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镐为什么叫石佛 李昌镐采访只说三句话 石佛总会让人不寒而栗

2019-06-17 - 李昌镐

无数桂冠在身的李昌镐当然不会轻易就范,几乎没有漏洞的完美表现让他再一次得以喘息。在昨日的第5届春兰杯世界围棋锦标赛决赛第二盘中,李昌镐执白中盘战胜周鹤洋九段。这样,双方在前两局比赛中战成1∶1平,两人又回到同一起点上,三番棋决赛也因此成为单盘决胜。

李昌镐为什么叫石佛 李昌镐采访只说三句话 石佛总会让人不寒而栗
李昌镐为什么叫石佛 李昌镐采访只说三句话 石佛总会让人不寒而栗

昨日之战堪称李昌镐的完胜之局,布局之后周鹤洋就一直在劣势中拼争。前30手,周鹤洋狂捞实地的目标非常明确,一下就拿到了4个角。但“石佛”的表现仿佛又让人们看到了他以往无懈可击的强大,在这场毫无退路的拼争中,李昌镐显示了十足的气势,序盘确立优势后就基本上没有给周鹤洋多少机会。

李昌镐为什么叫石佛 李昌镐采访只说三句话 石佛总会让人不寒而栗
李昌镐为什么叫石佛 李昌镐采访只说三句话 石佛总会让人不寒而栗

尽管中盘战中周鹤洋稍有起色,但遗憾的是他没能走出最佳次序,结果被李昌镐轻松封住大空,一个绝好的机会转瞬即逝。之后,李昌镐在官子阶段极为细腻,在无法贴目的形势下,周鹤洋只得投子认输。

李昌镐为什么叫石佛 李昌镐采访只说三句话 石佛总会让人不寒而栗
李昌镐为什么叫石佛 李昌镐采访只说三句话 石佛总会让人不寒而栗

今日将休战一天,明日双方将迎来一局定成败的生死之战。

声音

周鹤洋:他发挥得太好

和首局比赛一样,赛后的李昌镐在复盘后没有理会旁边的众多中国记者,便被弟弟李英镐和几位保安保护着离开了对局室。周鹤洋再次成为记者们采访的中心人物。此时的周鹤洋头发虽有些凌乱,但神情还算镇定。对他的采访还是从刚刚结束的这盘比赛开始,周鹤洋说:“开始的时候我走得不够细,特别是几个地方的次序走得不好。我觉得如果我这几个次序走好的话,形势还可以。”

李昌镐为什么叫石佛 李昌镐采访只说三句话 石佛总会让人不寒而栗

首番对抗时,周鹤洋在被动情况下居然在李昌镐最有优势的官子阶段击溃对手,这也使外界对李昌镐的状态产生了疑问,周鹤洋笑得有点苦:“今天李昌镐下得挺强的。没想到,他发挥得这样好。”本报长沙专电

李昌镐只说三句话

复盘结束后,李昌镐从侧门走下二楼,本报记者和央视记者采用“紧逼盯人战术”跟随他一同下楼。与韩国棋院棋战事业科科长田在现一番沟通后,李昌镐同意接受采访。同行中有一位韩鲜族人,于是在二楼的过道上,略显疲态的李昌镐扶着沙发接受了采访。

记者:周鹤洋赛前评价你执白很厉害,你对这盘棋是否有所准备?

李昌镐(淡淡地):有所准备。记者:你是什么时候感觉自己形势占优的?李昌镐:在右上角定型之后,我感觉自己好下一些。记者:现在和周鹤洋打平了,第三盘会有什么样的准备?

李昌镐:以一种平和的心态下,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全力以赴吧。本报长沙专电

陈祖德:别怀疑李昌镐的状态

昨日的赛场比第一天要冷清得多,其主要原因是研究室里的高手太少。因此,中国棋院前院长陈祖德便成为这里的最大亮点。

他客观地评价说:“李昌镐实力非同一般,周鹤洋上一盘比赛的胜利不能完全说明问题,我们不能高兴得太早。”赛后,他颇为感慨:“我们要承认,李昌镐的实力确实是世界第一流,这是不用怀疑的事实。李昌镐的强大除了在棋上的过人之处外,还在他的棋德和心理素质极优。所以,我们现在不能再怀疑李昌镐的状态是好是坏。”

谈到最后一战,陈老言辞不多:“比赛还要继续进行下去,我想两位棋手都会好好调整的。至于最后结果如何,还是到时再说吧。”本报长沙专电

杨一:没信心我就不会来

昨日下午,重庆棋院院长杨一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对局室外。他是专程从北京赶来的,“周鹤洋在这儿比赛,况且是这么重要的比赛,我怎么可能不来啊!”

打听到赛场的具体位置后,杨一便匆匆走向研究室。杨一有些费力地挤进人群,然后琢磨起来。可刚刚看了不到一分钟,他便回头告诉记者:“黑棋确实不行了。”

说起周鹤洋的输棋,杨一认为这很正常:“周鹤洋是第一次进入世界大赛决赛,况且李昌镐实力很强,高手之间的较量,谁输谁赢都很正常。”杨一不认为这场比赛的失利会影响到周鹤洋在第三盘决斗中的信心,“输了一盘就影响信心?我看没这样严重吧。周鹤洋有多年的番棋经历,虽然国际大赛决赛是第一次,但此前他在国内与常昊、马晓春、古力和邱峻等人都下过番棋,输一盘棋是不会影响到士气和信心的。”

尽管手下爱将周鹤洋昨日输了,但杨一谈起双方的最后决斗时依旧信心十足:“我相信经过前两盘比赛后,周鹤洋对李昌镐应该已经做到了心中有数。我了解周鹤洋,我对他一直是有信心的,如果没有信心,我就不会这么远跑来长沙观战了。”本报长沙专电

现场

笑面佛

当李昌镐轻巧地落下第220手时,研究室的对局传播电视中传来一只手上下指点棋盘的画面,那是周鹤洋的手。这表明,棋局已经结束。一刹间,等候在研究室的几十个记者拥向对局室。对局室中,比赛的棋桌前早已拉起了一条隔离绳,记者们形成了一道人墙,啪啪作响的相机快门和不停闪耀的闪光灯让对局室像炸开了锅。周鹤洋轻轻摆着棋子,双颊微微泛红,李昌镐则不时瞟着人群,脸上露出一丝难得一见的微笑。

两人的复盘持续了20分钟,对局室中燥热的空气让所有人都感到呼吸不畅。周鹤洋抬眼看了李昌镐几次,并不时拿起毛巾擦拭着额头,李昌镐依然在摆棋,任由记者们拍个不停。

这盘对决从布局结束后就是周鹤洋占不利的局面,尤其是白棋在中腹形成了壮观的外势后,黑棋更加难下。下午4时许,黑棋放出胜负手,研究室的电视画面中,李昌镐的头一度挡住了棋盘,显然是在冥思苦想。不过,这个小小的麻烦很快被化解,仍然是周鹤洋的黑棋无法贴目。

复盘结束后,记者们围向周鹤洋,李昌镐的弟弟李英镐则拉起哥哥。挤出对局室的一刻,李昌镐又像以往一样目不斜视,面容安详。本报长沙专电

纹枰论道

不寒而栗

孟武斌

虽然“石佛”也有打盹的时候,而且人们也经常看到“石佛”还俗的样子,但老虎总有醒来的时候,而还了俗的“佛”可能还会大开杀戒。

多少次,中国棋手的冠军梦都是让这位韩国人搅坏在梦醒十分,就像足球比赛中的临门一脚。虽然这个月初,常昊终于挠了六年之痒,但帮他挠痒的只是那个姓崔的小子,而不是这位“第一人”。现在,“济公”也想舒服一下,但坐在他面前的可是正准备还俗的“石佛”。

事实证明,虽然李昌镐没有像老聂那样说出“只要不断电,谁都不怕!”的豪言壮语,但没有再出错招的他昨天确实没有给周鹤洋什么机会。是“石佛”在一天时间内研究出了新的办法,还是好运已从“济公”身边走脱?这只有两位对局者最清楚。

“石佛”的功力足以让其18次闯入世界职业大赛决赛,并16次夺冠,如此高的胜率恐怕让所有棋手生畏。在春兰杯之前,他在番棋比赛中输给中国棋手仅有一次,那是2001年的三星杯公开赛半决赛,他被常昊九段2∶1淘汰。

这不禁让人想到了“不寒而栗”这个成语。至少,现在许多人对“济公”最终能否移走这座大山又开始产生怀疑了。多少年来,中国棋手一直生活在以李昌镐为代表的韩国棋手的阴影里,但愿这次能够立起来一回。

愚形发威

序盘战斗很快就在右上角打响。战至如图局面,周鹤洋二路点,看上去是非常具有想像力的一手。就当人们在为白棋如何应付甚至摆脱困境冥思苦想时,白1竟愚形“团”———要知道,这种招法尤其是这样难看的形状是众多求道派、本格派棋手所不屑的。

但定睛一看,尤其是经由李昌镐之手下出来的招法,人们才渐渐品味出其中的妙味。

应该承认,白1的招法并非没有风险。但如果黑棋强硬反击,其变化极为复杂,而且黑棋的风险也相当大,在短时间里根本无法算清楚,周鹤洋权衡再三,稳重地选择了黑2立。接着,白3飞,局面生动。

尽管这样的局面还不能说白棋已经占优势,胜负之路也还相当漫长,但李昌镐从此之后在气势上占据上风并掌控着局势的走向却是不争的事实。(郭志)

花絮

李昌镐“幸灾乐祸”

布局阶段,李昌镐和周鹤洋落子都挺快的,也没什么表情。等到右上角定型之后,看见周鹤洋双手抓头、身体前倾紧盯棋盘时,觉得形势不错的李昌镐靠着椅背,右手不时敲打着扶手,完全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上洗手间1∶4

医学分析,人在紧张的情况下去洗手间的次数会增加。昨日比赛期间,周鹤洋一共去了4趟洗手间,从这可以看出他很紧张,而且每次都是快去快回。而李昌镐在整个对局过程中只去了一次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