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峁遗址人种 4000岁的石峁遗址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2019-03-27 - 石峁遗址

条件所限,当时对遗址的范围并未确定,虽然大家均一致认为这个遗址意义非凡,但认定遗址的范围仅90万平方米左右,遗址的外城墙被误认为是战国秦长城。

2009年,为配合县情展厅图片收集和编制石峁文物保护规划所需要的地形图,当地文物部门请测绘公司为高家堡和石峁拍了一张航拍片,从图上才知道了石峁外城的大致范围。2011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对石峁遗址开始了前期调查,发现遗址由皇城台核心区、内城和外城三部分构成,总面积超过400万平方米。2012年,经重新测量,确定石峁遗址面积在500万平方米以上,故成为全国目前发现的最大史前古遗址。

石峁遗址人种 4000岁的石峁遗址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石峁遗址人种 4000岁的石峁遗址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东门发掘“石破天惊” 或为古国联盟高层驻地

2012年,石峁遗址开始发掘,专家们选中了石峁外城墙的东门作为第一个重点发掘点。没想到这个发掘“石破天惊”,使石峁一下子名扬天下。外东门整个城门呈S形,由城门、马面、瓮城、城阙、角楼等组成。北京大学教授、著名考古学家闫文明说:“它是中国城门的老祖宗,后世城门的所有要素它都有了。

石峁遗址人种 4000岁的石峁遗址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石峁遗址人种 4000岁的石峁遗址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令专家们兴奋的不仅是城门,还有城门内墙壁上的大型壁画,据说它的发现将把中国壁画史向前推进数百年。此外,城门内外发现的两个祭祀坑内各有24 颗成年人头骨,可想当年祭祀场面的惨烈。

在不到100米的延伸发掘中,考古人员从墙体中发现了五块玉牙璋,它们规律地砌在墙体之中,加上那些精细打造的墙体石块,如此宏大的工程需要怎样强大的国力来支撑?

石峁遗址人种 4000岁的石峁遗址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石峁遗址人种 4000岁的石峁遗址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就知道陕西神木石峁古城的考古调查与发掘会取得震惊学界的重要成果。但是,真的来到现场一睹古城的雄姿和风采,收获却完全超出预料。高大壮观的门楼,精心整治的城墙垒石,独具匠心的马面设计,杀戮祭祀的威严铁血,无不令人震撼和感叹,虔诚敬仰和怀古探秘之情油然而生”,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文明起源的中国模式”的提出者卜工近日撰文分析石峁遗址时不禁感叹,“石峁古城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当时社会的动员能力强大、组织能力高超、规划设计能力大手笔,而这一切又与文明的程度息息相关。

石峁遗址人种 4000岁的石峁遗址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鬼斧神工般的杰作是怎样建造的?究竟是何种力量才能保障宏基伟业的完成?”

卜工认为,石峁遗址不能不使人联想到早期中国社会组织的构架,“那个时候,社会的基本细胞是家族组织,以家族联盟为基础的联盟制度将数以万计的家族组织起来。家族联盟构筑村落,属于基层联盟;基层联盟组成古老小国,属于中小型联盟;古国联盟构成考古学文化的人们共同体,或称国家大联盟;不同考古学文化的联合结盟组成超大型联盟集团。

早期中国的考古学文化实际上是古国联盟的文化”。研究表明,早期中国的盟誓遗存连绵不绝,特征鲜明,而且分布广泛。石峁古城的壮观场景足证当时联盟制度必定存在。

卜工指出,石峁古城的整体的布局、虔诚的仪式都表现出庄严肃穆的古礼,具有强大的威慑力和感召力。石峁古城可能正处于联盟体系的金字塔顶端,因此,才能释放出如此超乎想象的巨大能量。若然,石峁古城极有可能是联盟集团高层的驻地或总部,而非某一古国之都城。

未来考古大发现 或需深入荒漠地区

一些研究者认为,石峁遗址可能就是当年黄帝的都城所在。卜工认为,如果这种推测成立,中国古史的年代体系就得重新编排了。因为没有史料说黄帝活动的年代如此贴近夏代。目前,学术界基本认可夏代始于公元前2100年左右,石峁古城早期的碳十四测年约为公元前2300年前后。所以,该城年代只与五帝晚期接近,而与黄帝无涉。

卜工认为,石峁遗址出现在并非传统意义文明中心的陕北地区,就必然启发人们思考;而且,比以往考古发现的同期古城更具可视性,极容易引发人们对中国古代文明进程与特色产生进一步的联想。其文化遗存中的“排头兵”为双鋬耳袋足陶鬲,“是土生土长的分布于黄土高原及其山前地带的土著遗存”。

陶鬲的遗存在河北太行山东麓、河南北部、山西的许多地区、陕北和内蒙古中南部等地多有发现。石峁古城重见天日,令“人们自然有条件将这类文化遗存有机地联系在一起思考,并能够从文化的整体性方面揭示其所代表的文化大系不仅仅具有独立分布的广袤空间,而且拥有超强族群集团的实力,足以与山东地区以陶鬶代表的大汶口——龙山文化大系相媲美,相呼应,是早期中国龙山时期西部文化的中流砥柱”。

在夏商周三代文明的进程中,陶鬲大系的重要作用和杰出贡献彪炳史册。有戎氏、有鬲氏都与这个超强集团具有文化上的亲缘关系。

旅美学者郭政凯也指出,在中国传统文明的中心地带,考古文化的链条已经基本完整,再有发现,只能起拾遗补缺的作用,偶尔可以捡到妇好墓、马王堆、海昏侯等大漏,但对整个文明的评价不会产生颠覆或重建的影响。而在传统文明中心地带之外,由于缺乏文献记载,每有发现,必定轰动,亮瞎人眼,如红山、三星堆、江西新干的大洋洲等,石峁也是这样。

今后想要做出具有轰动性和突破性的成绩,不深入荒漠地区,很难做到。而“石峁和陕北地区的古代文明与中原地带最大的区别,我以为在石材的运用上。以石筑城、以石雕刻、以石(包括玉)为礼器和工具的主体,均有别于中原。说这里有一种石文化,可能并不过分。”

此外,从玉雕人像和石雕人像看,与传统认识上的华夏人不同,“从商周时期,山陕北部生活着一支佩戴金耳坠、金头饰、金胸饰以及大镂空铜箭镞的部族来看,这里可能一直是世代相传的戎狄之地。只是这些部族并非如以前认为的那般落后”。

相关阅读
陕西神木石峁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石雕人像发现始末 | 独家

大约在2009年的8月中旬的一天,我在榆林市南大街古玩城的一家店铺里发现了一块石雕的人面。这块厚度约有七、八厘米直径约五十厘米的圆形石板上用粗阴线雕刻出一个人面的五官形象。它双目圆睁,鼻头扁平,嘴巴微张。

石峁遗址石人面石峁遗址石人面 石峁遗址之《神秘石人面》今晚将在央视四套播出

华商报讯 (记者 郝锦龙)近日,由央视《国宝档案》栏目组拍摄制作的神木石峁遗址系列之《人头骨上的石头城》已在央视四套《国宝档案》栏目中播出,石峁遗址之《神秘石人面》也将于今日1845在该栏目首播。《国宝档案》实地拍摄的石峁遗址系列之《人头骨上的石头城》、《一目国玉人之谜》、《神秘石人面》。

石峁遗址与白人石峁遗址与白人 陕西石峁遗址石雕人面像或源于欧亚草原文化

位于神木县高家堡镇洞川沟附近的石峁遗址,是距今约4000年的史前最大城址,属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夏代早期遗存。昨日,华商报记者从省考古研究院了解到,在今年的考古中,石峁遗址又有了惊喜发现,其中最神秘的莫过于出现了菱形眼纹。

石峁遗址白人石峁遗址白人 石峁遗址:拂去历史尘土 重绽迷人光芒

历经四千多年风雨,石峁遗址的城墙、城门还那样“坚守”在蜿蜒的山梁上,成为矗立在北方大地上的一个巨大的惊叹号!石峁遗址发掘成果报道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为了进一步宣传和保护遗址,2013年,由神木县出资120万元拍摄的四集石峁纪录片在中央电视台《探索与发现》栏目播出。

神木县石峁遗址神木县石峁遗址 石峁遗址考古发现 那时已经存在“城乡差异”

“城市”和“乡村”,甚至连种植的粮食都不一样。近日一项考古研究成果,揭示了公元前3000年至公元前1800年在石峁遗址及其周围小型遗址生存的人类明显的“城乡差异”。石峁遗址是我国已发现的龙山晚期到夏早期时期规模最大的城址。

推荐阅读
石峁遗址航拍全景图石峁遗址航拍全景图 石峁遗址出土文物揭开4000年前“石头城”的秘密
石峁遗址是华夏文明吗石峁遗址是华夏文明吗 石峁遗址:中国北方早期国家的都城
中国人口负增长【中国人口负增长】2018中国人口出现负增长 房子建这么多将来卖给谁?
石台牯牛降景区住宿石台牯牛降景区住宿 石台牯牛降
西地那非他达拉非【西地那非他达拉非】他达拉非和西地那非的区别是什么?
于桥水库冰钓于桥水库冰钓把命丢。警惕:冬钓危害!
杨红樱抄袭【杨红樱抄袭】2018杨红樱新作——笑猫日记《又见小可怜》重磅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