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韶文化彩陶三个类型】鱼鸟之争——仰韶文化彩陶

2019-10-19 - 仰韶文化

中国古人习惯通过文献来研究历史,对古器物的认识偏重于审美和收藏,直到二十世纪初,对中国古代陶器的科学考古才进入视野。

安特生是瑞典的地质学家和古生物学家,曾于1918年来到河南渑池县,先后采集到了数百件精美的石器,他判断此地必有石器时代的遗址,并于1921年亲自率团赴渑池的仰韶村进行科学严谨的挖掘,果然发现了一大批以彩陶为主的陶器。陶器是文明的指数,彩陶的价值更高,安特生根据首次发现这些彩陶的地名把它们定名为仰韶文化。以后的发现证明,仰韶文化分布的范围相当广,时间是处于新石器时代的晚期,距今五千到七千年。

【仰韶文化彩陶三个类型】鱼鸟之争——仰韶文化彩陶
【仰韶文化彩陶三个类型】鱼鸟之争——仰韶文化彩陶

这是在亚洲第一次出现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存,仰韶文化的出现填补了中国史前史上的一个空白,从田野考古的角度上把中国的历史上推了四五千年。

仰韶文化在黄河流域有着很多的分期和类型,有一件发现于河南临汝阎村的陶缸,属于仰韶晚期的庙底沟类型,它的器型很简单,敞口深腹平底,在口沿下有四只对称的鼻钮。在光滑的缸外壁的腹部,绘着一幅画,画的左边站立着一只肥硕的鹳鸟,长喙短尾,腿足修长,挺胸伸颈直立着,喙中衔着一条大鱼。

【仰韶文化彩陶三个类型】鱼鸟之争——仰韶文化彩陶
【仰韶文化彩陶三个类型】鱼鸟之争——仰韶文化彩陶

鹳鸟的身子全用白色涂画而成,没有勾线,陶缸赭黄的底色衬出了鸟羽毛的洁白,只是用墨笔点绘出了它的眼睛,如同一种没骨的画法。奇特的是,在鹳鸟的右边,竟然画着一把直立着的巨大石斧,高度和鹳鸟相等。

【仰韶文化彩陶三个类型】鱼鸟之争——仰韶文化彩陶
【仰韶文化彩陶三个类型】鱼鸟之争——仰韶文化彩陶

这斧柄是一根加工过的木棒,在顶端凿有孔,安装着一片石斧,孔的两侧有四个小圆洞,有绳子穿进去把石斧牢牢捆紧,固定在木棒上。木棒的末端安装着一块粗一点的大木块,略上一点部位是把手,刻有交叉的菱形细格纹,都是为了防止手握时滑脱而作的处理。

【仰韶文化彩陶三个类型】鱼鸟之争——仰韶文化彩陶

除了鹳鸟是没骨的画法之外,鱼和石斧都是勾线填白色的手法,造型很准确,既相区别又统一,巧妙地运用陶器的底色来造成了赭、白、黑的三色效果,丰富了层次。勾的墨线肯定流畅,形象概括,不繁琐,很大气。

如果仅从画面来看,这只是一个河塘边普遍可见的水鸟捉鱼的镜头。鹳是一种涉禽,水边常见,鱼是水中之物,鹳衔鱼,鸟食鱼的画面并不稀奇。可是,五千多年前的古人为什么要在鹳鸟的旁边加上一柄石斧呢?又为什么要把它们画在一个生活器皿上呢?鹳鸟衔鱼只是自然现象,石斧则是社会现象了,有什么理由要把这两者并列在一起呢?

在原始社会里,陶器的纹饰并不单是装饰艺术,而是作为氏族的共同体在物质上的表现,在绝大多数的场合,它是作为氏族图腾或其他崇拜物来存在的。这些鹳、鱼、石斧都是中国先民们有意寄托的一种象征符号。在古代,鸟是雄性的象征,鱼是繁殖多子的象征,以鸟鱼并存,寓意着男女结合,祈求子孙繁盛。

而石斧则是人的力量的象征,执斧可司杀伐。这样看来,这只陶缸就不只是一件普通的生活器具了,它可能是被用在盛大的祭祀场合上,为了种族的繁衍而祈祷的,在它的身上寄托了全部落的希望和人的权威。这个部落可能是以鹳为图腾,而战胜了一个以鱼为图腾的部落。

时隔五千年的鹳鱼之争,或许是一场神圣的仪式上所用的神圣的器具。

仰韶位于河南省西部,是渑池县的一个小村,此村的得名,是取自于"仰慕《韶乐》"之义,《韶乐》是尧舜之乐。这里在战国时期是著名的"秦赵渑池之会"的地方,曾经有过"击缶"的故事,缶就是陶缸。有趣的是,这里发现了一大批上古时期的陶缸,上面承载着千年的远古之谜。来源:美术报

造型相类似的光素陶缸,缸体表面没有彩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