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盗跖篇 从社会学越轨角度看《庄子盗跖篇》

2019-06-18 - 盗跖

昨天晚上睡不着听蒋勋说红楼,讲到二十一回宝玉和袭人怄气,宝玉就心里难受,大晚上的翻出庄子读,读了会儿给自己的失意找了个理由,然后心满意足的睡着了。我就突然想起自己以前买过本庄子,只看了一篇,就是杂篇里的盗跖篇,这篇的真伪我们暂不做考证,但就文章来说,写的真是十分精彩了。

庄子盗跖篇 从社会学越轨角度看《庄子盗跖篇》
庄子盗跖篇 从社会学越轨角度看《庄子盗跖篇》

年少的姑娘总是崇拜英雄侠盗,仰慕反叛者,总觉得那些视世俗礼法规范为无物的人很酷,以前看到这篇,就觉得盗跖好酷啊,简直是桀骜不羁版的盗帅楚留香,朋克版的盗圣白展堂。关键是人又高又帅 孔子去劝说他,给他讲人之三德,又夸他"身长八尺二寸,面目有光,唇如激丹,齿如齐贝,音中黄钟",还说盗跖若听劝,必许他数十万人家的封邑,封为诸侯。

庄子盗跖篇 从社会学越轨角度看《庄子盗跖篇》
庄子盗跖篇 从社会学越轨角度看《庄子盗跖篇》

盗跖大怒," 丘来前!夫可规以利而可谏以言者,皆愚陋恒民之谓耳。今长大美好,人见而悦之者,此吾父母之遗德也。丘虽不吾誉,吾独不自知邪?"能用言语规劝而改正的都是愚民罢了,再说我长得好看我自己不知道吗用你说,我长的好看是父母留给我的,当面夸人的,背后也容易诋毁他人吧,接着又用大量实例证明儒家圣君贤士忠臣观念与事实的不符性,并说孔子"不耕而食,不织而衣,摇唇鼓舌,擅生是非"。

庄子盗跖篇 从社会学越轨角度看《庄子盗跖篇》
庄子盗跖篇 从社会学越轨角度看《庄子盗跖篇》

这一通话说下来,连孔子都辩驳不了,"目芒然无见,色若死灰,据轼低头,不能出气。"

其实通过两人的辩论我们可以感受到,这算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价值观了,我在想,在儒家这套规矩盛行的封建统治里,盗跖这种算不算一种越轨行为,就是deviance。在一定经济和文化环境中,被社会成员判定为违反其社会准则或价值观念的任何思想和行为,就是越轨。

庄子盗跖篇 从社会学越轨角度看《庄子盗跖篇》

那我们来看看默顿关于越轨的功能主义分析,在默顿看来,社会结构在价值上可以被分为两个部分:目标和达到目标的手段。 越轨就是源于达到目标的手段和目标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用了非法手段去到达目标。一般人读这个盗跖篇,总觉得盗跖是在诡辩,但要你反驳他,你又反驳不了,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确实,他说的都是正确的道理,他的目标是什么呢?

"天与地无穷,人死者有时,操有时之具而托于无穷之间,忽然无异骐骥之驰过隙也。不能说其志意,养其寿命者,皆非通道者也。"就是顺心遂意,按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度过一生。这样想当然没问题,可关键是怎么个顺心遂意法呢?这就说到越轨在于用非法手段去达到目标,看看盗跖为达成目标用的手段,他横行天下,侵暴诸侯,掠妇女,吃人肝,他说了那么多实例和大道理得出了自己要顺其自然,随心遂意过一生,可他的行为已经超出自我的范畴,完完全全的利己主义,彻底的随心所欲放纵自己了。

也就是: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你的行为都是错的。

现代社会里,这样的例子还少吗

写到这,我忽然很想查一下盗跖的结局或者说下场,没想到过的还不错。

《史记·伯夷列传》:“盗跖日杀不辜,肝人之肉,暴戾恣睢,聚党数千人,横行天下,竟以寿终,是遵何德哉?”

最后贴两句太祖的诗吧,很多人知道盗跖可能就是从这个诗里知道的吧 我太祖就是大气 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