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丹怎么死的 如何评价太子丹这个人?

2019-06-18 - 太子丹

我这辈子,有两大死敌。第一个,自然是我父亲。

那个不称职的国君,他们都说他是我父亲,我自己也这么称呼他,但即使我已被立为太子,我也对他毫无感情。当然父子情究竟应该是怎样的,我也说不上来。我压根就无从体验。把我奶大的,也并不是我的生母。打小我就不被允许跟他们住在一起。稍大些,他们会来看我,我也被允许去见他们,但也只是请请安,吃吃饭而已。那个愚蠢的男人有时也过问我的功课,但对我却无甚帮助,因为他也不大懂,你懂的。

太子丹怎么死的 如何评价太子丹这个人?
太子丹怎么死的 如何评价太子丹这个人?

所以这事就很吊诡——我为什么会被立为太子?一个最高权力的接管人,究竟应该具备怎样的性格和能力?他了解吗?然后我发现,其实这压根就不重要。他要的只是一个能作人质的太子。从这个角度来讲,即使一个白痴被立为太子,也不足为奇。

太子丹怎么死的 如何评价太子丹这个人?
太子丹怎么死的 如何评价太子丹这个人?

在赵国,我认识了另一个人质,嬴政。他成了我第二大死敌。

当时我俩对于任人摆布的人质生涯,都很不忿,只是后来,我仍然在任人摆布,嬴政则成了摆布别人的人,而且最喜欢摆布我。这就是我为什么要逃回燕国。世人都说是因为我受了他的羞辱,其实,我固然没有受到什么礼遇,但,这么说显然太肤浅了。

太子丹怎么死的 如何评价太子丹这个人?
太子丹怎么死的 如何评价太子丹这个人?

逃回燕国那天,我还没来得及洗洗睡,就被父亲叫去痛骂了一顿,说我这点气都受不了,还能成什么事。关键在于,我势必引来秦国的虎狼之师,那意味着他的好日子到头了。说到底,他关心的还是他自己。

我耐心地跟他讲嬴政的野心。他压根听不进去。他说他没空关心什么狗屁天下大势,他只关心燕国自身的安危。他只知道我在秦国多呆一天,燕国就能多撑一天。他甚至扬言要把我绑了,送回秦国请罪。说到底,他并不认为秦国对燕国有野心,如果有,那也是因为我。纯属私仇。总之,我和他根本无法沟通。

好吧,我说,你放心,我既然回来了,自然会想办法处理。

那你说说,你有什么办法?他乜斜着我。

天哪,我怎么可能那么快想得到?!我刚逃亡回来,澡都还没洗,又渴睡……

于是,我吼道,整个燕国都跟他拼了,行了吧?

他气得浑身发抖,眼里满是幻灭的绝望。天,他又是凭什么对燕国心存侥幸的呢?!所以你看,燕国已经是时候来场命运的大决战了吧——就算被灭了也好过苟活啊——要混吃等死到什么时候?

“你说,你一辈子为我做过一件什么好事?!”他指着我鼻子的手指在发抖,声音也在发抖,“三十多岁的人了,你,你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吗?你才是在混吃等死!”

我悚然一惊——我这是干吗来着?!回来接管最高权力,振兴这个国家?没时间了,燕国马上就要亡了……

扪心自问,我竟然还真不知道自己该干吗!好像,的确是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头。

行刺的念头,就是在那一刹那跳出来的。

在燕国覆亡之前,可能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吧,然而无论怎样,我有人生目标了!

这绝不是为了要向我那可怜的父亲作出交代,甚至也不是为了燕国,更不是为了要向我父亲,甚至向嬴政,证明我有多了不起,仅仅是为了交代我这操蛋的人生而已。我不过是想大声告诉这个世界:你们错了,大错特错!我燕丹生而为人,绝不是任人摆布的!我有我的人生目标!我甚至已经为此准备足足三十年了!我燕丹绝不是混吃等死之辈!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行刺的结果如何,已经不是最紧要的了。过程才是重点。

于是,我遍访高人,搜寻利器,推敲细节……

从来没有料到,专注于一件事情的感觉竟是如此美妙!啊,怎么说呢——我是生平头一次觉得自己是在活着。对,活着!现在,我并不是在跟你讲我是如何死的,而是在告诉你,在那些天里,我是怎样活的。

我的情绪感染了身边每一个人,他们甚至乐意为此交付他们的生命。当然,我犹豫过,彷徨过,因为我不知道,教别人舍命换来的结果,到底会怎样,值不值得。也正因为如此,当荆轲迟迟不肯出发的时候,我急了!与其说,是我不相信他在等那个对的人,不如说,是我压根没时间等他。老天爷给我的机会固然只有一个,给我的时间也少得经不起推敲。

(在某种程度上,太子丹跟荆轲一样孤独)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行刺失败,逼得太子丹父子像丧家犬一样地逃往辽东那个旮旯。

回想起来,几乎每个细节都在我的掌控之下,但唯一无法掌控的就是荆轲。他固然听命于我,但他显然有自己的计划,这使得行刺功败垂成。世人都当他是英雄,却又怎知他不是跟我一样,无非一枚不甘受人摆布的棋子而已?

有人说,燕国已病入膏肓,即使杀了嬴政也救不了燕国。从这个角度上讲,我的行刺救国方案是根本不可能成功的。但,若你是太子丹又要怎样做?宁肯坐以待毙,也不反击一把?话又说回来,我是在救燕国还是在救自己?我救不了燕国还救不了我自己吗,救自己于人生的泥沼?所以其实我还有第三个死敌,就是我自己。我自己才是我最大的敌人。不错,我是败了,可谁又能说,我输了?

当然,行刺失败所导致的另一个后果,是我绝没有想到的,就是我自己被刺了。我父亲诱杀了我,把我的头献给了嬴政,以乞求他退兵。这个可怜的男人,至死还以为这是私仇,而在嬴政看来,我是自食其果吧?

无论怎样,如果世人还愿意记得我的故事,就让他们说,我曾与英雄同在吧!英雄的生命和我一样脆弱,名字却永垂不朽。那么,就让我永远活在英雄的荆轲时代,活在伟大的秦始皇时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