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九渊王阳明 论陆九渊和王阳明心即理说的区别和差异

2019-06-17 - 陆九渊

次,“理”的内容应该既是宇宙自然界的秩序,又是社会伦理秩序。“道塞宇宙,非有所隐遁,在天曰阴阳,在地曰柔刚,在人曰仁义。”最后“理”应, 该是人生存活动的最高准则,人必须顺“理”而行。“此理充塞宇宙,天地鬼神切不能违异,况于人乎?”因此,陆九渊的“理”具有客观性,无限性、神圣性。其 实质与朱熹的“理”并无太大差异。

陆九渊王阳明 论陆九渊和王阳明心即理说的区别和差异
陆九渊王阳明 论陆九渊和王阳明心即理说的区别和差异

与陆九渊不同,王阳明的“理”是具体的“心之条理”。“理也者,心之条理。是理也,发之于亲则为孝,发之于君则为忠,发之于朋则为信。千变万 化,至不可穷竭,而莫非发于吾之一心。”当“心”有“条理”的时候,便会自然的外在表现为“孝”、“忠”、“信”等伦理活动。

陆九渊王阳明 论陆九渊和王阳明心即理说的区别和差异
陆九渊王阳明 论陆九渊和王阳明心即理说的区别和差异

即使这些伦理活动千变万化, 不可穷竭,但其根源莫不发自“心之条理”,亦即“莫非发于吾之一心”。这样,王阳明就把陆九渊那高高在上、外在的“理”落到实处。

在将“理”落入人心之 后,王阳明才更进一步地提出“心外无理”、“心外无物”等命题。然后王阳明从“理”和“物”之于人的意义、价值去考察外界和人的关系,去考察人与物、 “心”与“理”的内在联系。从而将“理”与“物”彻底定位在“心”内。在这一点上,王学的精致、优越无疑是对陆学的深化和超越。

陆九渊王阳明 论陆九渊和王阳明心即理说的区别和差异
陆九渊王阳明 论陆九渊和王阳明心即理说的区别和差异

3、心即理

陆王对“心”和“理”的不同规定直接导致他们对“心”与“理”之间关系的不同处理。陆九渊对“心”和“理”的规定有着十分浓厚的思辨色彩。他 在对宇宙天地的体悟中,把人安排在天地之间,把“心”和“理”并立起来。而王阳明对于“心”和“理”的规定以及对它们关系的处理,是直接建立在他对朱子学 和陆学的全面把握基础之上的。他将自己的人生经历体验与时代的需求想结合,试图寻找一套行之有效,即体即用的伦理道德践行之学。

陆九渊王阳明 论陆九渊和王阳明心即理说的区别和差异

而在王阳明的体系中,“心即理”的“即”似乎应该理解为呈现、发用、派生的意思。“心即理也。此心无私欲之蔽,即是天理,不须外面添一分。” “以此纯乎天理之心,发之事父便是孝,发之事君便是忠,发之交友治民便是信与仁。

”“心”不受到私欲蒙蔽,就是“理”。“理”是“心”的呈现,“理”是 “心”的发用,发在“事父”“事君”“交友治民”上便是“孝”“忠”“信与仁”。这样王阳明就明确确立了“心”的主体地位,把“心”的主动性突出出来。在 此基础上,王阳明提出来“致良知”的办法来将二者统一,这已是他的工夫论,本文不再赘述。

陆九渊和王阳明在“心即理”方面的差异,固然是由于他们对“心”、“理”以及“心”与“理”之间关系的规定不同。但无论是陆学还是王学,其目的都是要具体地、现实地统一“心”与“理”,从而提高人的道德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