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印社吴邪 西泠印社创社115周年 吴昌硕和他的时代星光灿烂

2019-01-21 - 西泠印社

百年西泠,百年名社,作为中国近代文化的一个缩影,西泠印社的许多社员成为近代文化艺术的旗帜,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继承与发展起到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2018年,恰逢西泠印社创社115周年,吴昌硕作为西泠印社第一任社长,业已是一个时代的符号特征。10月12日,西泠印社创社115周年暨“先生归来——吴昌硕和他的时代”系列活动在西泠印社美术馆启幕。

西泠印社吴邪 西泠印社创社115周年 吴昌硕和他的时代星光灿烂
西泠印社吴邪 西泠印社创社115周年 吴昌硕和他的时代星光灿烂

由西泠印社集团主办,上海吴昌硕纪念馆、西泠印社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西泠印社美术馆、西泠艺苑承办的此次系列活动,主要包括“先生归来——吴昌硕和他的时代”作品展,“播芳六合——吴昌硕对日本的艺术的影响”(吴昌硕曾孙、上海吴昌硕纪念馆馆长吴越主讲),“向先生致敬——印社中人雅集”,“艺文寻根——探索吴昌硕先生的文化之旅”,“印社中人——程十发艺术精品展”,“致敬先生——西泠印社社员宋涛书法作品展”。

西泠印社吴邪 西泠印社创社115周年 吴昌硕和他的时代星光灿烂
西泠印社吴邪 西泠印社创社115周年 吴昌硕和他的时代星光灿烂

作为西泠印社创社115周年重大活动之一的“先生归来——吴昌硕和他的时代”展,以吴昌硕为人物主线,从道光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梳理近百年的艺术发展,再现这个时代的书画艺术风格,让收藏和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文物遗产活起来。

西泠印社吴邪 西泠印社创社115周年 吴昌硕和他的时代星光灿烂
西泠印社吴邪 西泠印社创社115周年 吴昌硕和他的时代星光灿烂

诗书画印巨擘泰斗

吴昌硕(1844——1927),原名俊,字仓硕、昌硕、昌石,号缶庐、苦铁等,浙江安吉人。26岁时随大儒俞曲园习文字、辞章,打下了很好的诗文基础。先初以篆刻名世,游历于杭州、苏州、上海等地,结识各界名流,眼界开阔。精于书法,尤以石鼓文用力最多,以金石入画,摧垮了清末民国的萎靡艺术风气,被誉为“文人画最后的高峰”。

西泠印社吴邪 西泠印社创社115周年 吴昌硕和他的时代星光灿烂

吴昌硕在中国艺术史上的地位是非常崇高的,是近代中国书画篆刻领域中当之无愧的巨擘泰斗。这个不仅仅体现在其艺术上的全面造诣, 集诗、书、画、印为一身,熔金石书画于一炉;同时,在书画艺术走向社会化、团队化、市场化、国际化的进程上,吴昌硕也是功不可没的,如先后任上海豫园书画善会、上海书画协会、上海“题襟馆”书画会、西泠印社等书画金石社团的掌门人和参与日本的文化艺术的交流,为中国艺术走出去起到了很好的引导和宣介作用。

同时,在社会的担当与使命上,吴昌硕也是突出者,曾一度投笔从戎。1894年时,吴大澂督师北上御敌,“奏调先生赞画军事”,吴昌硕毅然参佐戎幕,参加甲午战争。以上所述,也正如陈传席所言:“吴昌硕画中俗气未尽,却更多地体现了时代的精神和时代的气息”。我们姑且称为“吴昌硕精神”。

通过有关吴昌硕文献的检索和此次展览作品,就可以简单勾勒出吴昌硕交往人士的大致分类,硕学大儒:如俞曲园,沈曾植等。鉴藏世家:潘祖荫、吴大澂、吴云、顾麟士等;达官大吏:如翁同龢、张之洞、汪鸣銮等;商业巨贾:如王一亭、张謇、周庆云等;艺坛领袖:胡公寿、任伯年、杨东山、高邕之等;职业画家:周闲、朱称、钱慧安、倪田等;清寒墨客:虚谷、蒲作英等;印社中人:王福庵、丁仁、吴隐、叶铭、弘一、黄宾虹等。

梨园名伶:梅兰芳、荀慧生等。

日籍名士:日下部鸣鹤、山田寒山、长尾甲等。每一位被交友者,都是一时之雄彦。他们虽主业其他领域,在诗文书画艺术上造诣亦深,此次也将展出他们的作品。这些人的交集,是吴昌硕成功的因素,也是其“精神”让同时代人认同的有力明证。

吴昌硕之后,一代大家、名家齐白石、王震、赵云壑、陈师曾、陈半丁、朱屺瞻、潘天寿、王个簃、沙孟海、诸乐三等皆为其门人弟子,且都是时代之佼佼者。自吴昌硕始,中国艺术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吴昌硕的早年师友

1869年始,吴昌硕辗转游学于杭州、嘉兴、湖州、苏州、上海等地。这样的一种游学方式,对吴昌硕的后来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帮助。先后从俞樾学习辞章国文,为吴昌硕打下了很好的诗文基础。以及游学结识了湖州、嘉兴、苏州等地的鉴藏大家,如陆心源、吴云等。

这样,不仅开拓了吴昌硕的鉴藏眼界,对于吴昌硕的艺术创作也产生了很大影响。此期间与吴昌硕往来的艺术家主要有吴伯滔、杨见山、蒲华、杨逸、钱慧安、高邕之、吴云、杨守敬、金心兰、吴大徵、翁同龢、吴谷祥、郑孝胥、沈曾植等。

在这次展览上,他们都会有作品的展出。其中,有件由吴昌硕签条的《金心兰、张春水、顾麟士合作山水册》,记录了一段他们四人之间的轶事。清末,吴昌硕曾长居苏州,与金冷香、顾鹤逸皆怡园画友,张春水则为乡先贤,集三者为一,既仰前辈,亦及艺友之谊,堪称一举两得。

故昌硕一生创作无数,自藏书画则甚少述及,传世所见出诸其藏者稀若星凤。本册签条乃缶老行书亲署,风格类近中岁之笔,复对照顾麟士其中一开有“缶公法家以为如何”句,署“丁未秋”,可推知昌硕先集春水、心兰画,复倩顾氏补缀八开,合装成册,故入藏时应在1907年左右,时逾花甲之龄也。

春水意境萧疏,瞎牛笔墨冷逸,鹤逸技法圆融,合置成册,贯通一气,盖无俗韵,昌硕好之重之,可知这位集诗书画印四绝大家之品味也。

吴昌硕与上海同道

清末海上四大家“任伯年、吴昌硕、虚谷、蒲华”,海上四妖“吴昌硕、曾熙、黄宾虹、李瑞清”等,这些称呼足以说明吴昌硕是近代海上画坛的领袖人物。

1872年,吴昌硕经友人金杰介绍,初次赴上海。作为开埠后远东的第一大城市,上海繁荣的经济和多元的文化业态对于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吸引了浙江、江苏等地艺术家加入。上海对于吴昌硕来说,地域特色是促成其成功的一个因素。

吴昌硕入上海后也是积极的加入到各大文化社团当中,如上海豫园书画善会、海上题襟馆等,这些平台几乎揽括了当时海派书画的全部名家,而吴昌硕且居主要职务,这些也成了吴昌硕发挥公众影响力的重要平台,诸多海上画家汇集在一起,交流画艺、互相提携,结识了一大帮的艺术同道。

如王礼、胡公寿、任伯年、虚谷、倪田、杨伯润、张熊、黄山寿、潘振镛、汪洵、陆恢、李瑞清、赵云壑、沈心海、商笙伯等。以及以后成为先生挚友、居推介大功的王一亭先生。

吴昌硕与西泠印社

1913年,在西泠印社成立十周年之际,吴昌硕被公推为西泠印社第一任社长。此时的吴昌硕在上海已经是声名鹊起,业已是书画界的泰斗式人物。对于民间社团的建设和发展,吴昌硕也有其自己深有的体会,参与了上海很多艺术社团的建设,明白社团维系起来的活动方式,对于迅速扩大其自身影响也是有很大帮助的。

吴昌硕在书画界威望,对于西泠印社在本地和域外发展都起到了积极作用,尤其对日本艺术界的影响,日本的河井仙郎和长尾甲等日籍社员都从随其习艺。

吴昌硕任社长后,带领社员们以社为家,捐赠和赎回了很多宝贵文物,如《汉三老讳字忌日碑》等。从1909年始先后为西泠印社书《西泠印社篆书额》,跋作《西泠印社记》《隐闲楼记》,为西泠印社撰联,刻“西泠印社中人”等。这样形成的“西泠精神”始于吴昌硕,西泠印社早期社员(包括赞助社员)如杨守敬、张祖翼、黄宾虹、叶舟、王福庵、丁辅之、李叔同等延续其脉,至今也是一代接着一代的薪火相传。

吴昌硕对日本的艺术影响

吴昌硕对于日本艺术的影响,具体始于何时,不得而知。但是从史料记载,吴昌硕36岁时,曾给日本长坪苏江刻“苏江”印。可知,吴昌硕与日本人之间的交往是很早的。此后,由于大上海开放的地缘优势,以及吴昌硕亦师亦友的王一亭的大力宣介,慕名而来的日籍友人越来越来多。

如日下部鸣鹤、河井仙郎、长尾甲等都请益于吴昌硕。河井仙郎初在日本学印,后仰慕吴昌硕在日本的威名,于1897年就与吴昌硕确定了师生关系。入社后的河井仙郎几乎每年都要往返于京都与上海之间,求学请益,收集金石书画文物。

1913年时,受西泠印社建社之影响,在日本创设了“吉金文会”等印学社团,奠定了其在日本篆刻界的祖师爷位置。吴昌硕通过直接教授日籍人士学习篆刻外,也通过大量的艺术交流活动传播金石文化,多次在日本举办吴昌硕展览,日本人士争先购藏其作品,据传,通过当时日本最大的百货商店高岛屋和王一亭等从日本来的吴昌硕作品订单有上万件。

可见,吴昌硕的精神是具有世界性的。

百年名社,西泠印社,先生归来,缶庐永存。

记者 刘慧

西泠印社创社115周年 吴昌硕和他的时代星光灿烂

吴昌硕,艺术,上海,西泠,书画

文体新闻

文体新闻

浙江新闻客户端

其中,有件由吴昌硕签条的《金心兰、张春水、顾麟士合作山水册》,记录了一段他们四人之间的轶事。吴昌硕与上海同道清末海上四大家“任伯年、吴昌硕、虚谷、蒲华”,海上四妖“吴昌硕、曾熙、黄宾虹、李瑞清”等,这些称呼足以说明吴昌硕是近代海上画坛的领袖人物。吴昌硕的早年师友1869年始,吴昌硕辗转游学于杭州、嘉兴、湖州、苏州、上海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