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曾植文集 草书名贤沈曾植:用笔纯以神行 了无方物

2019-06-17 - 沈曾植

做为清末、民国以来,书法史无法绕开的重要草书名贤,沈曾植先生的书法境界与造诣,时至今日,仍是长久被低估或漠视的。借以唐末司空表圣之廿四《诗品》分类之法,略申芜见,方家贤达,有以教我。

《诗品》中《雄浑》一境所谓:『大用外腓,真体内充。反虚入浑,积健为雄。具备万物,横绝太空。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持之匪强,来之无穷。』窃以为此可移用来品评沈曾植氏之章草书艺。

沈曾植文集 草书名贤沈曾植:用笔纯以神行 了无方物
沈曾植文集 草书名贤沈曾植:用笔纯以神行 了无方物

沈曾植(一八五○—一九二二),光绪六年进士。晚号寐叟,自七十二岁起在上海鬻书自给。沈氏治学严谨博大,早年通汉宋儒学、文字音韵,中年治刑律,治辽金元史、西北南洋地理,并研究佛学。又究心经世之学,提倡学习西欧。

沈曾植文集 草书名贤沈曾植:用笔纯以神行 了无方物
沈曾植文集 草书名贤沈曾植:用笔纯以神行 了无方物

余事为诗,略晚的郑孝胥、陈衍等推他为『同光体之魁杰』。其书法则早年倾心帖学,得笔于安吴包世臣,壮年嗜被誉为『曾门四弟子』之一的张廉卿(裕钊);其后再由帖入碑,熔南北书于一炉。深受此后书法界的推崇,沈曾植氏以章草书著称,取法广泛,熔汉隶、北碑、章草为一炉。碑、帖并治,尤得力于『二爨』(即《爨龙颜碑》《爨宝子碑》)之用笔,体势飞动朴茂,用笔强调变化。

沈曾植文集 草书名贤沈曾植:用笔纯以神行 了无方物
沈曾植文集 草书名贤沈曾植:用笔纯以神行 了无方物

用笔纯以神行,了无方物,杨廷之《诗品浅解》所谓『大力无敌为雄,元气未分曰浑』,以此喻之,差强可仿佛其书境。而杨振纲《诗品解》则云:『诗文之道,或代圣贤立言,或自抒其怀抱,总要见得到,说得出,务使健不可挠,牢不可破,才可当不朽之一,故先以雄浑。

』杨氏又征《皋兰课业本原解》曰:『此(境)非有大才力大学问不能,文中惟庄、马,诗中惟李、杜。』小可则以为自晚清碑学兴起以来,章草之境唯沈氏等数人,方足以当之。同时代略晚而与李瑞清的北宗颉颃的书法南宗曾农髯(熙)(一八六一—一九三○),曾评价沈氏的字云:『工处在拙,妙处在生,胜人处在不稳。

』『(寐)叟读碑多,写字少。读碑多,故能古;写字少,故能生。古与生合,妙绝时流。』可谓切中之论。

沈氏的书法艺术影响和培育了一代书法家,为书法艺术的复兴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如于右任、马一浮、谢无量、吕凤子、王秋湄、罗复戡、王蘧常等,康有为著《广艺舟双楫》一书,据传即受沈氏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