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总统府的时间】陈逸飞最成功的油画《占领总统府》

2019-10-19 - 占领总统府

离婚娶了小自己20多岁的模特老婆,小儿子才5岁,享誉全球的著名画家,逸飞集团掌门人陈逸飞,因操劳过度来不及交代遗产分割等后事就与世长辞。模特老婆宋美英与原配长子陈凛就陈逸飞遗产纠纷问题向法院提起诉讼。最终,宋美英和陈凛坐在一起,在双方律师见证下,就诉讼遗产分割等正式达成庭外和解。

【占领总统府的时间】陈逸飞最成功的油画《占领总统府》
【占领总统府的时间】陈逸飞最成功的油画《占领总统府》

陈逸飞 (1946.4.14-2005.4.10)生于宁波。著名油画家,文化实业家,导演。1965年毕业于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现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油画训练班,进入上海油画雕塑创作室(现上海油画雕塑院),曾任油画组负责人。1980年旅美后,专注于中国题材油画的研究与创作。陈逸飞以“大美术”的理念,在电影、服饰、环境设计等诸多方面都取得了创造性成就,成为文化名流。是闻名海内外的华人艺术家。

【占领总统府的时间】陈逸飞最成功的油画《占领总统府》
【占领总统府的时间】陈逸飞最成功的油画《占领总统府》

宋美英撰写的《逸飞视界》回忆了她和陈逸飞的恋爱婚期:第一次约会是在1998年3月12日,那一年,上海的春天来得似乎比往年要早得多。2000年,“新丝路”组织了一次“中国文化美国行”文化活动,当时我被派到美国去演出。

【占领总统府的时间】陈逸飞最成功的油画《占领总统府》
【占领总统府的时间】陈逸飞最成功的油画《占领总统府》

逸飞那个时候也正好在美国。有一天,我们在一起吃饭,他突然问我,你带私人护照了吗?我说:“出国怎么能不带护照呢!”他就跟我说:“我们结婚吧,明天就去注册,好吗?”一切来得那么突然,又似乎在意料之中。

【占领总统府的时间】陈逸飞最成功的油画《占领总统府》

《逸飞视界》片段节选 文/宋美英

作为妻子,逸飞常对我说他最成功的画作就是《占领总统府》了,在别人眼里 如此,他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

逸飞年轻时候的朝气可能是 现在许多人都无法比拟,也无法想像的。每个人都有崇拜的偶像,逸飞后来跟我说,欧洲的许多画家的确很出色,比如毕加索,但他还是比较喜欢俄罗斯“巡回画派”同时代的那些画家。

1965年的夏天,逸飞从上海美术学院毕业后,就走进了上海画院雕塑室。随着狂热的人群涌进了1966年的“文化大 革命”,在强烈的社会震荡之中逸飞经常被派到街头画巨幅宣传画,观察并描绘黄河流域。在这一时期,他大部分的工作就是前往上海闹市区,在墙面上当众绘制毛主席的头像。后来他跟我说,那段时期非但没有让他丧失对画画的希望,反而在各种各样的习画过程中得到了锻炼,对后来的他,却是 一笔财富。

就在那段时期,逸飞的《占领总统府》(又名《蒋家王朝的覆灭》)让业内许多人认识了他。即使是现在,这幅画仍被称为百年油画的精品。我记得小学语文课本中就有这幅画作为仅有的几张彩色图片中的一张放在课本的最前面。前些日子,天天在最爱的百科丛书中也找到了这张画。儿子很骄傲 地逄人便说:我爸爸的画在世界百科书中能找到。

但逸飞跟我讲,在这幅画之前,他就已经画出了许多为当时画界所瞩目的作品,而《占领总统府》只是他绘画功力 的厚积薄发。如今在逸飞的收藏里还能找到那一时期留下的 作品或是副本,我无缘目睹青年时期的逸飞,但总是随着逸 飞的记忆能在他的作品中触及他那时候的风华和精彩。

逸飞26岁时,就在全国美展上以《开路先锋》引起了国 内美术界的轰动。许多人都叫他做'样板美术'的儿。大概在那个时候,样板美术是很受人欢迎的。

1972年的《黄河颂》,在业内人士那里,似乎是一次'样板美术”的突破。许多人画这一题材的都是以恢弘壮阔的场面、无数的人为画中之物。但逸飞很聪明,他让许多人都意想不到地画了一位持枪挺立的威武雄壮的战士。把苍莽的河山和低飞的群雁作为背景,虽然在那个艺术形象都要“高、大、全'的时代,但你若站在那幅画前面,就很容易感觉到画中那诗意弥漫的壮阔的艺术境界。

对于那个时代,逸飞说,那是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那时候他和许多青年一样都有血性,在他们的脑子里全都灌满了革命的思想。现在想一想觉得可笑,那时的他们在心里总是要先解放全人类然后才解放自己,英雄是他们人生的永恒目标,也是他们毕生追求的主题。但是,仔细想一想,又何尝不是这样,在一个大背景下,任何人也无法脱离它,而只能是顺从它。

但在逸飞的眼里,他当时就是觉得自己应该为这个时代做点什么,而作为画家,他最想做的就是将这一切融入作品,所以逸飞成功后很多人说逸飞的作品有着明显的时代烙印,尤其是早期作品。

也就在逸飞的名字于圈内传遍的时候,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解放战争馆找到了他和魏景山,希望能为战争馆创作一幅反映解放战争胜利的作品来。

两个人在听取了军事博物馆同志的介绍、看了有关资料和纪录片后,就到部队开始深入生活,还访问了南下的老同志。“革命前辈光辉的战斗业绩深深地教育了我们,我们感到,作为一个美术工作者,有责任尽自己的力量把老一辈革命者在毛主席领导下,为中国人民获得解放而进行的艰苦卓绝的伟大斗争、他们的英雄形象和他们建树的丰功伟绩再现在面上。”

逸飞往南京跑了许多次搜集素材,在他看来,解放战争就意味着蒋家王朝的倒塌,而倒塌的标志应该就是南京总统府的倒掉。

两个人就把主题锁在了南京的总统府上,而且,进行了无数的草图创作。

他去南京找素材,总要经过苏州,每次经过苏州,他 都去找杨明义,拿出自己的草图,给人家看,然后问人家 哪一张好一点。那个时候逸飞就很简朴,随身只带一个帆 布包,包里随便放着牙刷、牙膏、几本书、几件衣服而已。为创作这幅画,逸飞还专门搞了一组雕塑,以便将俯视的角度表现得更严谨。

后来,《占领总统府》出来后,许多人都震惊了。在当时,写实主义的优秀油画很多,但逸飞和魏景山合作的这一幅似乎是里面的佼佼者。当时,表现南京解放的作品很多,但逸飞的画却从那许多作品中'跳了出来”。画家徐乐乐对《占领总统府》非常钦佩。她很仔细地看过那幅画,然后说,'连墙上的一个弹孔都可以表现得如此写实,技巧非常精湛成熟。”

那幅画的副本后来就挂在我们家的客厅里,《占领总统 府》是描述解放战争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国民党总统府,并将红旗升起的那一刹那。画面的前景是一名升旗的战士和一群目视红旗的军人,远景则是朦胧的城市和前进的队伍。

整幅画将视点集中在那名胸挂冲锋枪的升旗战士和那面冉冉上升迎风飘扬的红旗上。战士和红旗的形态充满了雄劲的势态和饱满的力度,使人感觉到他是多么的坚定和不可战胜。飘荡在半空的红旗使画面充满动感,预示着一个伟大新时代即将来临。这幅画气势磅礴,结构紧凑,富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就像我想像中的年轻时候的逸飞一样充满了蓬勃向上的力量。

这幅作品的原作目前仍在军事博物馆里。1999年,古巴邮政选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发行的邮票中,就有一枚是《占领总统府》。

逸飞说那时候是一种英雄主义的情结每天激荡着他年轻的胸膛,他血气方刚,崇拜英雄,这些在《占领总统府》中都有所体现。多少年过去了,他自强好胜果断的性格从来没有改过。逸飞早年的画作气势庞大,雄心勃勃,自有一股朝气、自信和魄力,即便为政治宣传而作,也有青春热情在。

无论他有没有达到自己的英雄标准,但是在我的心目中, 他是我唯一的英雄,等儿子长大后,我也会慢慢地把这些事情 告诉他,让他为自己的这位英雄父亲感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