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专家评价张学友】如何评价张学友在华语乐坛的地位?

2019-10-18 - 张学友

张学友分别在南昌、赣州、嘉兴开演唱会,结果警方居然分别当场抓到了3个逃犯!原来他们都是张学友的歌迷,为了他的演唱会,竟不顾风险而来。有网友总结道:“他来听我的演唱会,就已做好准备对以往的赎罪。”

【音乐专家评价张学友】如何评价张学友在华语乐坛的地位?
【音乐专家评价张学友】如何评价张学友在华语乐坛的地位?

▲ 张学友的“5.20嘉兴演唱会”上一位逃犯在逃亡许久之后被缉拿归案。

“歌神”张学友究竟有多大魅力,才让逃犯都前仆后继,不惜以身涉险?

早在90年代,中国就流行这样一句话:有风吹过的地方就有张学友的音乐回荡。说到歌神,每个人的脑海里浮现的名字,一定是张学友,四大天王的时代已暗淡,唯有他东方不败。

【音乐专家评价张学友】如何评价张学友在华语乐坛的地位?
【音乐专家评价张学友】如何评价张学友在华语乐坛的地位?

▲ 张学友2016深圳演唱会

他的确有着无数人无法企及的高度:唱片销量突破6000万张,仅次于迈克尔·杰克逊;个人巡演近800场,居华人歌手之首;音乐奖项260余座;57岁仍游刃有余地驾驭各种类型的歌曲,是个被歌唱事业耽误的影帝,也是个没有绯闻的绝世好男人……

【音乐专家评价张学友】如何评价张学友在华语乐坛的地位?
【音乐专家评价张学友】如何评价张学友在华语乐坛的地位?

30多年来,他天籁般的歌声已成为不老的传说,

陪伴了多少人的爱情,也唱出了几代人的心声,

让你听得心如刀割,也让你觉得爱是永恒。

“刀疤友”

1961年,张学友出生于香港,在家排行第二,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也是出了名的捣蛋鬼,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所以小时候妈妈打他的频率是一周三到五次。

小学二年级,香港很流行武侠片,他和堂哥争当《独臂刀》里的大侠,在追逐打斗中,堂哥手中挥舞的菜刀不小心脱了手,白光一闪,张学友应声倒地,右眼底下脸颊鲜血直涌。妈妈闻声而至,赶紧抓起桌布捂住伤口,将他送进了医院硬缝了五针,脸上也从此留下一道疤痕。

学校里顽皮的同学从此叫他“刀疤友”,但他并不生气,反而以此为乐,每当发生争执,他便用手指拉下右眼睑,疤痕像小蚯蚓似的在“鬼脸”上活灵活现,把对方吓得举手投降。

张学友在学校并不讨人喜欢,个子矮小,害羞内向,成绩也忒差,唯一能让人记住的是唱歌好听,由于自幼喜欢跟着唱片练习唱歌,所以他一唱歌,大家就都围着买东西给他吃。

那时家境贫寒,父亲和哥哥是常年在外跑船的海员,为了家计,张学友决定高中毕业就找工作,只是自己胆小内向,为了练胆,他决参加学校的歌唱比赛,后来得了亚军,有人跟他说,别灰心,他们只是经常代表学校去唱歌才得的冠军。

那时候的他自然不懂什么是“黑幕”,只是觉得亚军也不错,毕竟是来练胆的,不争名头。那时候也开始知道,原来音乐可以如此动人。

争当大侠舞刀弄枪,可能有血的代价,

但当个歌者,却能像水一样柔软人心。

/ 一鸣惊人 /

一切冥冥中自有注定。1984年,本打算踏上社会的张学友参加了首届香港十八区业余歌唱大赛,宝丽金唱片公司也想趁此挖掘新人,一曲《大地恩情》让他一举夺魁,并因此而出道。

那时候他觉得机会来了,可是空等了3个多月依旧没人叫他录音,签了约也没有钱,迫于挣钱养家,他只能先去香港贸易发展局当助理文员,后来又到国泰航空公司工作。

1985年4月,宝丽金为张学友推出首张粤语专辑《Smile》,没想到竟拿下了20万张销量,张学友这个名字一夜间在香港歌坛走红起来,大街小巷开始遍布他的歌声。一夜成名,让这个刚进演艺圈的平凡小伙十分不适应。

▲ 张学友推出首张粤语专辑《Smile》封面。

那时的他全然不懂演艺圈的规则,以为只要“真”就行,在大多数人面前会紧张,跟人混熟了就喝酒耍疯,每次都喝得烂醉,傻傻地把酒喷在宝丽金老板的脸上,众人不得不拉住他。

1986年,宝丽金又迅速为他推出粤语专辑《遥远的她AMOUR》,《遥远的她》获十大劲歌金曲奖,《月半弯》获第9届十大中文金曲奖,一路过关斩将,风光无限,势头直逼两大天王张国荣和谭咏麟,被媒体称为天王的接班人,还与吕方在香港红馆举办了“双星演唱会”。

▲ 张学友粤语专辑《遥远的她AMOUR》封面。

1987年8月,他在香港红馆举办了第一场个人演唱会,曾在舞台上紧张发抖的他也逐渐放松下来,只是接下来迎接他的却是香港歌坛的明争暗斗、风起云涌。

▲ 张学友《87演唱会》专辑封面。

/ 陷入低谷 /

尽管张学友刚出道就一鸣惊人,但初出茅庐终究敌不过树大根深,从第三张专辑开始,唱片的销量开始滑坡,出到第五张时,销量还不足2万张。1987年,正值两大天王张国荣和谭咏麟斗得最凶的时期,歌曲几乎占满了排行榜。

这种巨大的落差让他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重心,开始流连夜店酗酒,一星期就有五天在沉醉。身边有很多人想帮他,但他什么都听不进去。为了驱散这种不安,他狂接电影,但照喝不误。

1988年在梅艳芳的生日会上,喝醉酒的张学友无法自控,竟拿了蛋糕乱掷,出格之举遭到朋友指责,也被记者跟拍,形象立即一落千丈,走到公园有人骂,上台演唱招来一片嘘声。

1989年,他饰演电影《旺角卡门》里的乌蝇一角而获第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这一突如其来的成功让他重拾了一点信心,从浑浑噩噩的生活中醒过来,决心戒酒,改变自己,“我很不喜欢做一个自己控制不了一切的人。”

▲ 张学友《旺角卡门》电影剧照。

幸运的是,他从低潮中走了出来,重新找回了感觉。而经过这次挫折,他也变得更看淡名利,更加懂得面对成败。他说:“这是我提早认清起落的一堂课。”

/ 只愿一生爱一人 /

在纷纷扰扰的演艺圈,始终如一的爱情实属罕见,但张学友和罗美薇却除外,20多年来,他们一直是圈内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缘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1986年,电影《痴心的你》女主原本由李丽珍演,后来换成了罗美薇,于是遇见了男主张学友。拍定妆照时,两人目光相接,一见钟情,爱情拉开了帷幕。

▲ 青年时代 · 性感靓丽的罗美薇。

张学友当时只是刚走红的新人,只能对这个清纯漂亮、香港最有前途的女演员望而却步,没想到罗美薇毫不在意,并认定他为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互生好感的他们还是走在了一起。

1988年,张学友就遭遇事业上的低谷,开始酗酒颓废,而罗美薇静静陪在他身旁不断鼓励安慰他。有洁癖的她会默默帮他清理呕吐物,给他敷上热毛巾;帮他戒除酗酒的恶习,让他的事业步上正轨……回想那段最潦倒的日子,张学友说:“我看到了美薇对我的真爱。”

▲ 张学友和罗美薇

张学友和罗美薇的爱恋过程其实也和很多男女一样,有甜蜜,也有争吵。每次吵架就赌气分手,分手了又后悔,于是分分合合,最后还是离不开彼此,而他们分过最长的一次只有一周。

张学友直认自己还很爱罗美薇:“我依然很爱她。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我始终找不到可以替代她的人。既然仍爱着她,我是不可能爱别人的。”就像他歌里唱的:“有相聚,有分离,还是始终喜欢你。”

▲ 青年时期 · 戴墨镜的张学友和罗美薇。

1996年2月15日,两人经历过苦难的感情和十年的长跑,决定携手共度余生,在英国伦敦注册结婚。张学友说自己是最懂不浪漫的人,没有香槟玫瑰,也来不及准备戒指,就用一根皮筋替代。后来,他将这根橡皮筋套在项链上的指环挂在胸口,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有人问他,为什么不选择在2月14日情人节注册结婚?他开玩笑说,因为那天要排长队,而且2月15日还代表我们已经过了情人的阶段,开始携手一生。

他们回港后没有选择隐婚,而是宣布了婚事,张学友说:“我刚开始还担心事业会受影响,后来一想,我不是什么偶像派,我可是实力派啊。”婚后,罗美薇在事业巅峰期隐退,并将自己的名字以张学友的姓氏冠名为May Cheung,在他身后深居简出,全心为他打理后方。

▲ 婚后张学友携手罗美薇出席公共场合。

而张学友嘴上说不懂浪漫,对罗美薇却是处处用心。老婆一怀孕,他就停下所有工作全心照料;不想让罗美薇太累,就自己在家带孩子,喂奶换片,动作娴熟,做得比自家的菲佣还好;有一次,居然还打败了李嘉诚和香港特首曾荫权,还被评为香港年度最佳父亲。

从此,张学友不再理会娱乐圈里的明争暗斗,工作都以家庭为重心,希望多点时间陪家人,一听拍内地电影要离家三个月,他马上推掉。

有一次,有媒体捏造他和助理的绯闻,罗美薇知道后很不高兴,张学友立马出来澄清并放话说:“我决定将重心放在家庭,假如再有人干扰我的计划,我会义无反顾地退出演艺圈。”

2000年,女儿瑶瑶的出生让昔日的歌神变成了女儿奴,还专门为她写了一首《摇摇》;2003年,他特意为罗美薇写了《讲你知》告诉她:对她的爱永不变,只愿一生爱一人。

/ 不争,无扰 /

1990年,张学友带着《只愿一生爱一人》归来,和刘德华、黎明、郭富城一起被称为四大天王,事业也进入了巅峰时期。四大天王里唯有他不是“靓仔”,至今却依旧占据神坛。

▲ 四大天王。

1993年,一曲《吻别》红遍海内外,凭借136万张创下台湾史上最高销量唱片,全球狂销400万而成为乐坛之最,人们开始称他为“歌神”。他也回到了梦寐以求的舞台,在香港红磡,在全世界巡演,唱那些为人熟知的情歌。

同时,他也是一个被歌神光环掩盖的影帝,作为演员,他长得不帅,却演技精湛。他是《笑傲江湖》中的林平之,也是《喋血街头》中有情有义的“细辉”;是《倩女幽魂》中为人义气的燕赤霞,《东成西就》里充满喜剧色彩的洪七公,也是《男人四十》中的林耀华……

▲ 《倩女幽魂》电影剧照。

▲ 《男人四十》电影剧照。

尽管事业如火如荼,但张学友却如老僧入定,不争不抢,也无需别人的定义,只会拿作品证明自己。2015年,《我是歌手》邀请他参加,被他直言拒绝了,他说唱歌其实是一件很纯粹的事情,参加比赛就要学会算计,争名夺利没意思。

有一次,《中国好声音》制作人及那英亲赴加拿大,邀请他当导师,同样被他拒绝了。他说不喜欢商业节目的矫揉造作,只想在这个明星与流量主导的时代致力于自己的音乐。

经历过人生起落的张学友,更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珍贵的东西,闲时主动退隐江湖,动起来也能一鸣惊人,不必置身名利场上争夺不休,也自动屏蔽各种炒作与绯闻,除了歌神、影帝,他更愿意去守护他的爱情,维护他的家庭。“夫唯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

前阵子,“学友·经典世界巡回演唱会”达到了147场,再度打破2012年“1/2世纪巡回演唱会”创下的场次和观众人数的世界纪录。57岁,大多数歌手早已退休,而他还在台上劲歌热舞,演唱会屡破记录,宛如一个不老的传说。

“我相信好歌有好报”,他说,“我想唱到70岁。”

这样被岁月镌刻的张学友,怎能令人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