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演员演得最好的】最适合看《我就是演员》的三种人

2019-10-19 - 我就是演员

在这里请大家记住七字真言——“真听真看真感受”。

从第一季到现在,几乎每一期里,评委导师都在做着非常基础的,现实主义的表演知识普及工作,他们反反复复告诉选手,你的表演很烂,是因为你没有真听真看真感受。为什么真听真看真感受如此重要?因为表演艺术本质上是对生活的模仿和再现,一旦失真,那么演员所创造的这个世界就会变形坍塌,这是表演的灾难。因此,能不能做到真听真看真感受,是检验一个演员是否合格的金线。

【我就是演员演得最好的】最适合看《我就是演员》的三种人
【我就是演员演得最好的】最适合看《我就是演员》的三种人

演员张馨予

在本季第二期张馨予和张钧甯的那个片段里,我们可以看到,导师章子怡已经提示张馨予:你走进房间,看到屋里变得一片乱,这个时候你会对此有所反应,这才是生活里正常的逻辑,如果你毫无反应,那就说明你没有真的在看你的表演环境。

【我就是演员演得最好的】最适合看《我就是演员》的三种人
【我就是演员演得最好的】最适合看《我就是演员》的三种人

但即便在导师指点过以后,张馨予重新表演了一遍走进房间,她似乎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真看”,章子怡于是亲自上阵,她走进房间,扶起了倒地的椅子和灯,只是寥寥几个动作,却展现了一个完美而流畅的“真看”。

【我就是演员演得最好的】最适合看《我就是演员》的三种人
【我就是演员演得最好的】最适合看《我就是演员》的三种人

而张馨予为什么没能做到“真看”?因为她缺乏信念感,她既不相信自己是曼璐,也不相信台上这个是曼璐的家。她还是把舞台仅仅当成了舞台,把自己当成了参加真人秀的张馨予,她直奔着剧本中的戏剧任务去,也就是找到妹妹并安慰她。

【我就是演员演得最好的】最适合看《我就是演员》的三种人

但是张馨予没有意识到,如果要让观众相信你的任务是真实的,那么在你完成这个任务前或后的每一个动作、表情、台词也必须是真实的,你所处的环境,环境里的一盏灯、一把椅子也都是真实的,不能有任何割裂,因为最终那个戏剧任务的真实是由前后一连串的真实赋予的。

所以,所谓辣眼睛的表演,就是抛弃了真听真看真感受的表演。变成了只表演情绪,只照本宣科,只追求结果。这有多可怕呢?演员本人一旦失去内心的依据,紧接着,他(她)会失去和对手的交流,和环境的交流,和自己的交流,剧本上写开心,就表演大笑,剧本上写难受,就表演大哭,可是一个缺乏依据,缺乏交流的大笑或大哭会好看吗?不会,这种表演只会失控,会变成马景涛式咆哮,变成欧阳娜娜式“蚂蚁竞走”。

这些大笑或大哭的情绪不是被剧情和对手调动起来的,而是生搬一种想当然的模式,进行拙劣的模仿。这种表演的“假”,就像被镜头放大的毛孔一样,是肉眼可见,非常容易被看穿的。

演员欧阳娜娜

而《我就是演员》,就是通过导师的打断和示范,把这种假,再放大十倍。

其实,《我就是演员》里还提到过很多关于表演的基础知识,普通观众大可以把它当科教片一样看,下一次再被脑残粉围攻的时候,请勇敢地说出他/她演得烂,是因为没有“真听真看真感受”!

二、如果你是一个老司机

这里说的老司机是指,比起吃瓜群众,你平时就非常关注演艺圈,可能是个追星狗,或者是影迷剧迷,对演艺圈的幕后故事有着强烈的好奇心。

这个时候,我觉得你不必只关注节目里来竞演的演员,而是可以把目光扩大,看看导师,看看飞行嘉宾、专业评审和节目背后的制作团队。

《我就是演员》比较有趣在于,你可以把每一期节目就看成是一部电视剧或者电影的制作过程。

首先会有编剧提供剧本,然后演员、导演各部门加入,开始漫长的排演和拍摄过程,接着是上映,接受从普通观众到专业人士的检验,最后看评论家给出怎样的评价。

在这个过程中,你会看到谁是真正的搅屎棍,你也会知道,娱乐圈里有三种人非常值得警惕。

第一种,缺乏专业知识的专业人士。

影视行业有一点吃亏,就在于它不像科技领域,医疗领域等,救活了人就是成功,发明出了便捷的手机就是成功,专业知识和技能是否过硬一目了然。在影视行业里,每个看过电影电视剧的人都可以腆着脸来指点江山,假装专业。

第一季专业评审团里欢瑞世纪的姜磊,其点评匪夷所思。在欧阳娜娜和郑昊的对手戏里,由于欧阳娜娜演技实在拙劣,大家会更多将目光放在郑昊身上,姜磊竟然因此评价郑昊为戏霸,抢走了欧阳娜娜的风头。这种毫不专业的点评,很难想象出自一家大型影视制作公司副总裁之口。不过看了下欢瑞世纪出品过的电影电视,觉得倒也不意外。

第二种,观念落后的专业人士。

刘天池作为表演指导在节目里实际上担起了一部分导演的职责,片段最终呈现的优劣和她有着直接关系。她就是典型的拥有专业知识,但观念非常落后的那类专业人士。

刘天池

每次看刘天池给演员教戏,我都觉得这是大型邪教现场,刘天池永远怒目圆睁,一把鼻涕一把泪,拽着、拖着、抓着演员大吼大叫,声嘶力竭。她如此执着于此,让人觉得,她好像以为叫得响,哭得出,能站在准确的定点上,这样就算好表演了。而一旦进入对演员说戏的环节,就会暴露出她对剧本、情节、人物的理解水平实在有限。

这类专业人士的可怕之处在于,他们往往充满激情,坚信自己的艺术观念是正确的,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自己的那点过时观念哺育给一个又一个行业新人,最终的结果就会像刘天池老师一样,彻底将演员们带跑偏。

第三种,装神弄鬼的专业人士。

这类专业人士很难分辨,他们往往已经很有名气了,有时候说些虚头巴脑的话,容易因为没人听得懂,而被大众误以为是水平高。

如何辨别一个专业人士有没有在装神弄鬼?看他(她)跟不跟你拽大词或者满嘴虚话。

例如,在左小青和任素汐的片段里,吴秀波老师的评价是:愿上苍有好生之德,愿戏剧有悲天悯人之心;谈到表演是什么的问题,吴秀波说“我认为演戏是拼命”;在张馨予和张钧甯的片段里,他的评价是:这个小说改编是个特难演的戏,嗯……实在是不容易。

吴秀波

吴老师的点评,经常让我感觉他仿佛什么也没说,缺乏干货,非常抽象,过于感性。反观徐峥、许鞍华、陈凯歌的点评,你会发现他们很少给你吟诵诗句,也不发表矫情的感想,他们的发言经常是非常具体,非常实在的,比如演员在台上的动作失控了,演员眼泪流得太多了,演员的某一段戏过于悲情。

我觉得一个真正足够专业的从业人员,是会很敏锐地捕捉到表演过程中每一个不完美的瞬间,并且很清楚地知道是什么导致了这个不完美,然后他(她)能够非常具象地,有条理地表达出点评。同样的,他(她)也能很明确地知道,一出完美的戏,是在哪些细节上做到了最佳,才让它最终臻于完美的。

但水平欠缺的从业人员,无论一出戏是好是坏,他(她)都只有个模糊的感觉好或坏,但找不出症结,无法判断,最后就只能靠拽大词和说虚话来掩盖。

碰上装神弄鬼的专业人士,千万别信他(她)的话,因为他(她)很有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纵观两季节目,徐峥无疑是目前最有水准的导师,他每次都能做到言之有物,立场坚定,评判标准清晰,更难得的是,徐峥的表演水准能和自己的表演理论自洽,这是他能坐在导师席上最好的证明。

三、如果你是从业人员

我认为,每一位影视行业的从业人员,无论如何,你都应该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看看《我就是演员》,它虽然是一档针对表演的综艺节目,却对编剧、导演同样有着很大帮助。

比如编剧应该关注的,是每个原版电影和改编小品之间的区别,为什么《七月与安生》的片段被质疑,《岁月神偷》的改编更动人,这是编剧水平的高低之分。比如导演应该关注的,是陈凯歌、许鞍华、张国立他们说戏时,跟刘天池、吴秀波他们说戏时的区别,这是真懂戏和假懂戏之分。

《七月与安生》

《岁月神偷》

更进一步,无论你是哪个职能的从业人员,都会在《我就是演员》里看到一些有意思的争论,这些争论对加深大家对艺术的理解非常有帮助。

比如,节目中关于表演到底是情感还是技术的争论。

8102年了,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看不起技术呢?虽说导师们看法不一,大部分时候是各有千秋,但关于承不承认表演是技术这点,我认为是区分导师懂不懂行的标准之一。

徐峥

徐峥在这个节目中充分展现了他对于表演,对于戏剧的深刻理解。他说能够调动起情感,本身就是最大的技巧,这句话实在是准确到位,一下子把吴秀波强行二元对立的两个元素,统一为一个整体。

看不清本质,总结不出规律的人,才会无脑地吹捧“情感”和“天赋”,踩低“技术”和“训练”。但事实上,无论是表演,还是音乐、美术、文学,任何艺术,都需要技术的加持,只有当技术愈发熟练的前提下,艺术之美才有可能迸发,承认自己在艺术精进的道路上并不全然依赖天赋,绝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说到底,什么是天赋,很多时候只是指“与生俱来就拥有了别人需要习得的技术”——这才是为什么观众会被演《一九四二》的孩子打动,不是因为他们没用技术,而是因为他们天生就有技术。

在我看来,《我就是演员》就是把表演这门看上去虚无缥缈又高深莫测的艺术还原到了技术层面,它反复提醒着从业人员一些基本规则,也告诉大家,先有术,后成艺,永远不要低估技术的力量。

又比如,这档节目里还探讨了“演员的不同创作方法”这个问题。

在最近一期节目中,当编剧贾东岩问金世佳,认为他今天的表演倾向于真的还是假的时,金世佳回答,演戏是假的,而宋轶则回答,在那时那刻,我就相信那是真的。

金世佳、宋轶

同样的,在章子怡之前点评《岁月神偷》的时候,她提到,齐溪在自己儿子死去的时候,没有发抖,但其实这是齐溪可以爆发的点,她觉得这个表演过于克制了,齐溪回答说,如果在表演的时候,她没有真的感受到自己的情感到了需要爆发的点,她就不愿欺骗自己,故意去表演爆发。

这两组对话令我印象深刻,因为我觉得这一季节目中,我不清楚是不是节目组有意为之,节目里经常会让导师与选手展开关于表演方法、表演风格的论争,这让大家关注的焦点不仅仅停留于谁赢谁输,而是可以更具象的认识到,所谓表演,并不是一个人长得漂亮,就可以随便在镜头前晃荡两下的,表演作为一个艺术门类,有着自己固定的创作方法和创作体系,不同的演员从不同的体系出发,可以演出非常不同的结果,这其中的化学反应十分值得玩味。

同时,我认为只有认识到了表演方法和表演体系的存在,才能让观众和更多新人演员学会尊重表演艺术。

最后,我认为这档节目最棒之处在于,它向观众展示了什么是好的表演审美。

我记得,在第一季节目中,宋丹丹经常会在看过某个片段后,大呼自己受不了那种每一秒都充斥着强烈矛盾冲突的戏,也就是俗称的“狗血”。

戏就是冲突,戏就是突转,这些传统理论当然没错,但徐峥在第二季中的一段话,更好地阐释了为什么“狗血”戏难看的理由。他说在一个影视剧里,大部分的戏都是些小戏,但即便是这些小戏里,也有很多值得玩味的台词、状态、表演。

我觉得这段话说得非常准确,也非常重要,他在告诉我们,戏,并不一定要一个冲突接着一个冲突,演员的表演也不需要时刻剑拔弩张,不是争吵就是厮打,有时候,一段好戏,一段好的表演,是指在那些角色没有什么巨大危机需要处理的时候,你仍然可以让观众看上个几分钟,观众既不觉得无聊也不觉得尴尬,这个时候作为创作者你就成功了。

我想,徐峥的这段话对演员、编剧、导演都是非常有启发的。

而在杨蓉、斓曦、王媛可的表演片段过后,徐峥提出要临时出一道附加题,让三位刚刚演完宫斗戏的演员表演打电话,他说自己之所以出这道题是因为,在这个舞台上,他作为导师,更想传递一些真实的表演理念,而表演优劣的评判标准就是真实。

在此,我不得不再度为山争哥哥比心,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在我国近五六年的整个影视领域里,有太多违背真实的创作,不仅仅是表演,在剧作、导演、美术等各个部门里,都存在着虚假创作的问题,这个问题伤害的不仅仅是观众,更多是对审美趣味的践踏,是对基本创作规律的无视。

而徐峥的附加题是正本清源之举,非常希望这道附加题能警醒每一个从业人员,在日后的创作中常常想起它。

《我就是演员》真的是一档良心综艺,适合每一位关心中国影视的观众,不管是吃瓜群众还是从业者,都能从中看到一个很真实的演艺圈生态。这个生态就是糟糕,非常糟糕。

糟糕到演员要声嘶力竭来参加真人秀大喊“我是演员”,大喊“我可以演好请来找我”,而这一点本该在试镜的时候向导演证明,用作品向观众证明。糟糕到有的人坐在了不该他坐的位置上,他们在节目中的表现肉眼可见的差,证明了他们能坐上那个位置反正靠的不是实力。

不过既然已经触底了,那我倒希望演艺圈生态真的能靠这类综艺反弹了。应该有人继续制作《我就是导演》、《我就是制片人》、《我就是编剧》这些姐妹综艺,让那些扰乱行业规则的假行家在这些综艺的照妖镜下现出原形。

编者提醒:以上评论基于节目在电视上呈现的样子,节目中嘉宾的言论和表现是否有剪辑后期故意营造的效果或造成的偏差,请读者自行斟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