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纲五常的内涵 三纲五常不是孔子的错

2019-06-17 - 三纲五常

“三纲五常”是我们中国人最为熟悉的传统文化,也是对中国人全方位的影响最为深远,最为深刻的传统文化。即便到了现在民主自由的时代,他仍然根植于我们的潜意识中,无形的影响着我们的日常行为。“三纲五常”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起到了一些积极的作用,但是近代以来,特别是五四运动以来,他被认为是儒家以及传统的糟粕,是国人奴性的根源,从那个时候起“三纲五常”已经成了贬义词。

三纲五常的内涵 三纲五常不是孔子的错
三纲五常的内涵 三纲五常不是孔子的错

对“三纲五常”的攻击,殃及到了儒家的创始人孔子,在某种程度上动摇了孔子和儒家在普通老百姓心中的形象。

实际上我们之所以反对他主要是因为在两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在后世学者不断地解读并充实一些新的内容的过程中,孔子和儒家的理论被逐渐的歪曲了,这种歪曲先从西汉董仲舒开始,直到以程颐、程颢、朱熹、王阳明等人为代表的宋明理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而今天的中国人对“三纲五常”既爱不释手,又恨得咬牙切齿,今天我们就来看看“三纲五常”的前世今生。

三纲五常的内涵 三纲五常不是孔子的错
三纲五常的内涵 三纲五常不是孔子的错

一、何为“三纲五常”?他源自哪里?首先,我们来看看什么是“纲”,什么是“常”?所谓纲原意是指大的绳索,在鱼网上以纲为主,其他的绳索附属于纲的上面,所以有纲举目张的说法,纲就是为主的意思,所谓常就是指不变的原则和规范。

三纲五常的内涵 三纲五常不是孔子的错
三纲五常的内涵 三纲五常不是孔子的错

“三纲”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妻为夫纲”,“五常”是“仁义礼智信”首次提出“三纲五常”的就是西汉那个向汉武帝献策“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大儒董仲舒。“三纲五常”源自《论语.颜渊》: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三纲五常的内涵 三纲五常不是孔子的错

翻译过来是“做君主的要像君主的样子,做臣子的要像臣子的样子,做父亲的要像父亲的样子,做儿子的要像做儿子的样子”。到了孟子时代,孟子继而提出“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的“五伦”道德规范,在孔子和孟子说这个话的时候,还在没有“三纲五常”的说法。

“三纲”、“五常”两个词出自董仲舒的《春秋繁露》一书里,董仲舒并没有将两个词连在一起,到了东汉后期,经学家马融把“三纲五常”合并在一起连称,这就把纲纪和处理这种纲纪关系的道德原则合为一体,构成一个完整的政治伦理道德体系。

到了宋朝,以程颐程颢和朱熹为代表的宋明理学发展了天理说,把“三纲五常”与所谓的“天理”结合在一起,他认为,“三纲五常”是天理的表现形式,是体现社会规范的当然产物,是永恒不变的协调各种社会关系的灵丹妙药,是和谐社会的前提。从此,“三纲五常”在经历了两千多年历代大儒不断地充实发挥之中不断地与孔子的原意渐行渐远,到清朝末期实际上已经严重的和孔子的原意背离了。

二、孔子要表达什么?当初,孔子对齐景公说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实际上是要人们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时候要先定好自己的位,并且自己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就要担当什么样的责任,履行什么样的义务,享受什么样的权益,要把握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1、“君君”,就是做君王的要有君王的样子,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做领导的要有领导的样子,无论说话做事,事事在下属面前作出表率,用一个领导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要管好别人先管好自己。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如果只知道一味的要求别人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那么就没有领导的样子了,领导失去了领导的样子,那么上梁不正下梁就歪了。

2、“臣臣”就是做臣子的要有臣子的样子,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作为一个下属就要有下属的样子,履行好自己本职工作,兢兢业业,忠于职守,谦虚谨慎。不要喧宾夺主把自己弄得像个领导似的,角色把握不好。

3、“父父”就是作为父亲要有父亲的样子,要在孩子们面前树立榜样,既要慈爱又要有威严,现在很多人说父子、母子之间要像朋友一样平等相处,平等倒是应该,但是像朋友一样我觉得还是算了吧,弄不好老子还会搞得像儿子一样呢。都已经是朋友了你置父母于何地?当然作为父亲你也要考虑到你的威严并不是用训斥、谩骂就可以树立起来的,不要动不动就以老子自居,父子母子之间的交流和沟通是可以温慈的展开的。

4、“子子”就是作为子女或晚辈就要有子女或晚辈的样子,要履行自己作为子女的责任和义务,孝敬长辈,赡养老人,关心体贴他们,多与他们沟通交流。

很明显,孔子的说法并没有错。他明确地提出人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时,首先要明确自己的“位”,在什么样的“位”做什么样的事,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安守本分。

三、宋明理学对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歪曲。儒家在西汉董仲舒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下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从西汉开始儒家理论成为了统治者管理社会的有力工具,到了宋朝程颐程颢兄弟和朱熹以及明朝的王守仁、王阳明等人以儒家为宗,吸收了道家、佛教的思想,认为儒家的“道心”实际上就是“天理”,存天理、灭人欲,“天理”就是人的本质,体现“天理”的就是“三纲五常”,而“人欲”是违背礼仪规范的行为,与天理对立,将天理、仁政、人伦、人欲统一起来,把封建的“纲常”与宗教的“禁欲主义”结合起来,程朱理学的创立适应了封建社会进一步增强专制的需要,为封建等级特权的统治提供了较为细致完备的理论依据和指导深的历代统治者的欢心,从此,儒家学派正式登入庙堂被完全的政治化了,成为了自南宋之后的官学。

宋明理学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更进一步的发挥,臣以君为纲,认为君王说的,作为臣子就要无条件的接受,所谓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子以父为纲,父亲说的就是圣旨,子女必须遵守。妻以夫为纲,丈夫说的妻子就应该无条件服从,更严重的是在三纲五常的基础上演化出了“三从四德”。程颐在回答关于寡妇能否再嫁的问题时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句话也被后来的朱熹极力的推崇。

应该说,“三纲五常”在稳定社会,建立社会规范和秩序,规范人们的行为上无论是在封建社会还是在当今都有着积极的作用的,但是,在宋明理学之后在对孔子儒学的发挥和歪曲下,无疑培养了唯唯诺诺,卑躬屈膝的民族奴性,尤其是在对待女性的态度上是近乎变态的,“三纲五常”这种反人性的性质到了清朝已经形成了严重阻碍社会发展,激化社会矛盾的罪魁。

五四运动所反对的正是宋明理学创造的这些大量的糟粕而不是儒家的创始人孔子,我们今天在继承传发扬统文化的时候要理清“三纲五常”的来龙去脉,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原意并不是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样子,孔子的原意在今天仍然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