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直接学张瑞图吗 张瑞图《论书卷》

2019-06-17 - 张瑞图

张瑞图《行书论书卷》 绫本 纵25厘米 横274厘米 安徽省博物馆藏

《行书论书卷》作于明天启四年甲子(一六二四),时瑞图五十四岁。基本上具备了他书法的特点,代表了他中年的水平。面对是卷,我们很难找与之风格相近的前人之作,但却可看出他对古人书法的研究至深。从中我们似乎能够窥见孙过庭《书谱》、《景福殿赋》、《草书千字文》和苏轼《醉翁亭记》的一丝痕迹,但他却已从古人的约束中挣脱了出来,如其结体奇崛的变化,虽横扁之形出于苏书,但却左颠右倒,不求平衡;变使转处为直快方折,点画之间,抵牾揖让,左错右浇,笔势劲挺,节奏明快,于流畅中寓直转,飞动中有停顿,强调激昂的动感,给人以笔调奇险,真气弥满的感觉。

可以直接学张瑞图吗 张瑞图《论书卷》
可以直接学张瑞图吗 张瑞图《论书卷》

在章法上紧压字距,疏空行间,使整幅书法的行气之间,呈现出一种有序的控制,不仅避免了散漫无章、眼花缭乱的现象,而且在 横向展开的长卷上造就了满纸烟云、一泻千里的气势,给观者在视觉上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令人有荡气回肠之叹。

可以直接学张瑞图吗 张瑞图《论书卷》
可以直接学张瑞图吗 张瑞图《论书卷》

用笔上方峻刻峭,多使偏侧之锋,起笔以挫为主,落笔起止斩斫,翻折顿挫迅捷,提按起伏坚韧有力,横撑竖持跳跃使转,夸张多 变—奇险莫测。笔画伸展倾斜度颇大,才以轻捷的露锋落墨,随即铺锋重重带过,至折转处又突然翻折笔锋,用尖刻的锋颖与锐利的方 折及紧密至不透风的横画排列相结合,形成折带摇荡的鲜明节律。这种大翻大折、突出横向的动态,一变历代行草书以圆转取纵势的 笔法,代之以方峻峭刻取胜。

可以直接学张瑞图吗 张瑞图《论书卷》
可以直接学张瑞图吗 张瑞图《论书卷》

整卷作品非常和谐,其以方折之笔横斫,以连绵之势密布,以宽舒之阵排列,屈突又缓徐,硬辣又飘逸,局促又拓展,撑挫又连绵, 用众多的反常又合度的笔法组成一幅壮美的图画,这种“壮美”,既是在艰难跳荡中臻至和谐的美,也是在凛厉捕杀中寻求平和的美, 更是一种由悲怆激越转向平和放逸的美。

可以直接学张瑞图吗 张瑞图《论书卷》

此处其在挫与撑的变化和统一之主旋律中,还讲究墨韵的变化,笔墨丰满敦厚,气象淋漓酣 畅加之笔画实重,少见轻飘之笔,故而形成了有别于前人和时人的鲜明个人特点。

此卷乃中年行草,比之晚年草书更见平和散淡,不 仅转折处多婉转而少侧锋偃笔,且结体虽奇崛,风格虽猛利,但并未失之狂诞。其书写的特征与当时的心态互为表里:在“禅味”的 书法中化解胸中的痛苦和无奈。由此也证明了他是一位善于进取、勇于创造的大师。他的进取曾使自己从一介寒士跃而跻身朝廷重 臣之列,他的创造又使自己从一个政治上的失败者锤炼成一个艺术的胜利者。

释文: 汉武帝好道凭 虚欲仙索靖书 如飘风忽举鸷 鸟乍飞梁鹄书 如太祖忘寝观者 丧目皇象书如歌 声绕 梁琴人舍徽 卫恒书如插花美 女舞笑镜台孟光 禄书如崩厓人见可 畏李斯书世为冠 冕不易施设张芝 经 奇锺繇特绝 逸少鼎能献之冠 世四贤共类洪芳 不灭羊真孔草萧 行范篆各一时绝妙右二十五人自古及 今皆善能书奉勅 遣臣评古今书臣既 愚短岂敢辄量江 海但圣旨委臣斟

酌是非谨品字法 如前伏愿照览谨 启普通四年二月五 日内侍中尚书令袁 昂启臣谓锺繇 书意气密丽若飞鸿戏海舞鹤游 天行间茂密实亦 难过萧思话书走 墨连绵笔势屈 强若龙跳天门虎 卧凤阁薄绍之书 字势蹉跎若舞 女低腰仙人啸树 乃 至挥毫振纸 有疾闪飞动之势 臣浅见无闻暗於 明灭宁敢谬量山海以圣命自天 不得不斟酌是非 过失如 获汤炭 天启甲子夏五书 於椰子书院 张长公瑞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