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显祖写的 用话剧的方式 打开汤显祖的“黄粱一梦”

2019-06-17 - 汤显祖

浙江在线杭州5月17日讯 杭州籍编剧CP又有作品要在杭州演出了。

5月30日晚,由余青峰和屈曌洁编剧、王筱頔导演、广州话剧艺术中心排演的话剧《邯郸记》,将作为2019杭州“西湖之春”艺术节闭幕大戏在杭州大剧院演出。

汤显祖写的 用话剧的方式 打开汤显祖的“黄粱一梦”
汤显祖写的 用话剧的方式 打开汤显祖的“黄粱一梦”

《邯郸记》是汤显祖的“临川四梦”之一,被改编过多个剧种,但用话剧演绎的少之又少。这也是余青峰至今唯二操刀的话剧,另一部是去年在希腊首演的双语版《赵氏孤儿》。

这部戏首演是在2016年的广州。同年12月,受邀参与“纪念汤显祖-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展演活动,在北京国家大剧院连演两场。2017年、2018年,又到俄罗斯圣彼得堡、英国伦敦演出。目前,主创团队还计划赴波兰、日本演出。

汤显祖写的 用话剧的方式 打开汤显祖的“黄粱一梦”
汤显祖写的 用话剧的方式 打开汤显祖的“黄粱一梦”

这样一部剧,好看在哪里?

在余青峰看来,《邯郸记》虽然影响力不及《牡丹亭》,但在人性解析、思想深度、文学价值上都远远超过后者。这是“临川四梦”中的最后一梦:卢生在一次赶考借宿之夜,做了一场梦,梦里娶妻、状元高中、加官进爵、沙场点兵、被贬流放、起落人生六十年,一觉醒来,店里的小米饭还没煮熟。

汤显祖写的 用话剧的方式 打开汤显祖的“黄粱一梦”
汤显祖写的 用话剧的方式 打开汤显祖的“黄粱一梦”

这个“梦”也是最接近作者生平经历的一部,或者更直接地说,就是写自己。余青峰说,汤显祖写“黄粱一梦”充满了“人生自渡”的哲学意味,那一声“回头笑,忙忙过了邯郸道”,是汤显祖豁然的笑,畅意的笑。

经典,怎么改编?“在重新构造的时候,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怎样贯通当代,戏剧一定是写给当代人的。”

汤显祖写的 用话剧的方式 打开汤显祖的“黄粱一梦”

余青峰说,台词既有现代语言,又保留了汤显祖的原词,既幽默诙谐又有古典韵味,结合的都不显突兀。“我们只是从汤公的珠玑文字中,提炼出更接近现代人的一些语境和审美趣味。”

发稿前,记者获悉,因为5月30日的演出已一票难求,现在临时在5月29日晚加了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