺的靠在她肩上,一双被泪水侵蚀过了的大眼睛还迷迷蒙蒙的望着突然进来的两个陌生人。

    "你们吃了早餐没有,过来一起吃吧!"云歌将皓皓抱到餐桌面前,想把他放下,皓皓就是不松手,赖在她身上不下来,云歌没办法,只好安抚道,"皓皓得自己吃饭,知道吗?妈妈会在旁边陪你,听话,乖,叔叔阿姨都在这里呢?咱们不能让他们笑话皓皓,知道不?"

    皓皓咧嘴一笑,自己很快就做好,云歌的话让高幸和林响惊讶得陡然都睁大着双眼,特别是高幸才从酒吧出来,她那一黑色烟熏妆因为眼睛突然睁大,更显得有些恐怖了。

    "云歌……你说什么……你说妈妈?你是他的妈妈?"林响惊讶的问。

    云歌坐到餐桌边,用- shi -纸巾擦了擦皓皓的手,然后从烤箱里拿出一块燕麦面包,包上鸡蛋,这才放到他面前,林响的话并没有让她有什么不自在,她望着皓皓吃东西的模样,淡淡的说,"是呀,他叫皓皓,是我的儿子!"

    高幸兴奋了,立即闪身坐到皓皓面前,好奇的打量着他,"哇塞,林响,你别说,这小家伙还和云歌真的很像!"

    皓皓不太习惯别人这么盯着自己,他轻轻移过盘子,身子微微侧到一边,不让高幸看自己,云歌看着他这么别扭,忍不住笑出声,"皓皓,男子汉不能小气哦,快点坐直,这样被对着高幸阿姨是很不礼貌的喔!"

    皓皓撅着嘴嚼着面包,听着云歌的话,极不情愿的坐直身子,高幸冲着他嘿嘿的笑了起来,皓皓瞥了她一眼,心想,这个阿姨真是奇怪了,没事怎么老是对着他笑,看来还是妈妈好,想到此,小家伙又侧着头冲着云歌笑。

    林响拉开椅子坐到皓皓对面,也打量着他,皓皓吃完,又爬到了云歌身上,高幸本来玩了一晚上,困死了,眼下看着皓皓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她折腾着跑到云歌身边,朝着皓皓伸出手,"小家伙,给阿姨抱抱,来……"

    皓皓头一偏,不搭理她,回头见到林响冲着自己做鬼脸,他这次卸下了小小的防备,对着林响微微一笑。

    "噢耶……看来,他还是最亲我!"林响兴奋的拍了巴掌。

    云歌抑郁的心情被他们三人逗得一扫而空,在她的互动下,皓皓很快就和林响还有高幸打成了一片,房间内到处都洋溢着他的笑声。

    傲天冲出酒店,将自己窝进车里,车内全部都是烟雾,方向盘下的烟盒内都塞满了烟蒂,他的手一直都微微颤抖着,连带着他下颚的肌肉,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如此,紧张一个女人,在乎一个女人,甚至为这个女人改变,为这个女人甘愿过平凡的生活。

    可是今天,他才知道,他根本不了解她,一点都不了解。

    电话响了很多声,他都懒得去接,最后,当烟蒂上的小火光快灼到手指时,他才微微挪动了下身子,将电话里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是国际长途,傲天看到熟悉的号码,紧绷的脸颊才稍稍松懈了一些。

    "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你那边应该是晚上了吧?"傲天淡淡的问,言语间透露着丝丝的关切之情。

    "是呀,刚做完论文设计,想你了,所以给你打个电话!"电话那边是慵懒的男声。

    傲天笑了笑,"钱够用吗?"

    "哥,你每次除了问我这个问题,能不能问点别的,我早就开始自己打工赚钱了,你寄给我的钱我一分都没有动过!"电话里的人听着傲天的话有些郁闷。

    傲天呵呵的笑,抖了抖烟灰,又吸了一口,再扔掉,"你还在读书,不需要去打工的,你读书,大哥还是供得起你!"

    "得了吧,大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对了,你和云歌什么时候结婚?我打算毕业的时候去给你们选份大礼,送给我未来的嫂子!"

    "咳……咳……"傲天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最近喉咙有些痛,不用这么麻烦了,你毕业后快点回来就行了!"

    "不行,怎么说我这次回去是第一次见嫂子,我得给你长脸啊!你说,她最喜欢什么,我挑好了直接带回去!"

    "不用了,我正在开车呢,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啊,哎……到十字路口了,我先挂了啊!"还没等对方挂断电话,傲天急促的收了电话,强壮的身子靠在软椅上,傲天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微微闭着眼睛,独自舔舐着自己刚刚扯开的伤口。

    这两天,是皓皓最开心的日子,云歌怕他太累,就没有带他出去玩,高幸和林响在做完手头的工作后,就围着小家伙转,一会儿是高幸陪他打电动,一会儿是林响带他走秀,总之,将小家伙乐得手舞足蹈的。

    临政府工程招标的时间只有一天了,云歌看了看高幸和林响做的报告,心渐渐放了下来,不管成不成,现在只能是尽力而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