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文公的妻子 读《史记》之从公子重耳到晋文公

2019-06-18 - 晋文公

或许因为笔者也是一个山西人,所以《史记》系列以晋国的故事起笔,讲晋文公重耳的故事。一个晋国的公子受宫廷牵连,仓皇出逃,受尽屈辱,却凭借个人魅力和不屈的努力,最终逆袭成功的故事。

三晋大地的由来是“桐叶封弟”的凝结,周成王之弟唐叔虞作为晋国第一任诸侯,而后历经惨烈的周王室的忌惮和围攻,历经七十余年的纷乱,最终在两个嗜杀的诸侯,重耳的爷爷晋武公和他爸爸晋献公借尽诛晋国公族来巩固其统治。

晋文公的妻子 读《史记》之从公子重耳到晋文公
晋文公的妻子 读《史记》之从公子重耳到晋文公

我们可以看到:这样做虽然保证了王权的稳固,但也为以后几十年的动荡埋下了祸根;但因为执政真空,庶民阶层的人才借此机会大展宏图,也为重耳的百年霸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晋文公的妻子 读《史记》之从公子重耳到晋文公
晋文公的妻子 读《史记》之从公子重耳到晋文公

首先来说,“地利”——版图;其次,就是“人和”——外交。自周成王封弟之后的百余年,间杂戎狄的地理位置磨砺了晋国的兵力,势力越来越强大,版图越来越大。诸侯联姻同样也是晋国“闷声发大财”的有效手段。晋献公嫁女于秦穆公,既巩固了西方边界,而且通过“假道伐虢”这个典故中的行动吞并了实力强劲的诸侯国,从此雄踞河东。称霸春秋的阻碍,只缺少一个——“天时”。

晋文公的妻子 读《史记》之从公子重耳到晋文公
晋文公的妻子 读《史记》之从公子重耳到晋文公

当时春秋首霸——齐桓公,在管仲经天纬地的经营才能下,齐国经济和民生蒸蒸日上,事实上,齐国战力并不是很强,齐兵之“弱”天下出名。和郑国、鲁国的交兵都是互有胜负,难说压倒性胜利。因此,齐国能够以一方诸侯领袖群雄靠的更多的是声望和外交谋略,这也为其他人争这个“话事人”留出了机会。

管仲、鲍叔牙相继离世,没人辅佐的齐桓公就从一代霸主沦落到饿死离宫的可怜虫,其后甚至江山易姓。再此情况下,心怀鬼胎的同盟开始互相争权夺利,攻伐不断,涌现出“迂腐”的宋襄公、“死对头”楚成王,按理说晋国梦寐以求的“天时”已经到来了,没成想却是公子重耳“逃亡年代”的到来。

由于骊姬之乱的牵连,重耳被他爸爸猜忌,只好流亡各国,尝尽了人情人暖,世态炎凉啊。按理说,同姓诸侯国应该是青眼有加,事实上这些诸侯都对他穷尽侮辱、轻慢,反倒是齐桓公、宋襄公、楚成王、秦穆公这几个先后称霸的人雄很有眼光,惺惺相惜。

秦穆公嫁女重耳,演变为一个成语“秦晋之好”;感恩于楚成王,重耳承诺“退避三舍”。重耳他爹晋献公死后,两位幼弟相继为君,正所谓主少国疑,重臣弑君,拥立重耳之弟夷吾为君,重耳还是到处逃亡。62岁那年在秦国的帮助下,攻杀侄子晋怀公登上晋国君位,成为一代明君晋文公。

虽然十余年的战乱延缓了晋国的争霸之路,但是祖宗打下来的基业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且流亡列国的这些年培养了一批以狐偃为首在日后威名赫赫的团队,分列六卿,改革军备,百年积累,在这一刻厚积薄发,“天时”不请自来!

由于宋襄公可笑的正义之师、公平之战,宋军在泓水被楚成王打败,一蹶不振。晋国逐个击破,先解决掉了周王室的百年的纷乱,而后复仇曹卫,以报当初流亡是的侮辱。挟雷霆之势,力抗楚国,救下宋襄公,和秦国以秦晋之好的牵制,退避三舍于城濮大败楚军,而后订立践土盟约,晋文公正式称霸诸侯国,成为“春秋五霸”之一!

晋文公重耳,以62岁的高龄“创业”成功,即位之后一跃而起成为天下霸主,不仅因为他流亡途中,饱尝人情冷暖积累了丰富的政治经验,也因为晋国人和政通,百年来的积累是其称霸的资本。所以说,要想创业成功必须要熬得住,人才才是一个企业成功的根基,厚积薄发才能一展抱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