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皮阿四偷看了信 老九门陈皮阿四是好是坏

2019-04-09 - 陈皮阿四

陈皮阿四吃着面就笑,他心里已经忘记了,这些螃蟹是他差点溺死那蟹农之后抢来的,他心里也有些慌,他告诉自己,如果需要,他杀死面前的这个女人,一点都不会犹豫。 然而,看着丫头进门的身影,他内心深处也明白,他的心里终于有了一个,自己希望她活着,并且活得好的人。———南派三叔

陈皮阿四偷看了信 老九门陈皮阿四是好是坏
陈皮阿四偷看了信 老九门陈皮阿四是好是坏

陈皮阿四40秒杀戮五次,独门暗器九爪勾嗜血致命 “暴戾恣睢,潇潇血语越人歌”一语点明平三门之首陈皮阿四阴狠暴戾。特辑开场,夜黑风高的荒野树林,电闪雷鸣之间,陈皮阿四穷凶极恶的狰狞面目忽明忽暗,双眼迸射出强烈杀机,似乎预示着一场杀戮就此展开。

陈皮阿四偷看了信 老九门陈皮阿四是好是坏
陈皮阿四偷看了信 老九门陈皮阿四是好是坏

在短短40秒特辑中,胡耘豪阴狠毒辣杀人五次,割破喉管、挥鞭致命、一招锁喉,动作干净利落,且招招毙命。据了解,陈皮阿四善用中国古门派技能招数,近身搏击结合散打助攻。独门暗器九爪钩,此武器飞出的瞬间,可似变形金刚般改变结构,机械式变形弹出锋利铁爪,一击毙命,被俘获之人绝无生还。

陈皮阿四偷看了信 老九门陈皮阿四是好是坏
陈皮阿四偷看了信 老九门陈皮阿四是好是坏

陈皮阿四陷虐恋显柔情,师徒剧情翻转复杂引人入胜 全程暴力嗜血的陈皮阿四,唯独在师娘面前展露出柔情,为师娘披衣、注目离去的背影、紧握一方锦帕,谨小细微之处,令师徒三人的关系愈发扑朔迷离。红府内堂,陈皮阿四双手抱拳,跪在师父面前,二月红一脸愤恨,斥责声中怒摔茶杯,紧张的师徒关系濒临决裂。

陈皮阿四偷看了信 老九门陈皮阿四是好是坏

剧中,陈皮阿四师承二月红,学得一身武功本领,师徒剧情翻转复杂引人入胜。 虽然戏中关系紧张,戏外师徒二人却不乏有爱互动。

特辑曝光后,胡耘豪感慨:“徒弟在外面做的事,可都是师父教的!”张艺兴则留言称:“为师也说过,让你永世不得踏进这个门槛!”网友围观表示:“小绵羊也是有徒弟的人了!”“看过花絮的都知道,陈皮是他师父的迷弟!”

青乌子墓首现真容,或通往亡者世界 终极神秘古墓“青乌子墓”也在这条特辑中首现真容,冰冷的铜墙墓壁、交缠的古木枯藤,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墓门虽已打开,前途却生死未卜。绝望之下的陈皮阿四孤身潜入神秘古墓,却被阻挡在万丈深渊前,无法破解密室机关的他,一怒之下将跟随者摔下深渊,暴戾阴狠之态再度显现。

据史书记载,青乌子确有其人,博学多才、通阴阳算术。剧中,“青乌子墓”乃墓下最重要的场景之一,与三叔此前透露的神秘陨石和亡者世界具有密切联系。除“青乌子墓”外,幽暗的“蜂巢迷室”也再度呈现,高耸墓壁上排列着密密麻麻、形状不一的内嵌洞口,四千六百多条路线仅一线生机。

【延伸阅读】陈皮阿四:胡耘豪演活了陈皮 陈皮阿四,老九门里一个“流氓中的航空母舰”(南派三叔语),无论是在三叔的笔下,还是在剧中,都塑造了其凶狠毒辣且狡诈多疑的形象,他手段决绝,九门中人对他都是即拉拢又忌惮,是一个不可忽视的角色。

但这样一个“恶人”却在心底留了一处最柔软的位置给一个女人——他的师娘,他会在师娘独立塘边的时候为她披衣,会陪她逛街、浇花,会像个孩子一样着急吃师娘给他买的糖油粑粑而烫了嘴,会在被罚跪的时候向师娘撒娇,他也会为了师娘的药不惜忤逆师父、独身闯日本人的地盘,他会跪在二月红的身前哀求: “只要师父去见日本人,就算砸死我,我也认了。

” 他说:“万一他们真的有药呢?” 陈皮真的相信日本人吗?不见得。

第一次见田中时,他从田中的衣兜里掏出梨园的传单,冷笑:“是我师父不见你们,所以你们才会来找我。” 他不傻,他只是关心则乱,失了方寸,他眼见师娘日益虚弱,他心慌而恐惧,他不敢想到师娘的死,这是他无法承受的。

少年陈皮在二月红府上的生活细节我们不得而知,然而细细想来,但凡不择手段之人必定欲望滔天,少时所受的白眼与困苦都会转化成巨大的能量来改变现状。 陈皮阿四不见得从一开始就是个决绝而手段凶残的人,但他必定胸中有丘壑且志在鸿鹄,他想要的太多,而现实则太过残酷,他拥有的太少了,他所能仰仗的除了二月红弟子这个名头之外,只有自己的拳头和一身铁骨,所以他凶狠,他不择手段,他利用所有能利用的人,他要抓住一切机会,因为他不仅想要在当时那个乱世活下来,而且还要活的比别人好,比所有人都好。

这样一个孩子必定不受待见,来自师父的教训和师娘的关怀也许是少年陈皮所能获得的唯一温暖,而他对师娘的感情更是介乎于亲人和爱人之间,当剧中的成年陈皮在码头上的势力渐渐膨胀,唯一能够抑制他狠辣行事的就是对师父的敬畏和对师娘的依恋。

所以当师娘故去,红府遣散,拦着他不越界的那根唯一的线便断了,陈皮彻底没了束缚,他的痛苦与愤怒无处排解,他想要的不过是让这个女人活着并且活得好,可是他最最在意的人不仅死了,而且雨夜的面馆没有一扇门为他濒死的师娘打开,所以他压抑的情感全部化为了憎恨汹涌而出,才会有他血洗十里河滩的那一幕。

十里河滩事件算是陈皮人生中的一个重要的节点,那个会对着师娘笑的和孩子一样的陈皮,在这一刻就已经死了,他原本对现状的不满只是一个虚无的幻象,在这一刻,这个敌人突然清晰起来——他终于明白他真正的敌人是这个看似温情实则险恶、吃人不吐骨头的时代,所以他顺带憎恶了所有人,变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九门新任四爷——陈皮阿四。

这个人物身上的戏剧性与冲突性是巨大的,在演绎上也必然是艰难的,因为陈皮阿四身上的两面简直就是磁铁的两极,永不相容的特性居然在同一个人身上显现,这对表演者来说必定是个巨大的挑战。

老九门剧中陈皮的扮演者胡耘豪将这种两极的特性演绎得淋淋尽致,抬头望向师娘时的那一抹笑靥天真宛若孩童,而在码头上面对有求于他的商人时,颔首处那眼神中的凶戾直逼心底,不可不谓之精彩。

胡耘豪气质的特殊之处在于,展如春风拂面,敛则若三九寒冬,一个冷面时锋利如刀的人偏偏笑起来柔软天真,极强的可塑性为他演绎这个角色提供了便利,而他自身的演技也不容忽视。

面对师娘时的温柔表情体现了陈皮内心的柔软之处;而偷看师娘时的目光让人感觉陈皮恨不得把眼前这个人拢进肋骨,用心口的血来暖她;面对红府下人时的痞里痞气显示了陈皮平日里的顽劣,在码头上的狂妄与霸道、出手杀人时的凶狠也为后来的彻底黑化做了成熟的铺垫,胡耘豪在这些表演场景中都显得游刃有余,信手拈来,天然而不做作,毫无雕饰之感。

而陈皮从医院出来得知师娘去世的那一场戏,是陈皮情感爆发的高潮之处,迈进门槛又退出的动作展示了陈皮愤怒而悲切的内心,他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却又不得不面对。

在这场戏中胡耘豪并没有特别大的肢体动作与表情,却将悲愤的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这不能不说明他演技的精湛。

还有陈皮血洗十里河滩后,回到茅草屋中的无力蜷缩和静寂哭泣,这些都无一不展示着陈皮的痛苦——他想要的只是让这个女人活着,活着对他笑,活着给他下面,活着嗔怪他,哪怕这辈子也只能远远看着,也甘之如饴,而这些不算奢求的愿望,已经再不能实现了。

剧情进展到现在,胡耘豪所饰演的陈皮已经在“黑化”的路上渐行渐远了,正是由于前面的铺垫,使得陈皮后面的暴戾和凶残都顺其自然——他最爱、最牵挂、也最顾忌的人已经不在了啊,而这些剧中的铺垫都要归功于胡耘豪准确、自然而入木三分的表演,是他成功的表演让我们看到,陈皮如何从一个码头上管事的小徒弟成长为了凶戾而狡诈的老九门“四爷”,也是他的表演让电视剧的观众和老九门的书迷们看到了一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陈皮阿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