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灭六国的顺序是什么 秦灭六国是历史必然吗?

2019-06-18 - 秦灭六国

礼县的甘肃秦文化博物馆13年时,现在外观不是这样

秦军战车雕塑

礼县陇山一带的山中

进出关中的陇县关山山间古道

本文试图从另外一种角度,用部分具体细节展示下秦国的早中期历史进程,由史实可知秦国并非一开始就强大。

综合看先秦史,若分二个阶层分析列国,首先当然是各国统治者。春秋时最有实力能一统天下的当属齐国、晋国、楚国,但进入战国时代后,这些国家却每况愈下。

先看齐国,读《史记》“齐太公世家”,感觉齐国的王室风气从一开始就呈诡异之态,直到公元前376年田氏代替吕氏为齐王,加上齐国与秦国交战很少,本篇就未详细展开;

晋国王室亦是,权臣多数时间强于国君,晋公、大夫中奇葩者多,动辄弑君。公元前379年一分为三后,竞争优势荡然无存;

楚国原本希望很大,疆域辽阔,可惜楚王中胸无大志者众,政治紊乱,人才逆淘汰占主流,楚王中堪当大任者几乎为0;

与此相对,秦国则明显不同,从秦襄公立国始,以后的秦公、王,基本勤勉,且大量招揽列国人才为秦所用,从设立“客卿”官职足见;商鞅变法更是彻底改变了秦国。

再看列国的国民性,此时感觉引述《武经七书》“吴子兵法”中,吴起对列国国民性格的分析,也许有助于我们比较判断:

“齐国人的性格刚强,国家富足,君臣骄奢而简慢民众,政令松弛而待遇不平等...”;

秦国人的性格强悍,地形险要,政令严格,赏罚分明守信... ;

楚国人的性格柔弱,领土广大,政令紊乱不稳定,他的民力疲惫... ;

燕国人的性格诚实,行动谨慎,崇尚义勇,缺少欺诈和计谋,所以他们善于坚守阵地而不会逃跑…;

三晋地处中原,他们的人民性格温顺,他们的政令平和,他们的人民疲于作战,经常打仗,轻视其将帅,他们的待遇很微薄,没有拼死的斗志…。”

上述吴起的分析在今人看来也许无多少道理,但请别忘记,吴起在当时分析当世,应该可信。

春秋战国丰富多彩,中国的哲学、文学、军事理论科技等各种传统文化的经典,大多源自此时期,且原创多出。可以说在历史长河中,只有这个时代的中国文化原创与创新层出不穷。

秦国则因当年文化成熟度不高,被列国鄙视。一个被列国鄙视的国家,终灭列国,成此大业很多人不服气,即使当代。如果历史可以假设修正,也许统一中国的不会是秦国?

如果我们仔细看看秦缪公以后,到商鞅变法前秦国近300多年的历史,国穷兵肉,周边的晋国、楚国,以及三家分晋后的赵国、魏国,动辄联合诸侯就打进秦国内地,“追至泾而还”。从当时的局面,根本无法想象如此羸弱的秦国能够一统天下。

如果细究,我们不难发现,并非是对手太强大,而是列国自己太能作,套用现代流行语,就是不作不死,多是把自己作死于秦国。

如果从逻辑推理分析,秦国进入关中定都雍城后,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国家色彩,此乃个人外行的看法,不求同。据此推论,真正意义上的秦都也就三处,犬丘(今甘肃省陇南市礼县)、雍城(今陕西省凤翔县)与咸阳,其他六处充其量也就是起始(封附庸于秦亭,今甘肃省天水市清水县),或东进路上的战略过渡性据点。

秦人起源地犬丘今甘肃陇南市礼县

盗墓盗出的“西垂陵园”

雍城遗址

秦缪公时,秦国的国力一度达到了鼎盛时期,“三十七年,秦用由余谋伐戎王,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短短文字足以看出秦国稳固住了其大后方:西戎地,为日后东进消除了后顾之忧。

是盛极则衰?还是因秦缪公死时用3位能臣给自己从死的缘故?自此,内乱不止,对六国战争也是败多胜少。

尽管如此,秦公们,几乎个个依然是前赴后继,东进东进,但此过程极为艰辛。有时候被六国打的头破血流;也有被戎国义渠打到渭南的时候。不过,令人折服的是,他们从来不知道气馁,无论遭受多大艰难险阻,遇到多么强大的敌人,都不放弃努力,玉汝于成,也许这种精神才是中国人该有的国民性?

我在文章中竭力避免戏说的成分,不信,大家读时对比《史记》“秦本纪”可知真假。

1.秦与晋国的乱战:“令狐之战”与晋国大臣随会

在当时的列国中,如果晋国、齐国、楚国任何一家知道变革进取,君臣有雄心大志,估计一统天下也就没有秦国啥事,这也是我标题如此说的理由。

但历史不可假设。

秦缪公儿子康公继位的第一年,东方大国晋国也出大事。缪公的老对头晋襄公也同时去世。这二老头活着时,你来我往大打出手。

最为有名的当属殽山之役,此战晋国消灭了秦国远征郑国大军。全歼,无一漏网不说,还生擒了三位主将。由此足以看出晋国军队的实力,三年后秦缪公虽说把仇是报了,但基本放弃了东进策略,转身讨伐扫荡西北大后方西戎各国,也就有了前文所说的开地千里,遂霸西戎的成就。

当时的列国,王位继承多是兄弟优先,然后子嗣。晋襄公的弟弟名雍,出生在秦国,当时人也在秦国。晋国的权臣赵盾打算立襄公的弟弟为晋国公,就派遣晋国得力大臣随会前去迎接。这种好事秦康公岂能阻止?有利于秦国,于是秦派出军队护卫送到叫令狐的地方,等待晋国接驾。

但没有想到迎来的却是晋国的大军攻击,因秦军无丝毫战争准备,被打的溃不成军,大败而逃,随会也随败军跑回雍城。原来晋国人出尔反尔,赵盾的打算可能没有得到朝臣的一致同意,他们最终立了襄公的儿子做了晋国公。

令狐之战无故被打,秦康公那个气呀!

这口恶气不出,不符合秦人的习惯。第二年,秦国准备停当了,伐晋,占领了晋国的武城,算是报了令狐之战的仇。但晋国当年的实力全面超过秦国,也不是省油的灯。隔2年晋国伐秦,占领少梁。

有时,感觉秦人有点憨态可掬,经常被晋国玩于股掌之上,好心无好报。除此还有,前648年,秦繆公时,晋国大旱,向秦国借粮,秦国“以船漕车转,自雍相望至降”运给很多粮;2年后,前646年,“秦饥”向晋国借粮,晋国的做法是“因其饥伐之,可有大功。”反倒是攻打秦国。

秦国人长年和戎人战争养成的习惯,你打我一下,我就要加倍奉还的性格岂能罢休,也是隔了2年,秦伐晋,不但占领了羁马,还在河曲把晋国军队打得大败。晋国人这次有点难受,怎么手下败将越来越强?把晋国军队主帅的底细了解的如此清楚?当晋国君臣想起秦缪公收拾戎王所用手法时,倒吸一口凉气。秦缪公又是怎么干的呢?还是和晋人有关系。

前文已经提及”秦用由余谋伐戎王“,由余原籍也是晋国人,不知何故流落到西戎,能说一口地道晋国话,现在的山西话?因此戎王就任用他为大使出访秦国,名为访问,实际上是窥探秦国的虚实,为灭掉秦国作情报收集。

在继续本话题之前,先简单介绍下戎族的情况。当时有西戎、犬戎、戎翟之称谓,《史记》中也采用了这种称呼。用现代眼光看,这是一种歧视少数民族的称谓,因汉人史官自认汉人才是正统,他们把所有少数民族都用戎统称。由于戎族以游牧为主,性格彪悍,加上骑兵良好的机动性,是当时中原王朝的极大威胁。

周朝的祖先就是因一直处在戎族的挤压之下,不得已,才迁徙到陕西省岐山一带发展。最终周天子被杀骊山下,镐京也被西戎犬戎联合攻陷。新继位周王不得不在秦襄公等诸侯的护卫下东逃洛阳,躲避犬戎的攻伐;也因周天子的祖居地西岐一带已经被各戎占领,无法再待下去。

晋国大臣杀国君已经不是第一次,当然在当时众多列国中这不是偶然小概率事件,几乎家家都有。齐国,楚国都发生过,就是秦国也发生过几起。不能再叙细节,如此下去,本文就会成书,打住。

如上,如果以秦国商君变法前的窘境,谁预测说秦能一统天下,会被视为不傻即疯。秦国商君变法的体制创新,奠定了秦从此领先六国的软硬件基础。关于商君变法详情,请参考此文中国历史给过商君公正吗?

比秦国更有优越条件的的六国,多数“复古”而教条僵化,不知道创新体制,最终被历史长河大浪淘沙。

体制是否顺应社会发展?如同鞋子一样,适不适合只有当事者知道,回溯我们的悲催历史,是否能得出如下的判断:多数统治者好像从未为王朝长治久安费脑过。以古代先贤、哲人那么多,难道他们都没有今人聪明?非也,官员为名利贪婪而忘义、利益集团为少数人利益而忘家国。

权力如同“鸦片”,令帝王将相忘乎所以,傻傻分不清,究竟是自己本事大,还是因权力这个用不好会泯灭人性的“鸦片”作用大?从历史和现代社会事件看,身败名裂者都把权力幻化成了个人能力。

李斯就是历史上的典型,他为了取悦秦皇,废除了原本有利的关键制度,如庭议决策制、建议焚书钳制思想等等,这种破坏制度之举,从体制上瓦解了秦国,秦灭是必由之路;秦皇死后,李斯更是为名利私欲不坚守原则,和赵高联盟,成为葬送秦国的千古罪人之一。

至此,就想起《史记》“李斯列传”,每读此段,我都会感受到名利熏心招致的悲凉与残酷伤情:

“二世二年七月,具斯五刑,论腰斩咸阳市。斯出狱,与其中子俱执,顾谓其中子曰:`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遂父子相哭,而夷三族。”

李斯出世前立志要做“宫廷仓库之鼠”,出人头地,结果终被夷灭三族,连父子日常打猎都成难以实现之奢望,谁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