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濂篆刻 “反惯性书写”倡导者陈振濂的“惯性书写”

2019-06-17 - 陈振濂

书法创作始终处于两难的境地:一方面,文字书写的约束迫使它必须在“创”的方面有所节制,不能毫无顾忌地去“创”;另一方面,长久的惯性书写又使书法很难成为真正的艺术创作品,即使仅仅为书法的艺术品格“正名”,我们也要反复强调“创”对于书法艺术有着比其他绘画雕塑戏剧舞蹈音乐影视更重要的意义。就目前而言书法家中的大多数,还是棘手于“创”的不够,而不是过分。

陈振濂篆刻 “反惯性书写”倡导者陈振濂的“惯性书写”
陈振濂篆刻 “反惯性书写”倡导者陈振濂的“惯性书写”

换言之,极少数离经叛道者还不足以撼动书法在写字方面与生俱来的惯性书写的观念“大厦”。早在年前我们曾经试图用“学院派书法创作模式”中主题”的引进来制衡习以为常的惯性书写,但是很明显,这还不是一个马上能奏效的期许目标。

陈振濂篆刻 “反惯性书写”倡导者陈振濂的“惯性书写”
陈振濂篆刻 “反惯性书写”倡导者陈振濂的“惯性书写”

从风格技法方面去寻找对“惯性书写”的制约,使书法更接近真正的艺术,一直是我近年来努力的学术方向。无论是“学院派创作”,还是“魏碑艺术化运动”再或是“草圣追踪”,其实都是试图能探寻出一条新路。

陈振濂篆刻 “反惯性书写”倡导者陈振濂的“惯性书写”
陈振濂篆刻 “反惯性书写”倡导者陈振濂的“惯性书写”

像这样的目标明确,自然而然就不会以“惯性书写”自限了一或许准确地说,“惯性书写”还是有是书法基本功展示的平台,但它显然不是最高境界与目标。说得极端些,最高境界其实应该是“反惯性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