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思邈千金方 孙思邈养生秘要:记”三戒” 去“五难”

2019-06-17 - 孙思邈

孙思邈在许多养生长寿著述,一再的强调人们要切记“三戒”,即戒大怒,戒大欲,戒大醉。去“五难”,即“养生有五难,名利不去为一难,喜怒不除为二难,声色不去为三难,滋味不绝为四难,神虑精散为五难”。如果贪恋名利,喜怒无常,耽于声色精于美食,苦于神虑就不可能祛病延年,抗老益寿。

孙思邈千金方 孙思邈养生秘要:记”三戒” 去“五难”
孙思邈千金方 孙思邈养生秘要:记”三戒” 去“五难”

这可谓“集诸家(歧黄、彭祖、老子、列子、扁鹊、嵇康、仲长统、陶弘景、张湛等)之所秘要,去众说之所未备”。将养性列于辟谷、退居、补益诸卷之先,并在“千金”两方中都专列“养性”卷,足见其对养性的重视。“三戒”是精神修养的重要内容,更应尽力克服“五难”。

孙思邈千金方 孙思邈养生秘要:记”三戒” 去“五难”
孙思邈千金方 孙思邈养生秘要:记”三戒” 去“五难”

(一)戒怒:孙思邈说:“多怒则百脉不安”,损人寿命。故“欲求长生先我性,人能戒性方延命。”并把戒怒列为“三戒”之首,并曰:“故善摄生者,常少怒”、“莫大怒”、“勿悄悄怀愤恨”“若能不犯者,则得长生也”。他主张:“反俗”,众人大言我小语,众人多繁而我小记,众人悖怒而我不怒,不以不事为累意,不临时俗之仪。

孙思邈千金方 孙思邈养生秘要:记”三戒” 去“五难”
孙思邈千金方 孙思邈养生秘要:记”三戒” 去“五难”

“淡然无”告诉人们“心无妄念,耳无妄听,割嗜所以固血气,忍怒以全阴抑喜以养阳”失去驾驭自己情绪的人,往往感情用事,失气损神癌症是危害人类健康的大疾,有些专家认为癌病者在精神与情绪及性格上,大多是不够稳定,怪异、悲观、失望、抑郁、呕气等,这降低了人体的免疫能力,气血凝聚,致使癌因素乘虚而入。因此,这就要有意识的加强自身修养,豁达大度,宽容待人,驾驭自己的精神情绪,使自已处在十分稳定的精神状态中。

孙思邈千金方 孙思邈养生秘要:记”三戒” 去“五难”

据美国贝兹和托马斯两位医生,根据三十年的调査,提出以下报告:精神状态不稳定,急燥易怒,不知足的人中,有77.3%患有癌症、高血压、心脏病等;而精神情绪稳定恬静、知足的人中,类似病症的发病率只有25%。可见清心寡欲,知足长乐,和乐顺气对人的身体健康是大有裨益的。

孙氏《养生铭》中所言:“怒甚偏伤气,思多太损神,神疲心易役,气弱病相侵”,“妖邪难犯已,精气自全身安神宜悦乐,惜气保纯和,寿夭休论命,修行本在人”。故养生之大是“啬神”,“爱气”,“养性”和节“房室”。

在平时我们应保持孙氏在《千金要方》中指出的:“悦情爽志,以资气血。孙思邈强调“合度”,否则过则失。“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厥气上行,满脉去形。”意思是暴怒会损伤阴气,暴喜会损伤阳气,厥逆之气就会上行而经脉张满,形体羸瘦。

现在医学证明:人的下丘脑边缘叶中有管理“快乐”与“痛苦”两个调节对立情绪的神经中枢,这两个中枢紧密配合,以保持人体的心理平衡和情绪协调。这两个管理中枢相邻,人在乐极时,管理兴奋的中枢越“区界”,引起痛苦中枢同时兴奋,产生情绪错乱,打破正常精神平衡,就会出问题。如高血压诱发脑溢血,心脏病诱发心肌梗塞等。历史上“范进中举”,“笑死程咬金”之类的故事就是例子。

(二)戒欲:孙思邈把戒欲列为三戒之一。纵观著述,孙思邈把戒欲分为两层含意:指戒私欲、性欲。私心过重能损人寿命,孙思邈说:“人不终眉寿,或致天殁者,皆由不自爱惜,竭情尽意,邀名射利”。故善摄生者,“勿汲汲于所欲”,“心无妄念”,“所至之处,勿得多求,多求则心自疲而志苦”,“旦起欲专言善事,不欲先计较钱财”。

指出应尽量避免外界环境对人心灵的不利影响,不要过多追求物质享受。如:“居处不得绮靡华丽,令人贪婪无厌,乃患害之源,但令素雅洁净,无风雨暑湿为佳。”

孙思邈不仅这样说,而且这样做,一生追求最高的思想精神境界,从不慕求名利。他在“无欲无求”、“誓愿普救含灵之苦”的思想指导下,皇帝多次赐官不就,始终如一,孜孜不倦地精硏医药学科学,一生把病人的痛苦看作是自已的痛苦,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普救含灵之苦。

他在为广大群众百姓和为社会做贡献中获得了最大的满足和快乐,他的心胸始终是坦荡的,无忧无虑,无怨无恨,理始终是宁静的,从而促进了身心健康,这不能不说是孙思邈长寿的重要原因之一。

孙思邈节制私欲,淡泊名利的思想和行为是养生长寿之要秘,如他在《卫生歌》中说:顶天立地非常易,饱食暖衣宁不愧人,应知足而自乐,私心过重,妄欲过贪能损人寿命。他认为善摄生者“旦起欲专言善事,不饮先计较钱财”。孙思邈不仅这样说,而且这样做,“有患疮痍下痢,臭秽不可目视,人所恶见者,但……不得起一念蒂芥之心,是吾之志也”,“若有疾危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等,皆如至亲想”。

孙氏还指出:“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人们都知道在我国古代绝大多数苦读经史的知识分子,为之奋斗的目的都是求取功名,入趋仕途,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车马多如簇。

书中淑女颜如玉”。特别是隋唐时读书人更是热衷于读经书,赶科举,以求仕进,对于医药疗疾之术,根本不屑一顾。但孙思邈“七岁就学,日诵千余言”,通过“十年寒窗”之苦,加之天资聪慧,“弱冠”之年风华正茂,确是满腹经纶,通晓道经佛典和百家之说,却偏偏不肯随波逐流,愿做一个不齿于士大夫的穷医生,奔波在百姓之中行医疗疾,不肯在官场中去争名夺利,升官发财,去做那种种劳心费神的卑鄙之行,龌龊之为。

显而易见,他根无私,本无利,“无欲无求",在为人民,为社会做贡献中获得了最大满足和快乐,除去穷苦百姓群众的疾苦病痛使他感到了幸福和乐趣,他的心胸始终是坦荡的,精神情绪始终是欢快的,心理活动始终是宁静的,从而促进了健康。

同时,他不同意那种只关心自己身心和生命,而不顾他人身心和生命,是不足以延寿的。他指出:“有智之人,爱惜性命者,当自思念,深生耻愧,诫勒身心,常修善事也。”又说:“常以深心至诚,恭敬于物,甚勿诈善,以悦于人”,可以说就是要为他人,为社会做好事济世救人的人,而他的心灵永远是美的,精神永远是乐观的,那么他就会长寿。

戒性,即节欲,指性生活要有节制。纵欲,不但影响健康,严重的还会危及生命。故孙思邈在《卫生歌》中道:欲求长生先戒性,火不出兮神自定。木还去火不成灾,人能戒性方延命。孙思邈强调:“凡精少则病,精尽则死”,“是以人年四十已下即服房中之药者,皆所以速祸慎之慎之!故年未满四十者,不足与论房中之事。贪心未止,兼食补药,倍力行房,不过半百精髓枯竭,惟向死近,少年极须慎之”。

并指出:“欲求长生寿,考服诸神药者,当须先断房室”。主张节欲惜精,故谓之:“养肾固精当节制”。孙思邈批评那些不知惜精的人是:“俗人见浅,但解施泻以生育,不能秘固以颐养。”并谓:“善摄生者,凡觉阳事辄盛,必谨而抑之,不可纵心竭意以自贱也。

若一度制得,则一度火灭,一度增油;若不能制,纵情施泻,即是膏火将灭,更去其油,可不深自防。所患人少年时不知道,知道亦不能信行之,至老乃知道,便以晚矣!病难养也。晚而自保,犹得延年益寿。”

因此,孙思邈为进一步忠告世人,在《千金要方》中还特意记载了一因不慎房室之戒,而致膏火灭而身亡的典型案例,以示后来人免损身折寿。

(三)戒醉:孙思邈在《千金要方》载:“酒,昧苦甘辛,大热有毒,行药势,杀百邪恶气"。酒宜暂而少,不宜久而多。故庶免为其所虐,而不可太饮过多,饮虽可陶冶性情,使血脉流通,然过嗜则招风、败肾、烂肠、腐胁莫过于此。

少饮利人,多饮则害。孙思邈说:“饮酒不欲使多,多则速味之为佳,勿令至醉,即终身百病不除。久饮酒者,腐烂肠胃,溃髓蒸筋,伤神损寿。”他认为酒醉对人体损害甚大,故谓:“饮酒至醉为忌。”“一月之忌者,暮无大醉,夜醉损一月之寿。”更不可醉以行房:“醉饱莫行房,五脏皆翻覆”。“醉饱交接,小者面暗咳嗽,大者伤绝脏脉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