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之战商朝兵力 牧野之战一场灭商建周的霸权更替

2019-06-18 - 牧野之战

商汤所建立的殷商王朝,历经初兴、中衰、复振(盘庚迁殷)、全盛(武丁盛世)、衰弱诸阶段后,到了商纣王 (帝辛)继位时,商王朝已经日薄西山,奄奄一息,陷入了内外交困,全面危机的深渊。

商纣王帝辛继位后,雄才霸略,重视农桑,大力发展已经日暮西山的商王朝社会生产力,因此经济一时得到较好发展,国力也开始出现了强盛的气象。但纣王好大喜功,穷兵黩武,开疆拓土,对外用兵,消耗了国力。平定东夷,虽然是纣王的一大功绩,但东征也使商王朝的兵力损耗大半,国力空虚,众叛亲离,民不聊生。

牧野之战商朝兵力 牧野之战一场灭商建周的霸权更替
牧野之战商朝兵力 牧野之战一场灭商建周的霸权更替

这对已经开始有一些生机的商王朝带来的结果是致命的。 据殷墟出土甲骨文记载,商灭亡前几十年间曾上百次征伐其他部落,可以认为殷商王朝甚至没有来得及休养生息,给了周人趁虚而入的机会。

牧野之战商朝兵力 牧野之战一场灭商建周的霸权更替
牧野之战商朝兵力 牧野之战一场灭商建周的霸权更替

中原王朝西侧西伯侯(周人)窥伺中原统治地位由来已久,历经文王,武王两代君王的大力经营,二人礼贤下士,重农勤政,养精蓄锐,国力日强。再加上纣王开疆拓土,穷兵黩武,各国经常要供应中原王朝攻打东夷的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还受到商纣王的猜忌和钳制,早已苦不堪言,也逐渐向周国靠拢,这也为后来武王伐纣奠定了基础。

牧野之战商朝兵力 牧野之战一场灭商建周的霸权更替
牧野之战商朝兵力 牧野之战一场灭商建周的霸权更替

根据“夏商周断代工程”年表参考,公元前1048年,牧野之战前两年,周武王曾观兵于孟津(今孟津县),检验自己的号召力,试探各诸侯国的态度和商王纣的反应。《史记》中说“不期而会盟津者八百诸侯”。纣王自恃强大,同时征讨东夷,无暇西顾。

牧野之战商朝兵力 牧野之战一场灭商建周的霸权更替

一直也未认真考虑国都设防,将安全寄托于单纯攻势之上。而周国战略方针就是深入王畿,一举击溃朝歌守军,攻陷商都,占领商朝的政治中心,迅速瓦解殷商政权,让残余的商人及其附属方国的势力群龙无首,然后各个击破。

根据“夏商周断代工程”年表参考, 约公元前1046年,商纣王的东征造成商朝的都城朝歌(今河南省淇县)空虚,给了处于商朝西侧的周人创造了历史性的机会,周武王亲率精锐,出兵东征。在孟津与一些庸、卢等部族会师,不少方国国君也亲自赶来,史称“六师”。

联军东渡黄河,兼程北上,折而东行,在牧地誓师后,周国联军进至牧野。《诗经》记载:“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騵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

纣王骤闻大敌压境,王朝主力军队却远在东夷作战,只得临时武装十七万(一说七十万)奴隶俘虏,驱使到牧野仓促应战。《诗经·大明》 称:“殷商之旅,其会如林”。周军严阵以待,士气正锐,而商军虽多,却毫无斗志,开战之初纷纷临阵倒戈,引周军进至朝歌。

商军土崩瓦解,败局无可挽回。纣王帝辛见大势己去,便返回朝歌,登上鹿台,“蒙衣其珠玉,自燔于火而死”。攻占朝歌之后,周国联军随即兵分四路,向东南方进发,去征讨商的残余势力和忠于商的一些方国。

剩余的商军主力由于朝歌沦陷,后院起火,前方又处于东夷的包围下,两面受敌,经过一些激烈战斗后,大部分商军被消耗殆尽。随后周王朝建立,定都镐京(今陕西西安西南)。周武王追封父亲姬昌为文王,并分封各路诸侯。

灭商建周在某种意义上只是一场霸权之间更替。跟改朝换代不完全一样。因为周朝并没有完全消灭商朝,保留了王畿的一部分作为帝辛之子——武庚的封地,实际上仍是商朝的延续。商朝征讨东夷的军队也没有完全消灭,一部分残余仍然保留在东夷的地界上,后来这支势力在周武王死后又拥立武庚,发动复辟,最终被周公和成王平叛,此后仍然有宋国守着大商朝的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