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锟军阀势力图 曹锟贿选总统的囧事

2019-01-05 - 曹锟

1923年初,黎元洪任期将至,曹锟急于坐上总统宝座,便派保派分子在北京拉拢议员,组织了10多个“俱乐部”,按月发给津贴,一时国会中关于总统任期的提案,竟达20起之多。说黎元洪补任的任期,应该是从洪宪改元算起,到袁世凯死为止,一共只有160天,而黎元洪自1922年6月11日复职以来,至今已有300多天,应当自动离职,由国务院摄行总统职权。

曹锟军阀势力图 曹锟贿选总统的囧事
曹锟军阀势力图 曹锟贿选总统的囧事

但彼时拥护黎元洪的议员也不少,特别是当时的张绍曾内阁也倾向于黎元洪。双方各执己见,互不相让,一时没有定论。

文的不行武的就上。1923年5、6月间,保派按照“拥曹必先驱黎,驱黎必先驱张”的战略,让亲直派的阁员高凌尉、吴毓麟、程克拆内阁的台,迫使张绍曾内阁于6月6日全体辞职,随后,曹锟更是亲自导演了一场“逼宫夺印”的戏。

6月8日,冯玉祥的属下张之江,率军官数十人带刀闯入新华门,围住居仁堂,向黎元洪索要欠饷。10日下午,又有300多中级军官到总统府索饷,1000多人的“市民请愿团”、“国民大会代表”手持“黎元洪退位”的旗帜紧随其后。12日,军警代表、“公民团”代表又来总统府示威。后来竟将总统府断电、断水,黎元洪一怒之下,于13日下午乘专车离开了北京。临行前,黎元洪把十五颗总统的大小印信藏了起来。

曹锟得知黎元洪拿走了总统印信,急令直隶省长王承斌截车夺印。当黎元洪的专车到达天津新站后,王承斌率领的大批军警便包围过来,不由分说便卸下火车头,然后逼迫黎元洪交印。黎元洪被逼得拔枪自杀,幸被随员抢救没有击中要害。到了晚上,黎元洪无可奈何,只得说出了总统印信的下落。

◎谁出价高我跟谁

驱逐黎元洪后,曹锟本拟立即进行总统选举,不料许多国会议员对直系的暴政不满,纷纷离开北京,无法开会。见此情形,黎元洪趁机在天津发布文告,声明他的总统职务并未解除,并拿出私财,给到津的每位议员发放500元的“旅费”,打算凑足法定人数后,在天津召开国会,成立政府。

对曹锟不满的,还有南方的“反直同盟”。孙中山派人到北京招揽国民党议员和反直议员到上海,准备在上海召开国会。卢永祥将上海的纸烟捐、电报局收入、烟酒税以及盐税余款专门辟出,作为国会的经费,张作霖也慷慨表示,如果钱不够,他可以接济。

来沪的议员每人每月可以领到津贴300元,比黎元洪一次性补偿500元旅费自然大有诱惑,因此到津的议员也开始纷纷转到上海。1923年7月14日,到沪的议员达到了200人,还专门举行了一个移沪集会仪式,发表了对内对外宣言,但也因不足法定人数,没能召开国会。

当此情景,国会议长吴景濂向曹锟建议推迟总统选举,继续召开宪法会议,以便转移目标,诱骗离京议员回京。曹锟于是致电国会,公开表示本人无意竞选总统。于是许多议员纷纷回京。

鉴于形势逆转,卢永祥派人把黎元洪从天津接到上海,以增加政治上的人气。黎元洪也乐得获取实力派人物的支持,以实现在上海建立政府的目的,于是欣然前往。没想到黎元洪到上海后,遭到江浙绅士们的反对,他们担心黎的到来会影响江浙的和平,于是纷纷阻止黎在江浙地区从事政治活动,并劝他早日离开上海。

9月13日,淞沪护军使何丰林发出布告,说“倘有破坏治安、扰乱秩序之行为,无论何人,概予拿办”,矛头直指黎元洪。而此时卢永祥则变得态度暧昧,对黎元洪既不欢迎也不拒绝。

9月17日,孙中山在广州大元帅府召开会议讨论时局。与会者一致认为,黎元洪试图在上海组织政府并非解决时局的办法,决定不予支持。黎的组府计划流产,失望之余,又溜回了天津。

◎买总统也挺费劲

为了让曹锟顺利当选总统,吴景濂建议曹锟用金钱收买议员。曹锟、吴佩孚于是责成各省摊派贿选经费,无奈所筹无几,最后直隶省长王承斌想出一个“捉财神”的办法:派密查员分赴大名、顺德、广平一带,逮捕制毒犯百余人,令每人缴纳数千元至数万元后予以释放。此外,王还以“借军饷”为名,通令直隶所属170县,每县筹措1万至3万元不等。

经费落实后,曹锟随即电令山东省长熊炳琦(曾任曹锟的参谋长)到北京主持大选,并在甘石桥设立议员俱乐部,做为大选的活动的机关。曹锟向议员们承诺:在京议员除每月领取补助外,还可获得600元的出席费,在金钱的诱惑下,回京议员络绎不绝。

1923年9月2日,山东省长熊炳琦、内务总长高凌霨、交通总长吴毓麟、司法总长程克、烟酒署督办王毓芝、京兆尹刘梦庚、直隶省议会议长边守靖,联名在甘石桥议员俱乐部设宴招待议员,并许以事成后每人付给5000元的酬劳,有议员担心投票后保派不付款,建议先付1500元为保证,保派政客则担心付款后议员们不投票,坚持法定人数够了才能照办。

9月14日,王承斌来到北京,决定在选举前发给每位议员5000元的支票,待选举完成后凭票兑现。议员们又怀疑直系在银行中并无存款,王承斌于是请他们到天津直隶省银行验证,可议员们还是担心直系将来会拒绝付款,强烈要求将这笔款子移存到外国银行。

9月23日,在京议员已达600多人,超过开会的法定人数583人。10月1日,甘石桥俱乐部开出支票573张,每张票额5000元,约定待总统选出三天后,予以盖章兑现。10月4日,吴景濂召开宪法会议,以检测出席议员能否达到法定人数,当天出席551人。同一天,南方拆台派也在六国饭店设点,收买不投票的议员,每人代价高达8000元,共计收买40人,最后终因财力不足而败北。

10月5日上午,正式选举开始,甘石桥大选机关派出汽车180辆,分途迎接议员到会。上午11时40分,签到者只有400多人,吴景濂于是派出可靠议员分头去拉同乡同党的议员,规定每人至少拉回一位。并临时决定:凡不投票而肯来出席的,也一律发给5000元的支票。下午1时20分,签到者达到593人,于是摇铃开会。投票结果:曹锟以480票当选总统。

这次贿选,曹锟共花费1356万余元,因此,时人称曹锟为“贿选总统”,称国会是“猪仔国会”,议员是“猪仔议员”。吴稚晖在某次演讲时揶揄曹锟说:“人的精虫若能全部胎化为人,则曹锟和他太太房事一次,即可有四万万个子女,一致投票选他老子了,根本就不必浪费许多钱来收买议员。”自此,曹锟也被人们戏称为“精虫总统”。

节选自《民国乱象》(中国工人出版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