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道复狂草 陈道复【白阳山诗】狂草洗尽明代峭薄书风

2019-06-17 - 陈道复

陈道复是明代中叶书法家,书法用笔谨严,点划凝厉,显得萧散闲逸,其对汪洋恣肆行草书法风格的追求和探索,使他在明代书法史中占有重要地位。陈道复书法初从文徵明,欲取风韵,遂成媚侧,行书出杨凝式、林藻,老笔纵横。

陈道复狂草 陈道复【白阳山诗】狂草洗尽明代峭薄书风
陈道复狂草 陈道复【白阳山诗】狂草洗尽明代峭薄书风

    陈道复书法作品粗笔大墨、线条浑圆,点画苍劲朴茂。并无尖刻暴露之相;而其发力酣畅,老笔纷披,气势连贯,大有一泻千里不可遏止之势,更是令书斋闲吟、雅笔轻书的弱文人为之震慑不已。在明代有如此颐气指使、啸傲一切的风度,诚为难得。

陈道复狂草 陈道复【白阳山诗】狂草洗尽明代峭薄书风
陈道复狂草 陈道复【白阳山诗】狂草洗尽明代峭薄书风

    陈道复得益于水墨写意的启示,也许是文人画家那种不羁的本性,陈道复的壇长在于狂草,狂草自然与大写意最能浑然一体。明代书风自解缙、张弼、沈度、沈粲或许还有三宋之下,大都是精巧玲珑,注重小节胜于大势,注重技法胜于神采,这一作风到文徵明辈也依然不变。

陈道复狂草 陈道复【白阳山诗】狂草洗尽明代峭薄书风
陈道复狂草 陈道复【白阳山诗】狂草洗尽明代峭薄书风

文、沈学黄庭坚,本来似有纠正时风的意图,但终于不行,还是难挽狂澜。或是大而无当,疏阔单薄;或是粗糙空怯,外豪内拘。明代书风的峭薄基调,吴门诸家并未充分地挣脱出来。祝允明也许是部分地冲破牢笼,但他的草书也还是率意太过。到了陈道复、徐渭,才可说是洗尽峭薄,大功告成。

    陈道复的书法功底也是众所公认的。王世贞《艺苑危言》谓其“正书初从文氏,欲取风韵,遂成媚侧。行书出杨凝式、林藻,老笔纵横可赏”。言辞间颇以陈道复师文徵明为非。《詹氏小辨》更谓其“小篆潇洒而劲”。有此可见陈道复的书法功底。

    虽然陈道复与徐渭并称,两人共同处都成功地将草书笔意融入画中,但两人的绘画风貌,还是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将两人的书法放在一起作比较,还是能找到这种区别之所在。陈道复与徐渭的书法都归之大草,历史上将草书分成两大类:大草和小草。

大草者,怀素的奔腾纵跃,龙飞凤舞;小草者,王羲之的恭礼揖让,温文尔雅。陈道复的用笔谨严,点划凝厉,显得萧散闲逸;而徐渭的笔意狂放,墨迹淋漓,点划狼藉,与其人的癫狂相称,称之为“狂草”更为贴切。所以两人绘画上的区别也就在书法上。

    陈道复早年作画学元人之精工,后改走米芾写意一路。画山水淋漓飒爽,不落蹊径。尤妙写生,但以写意为多,风格奔放纵逸,喜用淡墨,往往以一花半叶而得神妙。

    陈道复从小天资颖异,受家庭的影响,在耳濡目染的情况下,凡经学、古文、诗词、书法,无不精研通晓。在绘画上也极具天赋,下笔不凡。文徵明每谈到他,总是笑言:“吾道复举业师耳,渠书、画自有门径,非吾徒也。

”其实他正是从文徵明书法那里学得了文人画的基本要素:笔墨、意境、传统。从文徴明学书画,工花卉,亦画山水,书工行草;画擅写意花卉,淡墨浅色,风格疏爽。 但文徵明的花鸟画偏重于兰、竹。

    吴门画派的祖师沈周与陈道复的大写意花卉的有着深厚的渊源。沈周的花鸟画在明初极具新意,他创始运用“写意”,写其大意的方法作花鸟写生,相对宋、元的写实,显得质朴无华,却又耐人寻味。

    陈道复则在沈周基础上,自出机杼,将草书笔意融入写意花卉画中,开创了大写意花卉画的新风貌。画史上将这种草书与画结合的徐渭与陈道复并称为“青藤白阳”。后人以与徐渭并称为青藤、白阳,有《白阳集》。

    陈道复与沈周一样,名在绘画。明初沈周创为小写意,重墨轻色,而陈道复则创为用笔疏简,纯水墨的大写意风格。中国花鸟画史、特别是写意花鸟画史上“青藤”与“白阳”齐名,这“白阳”即是指陈道复,三百年后的郑板桥、五百年后的齐白石,皆欲为其“门下走狗”,足知他当年是如何威风了。齐白石辈并没有甘为陈白阳的老师文徵明之“走狗”,却独独钟情于他,这并非是偶然兴到的快口逞意语。

    陈道复的水墨大写意画使其气势强大,但也未必尽然。即如沈周作画为一代圣手而书法却未臻上乘即是一例。陈白阳作的是花鸟画,比沈周的山水画在点画上更需要精练而准确无误,这使他可有捷足先登之优势。

    陈道复是明代画家,陈道复本名陈淳,字道复,后以字行,改字复甫,号白阳、白阳山人,江苏苏州人。陈道复的祖父陈璚(1440-1506),曾官至南京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与同郡名人王鏊、吴宽及沈周等过从甚密,并颇多书画收藏。

他的父亲陈钥(1464-1516)是陈璚的次子,与文徵明私交极厚。道复“既为父祖所钟爱,时太史衡山文公有重望,遣从之游,涵揉磨琢,器业日进,称入室弟子。”

    苏州长洲本身也在吴县西南,民国时又并人吴县,则再加上列籍吴县的书画家,又可以报出一大串,如徐有祯、王鳌、都穆、徐祯卿、唐寅。真不知在明代勾掉这一批书画家,明代书画史上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空白—与明初松江书画家人仅二三相比,长洲真是地道的书画之乡了。

   明代中叶的江苏苏州,有如明代前期的松江,文人雅集,书画鼎盛。名家辈出,佳作如云。自报家籍为苏州长洲者,有李应祯、吴宽、朱存理、徐霖、祝允明、沈周、文徵明。内中或是书画大家,或是著作等身,均是明代书画界不可多得的人才。倘若再稍加扩充,则长洲在明清皆为苏州府治,所辖自然更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