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道复作品 明代画家陈淳(陈道复)朝野作品大搜捕

2019-06-17 - 陈道复

陈淳(1484-1544),江苏长洲人。字道复,处来以道复而闻名,改字复甫,号白阳山人。画家天资聪颖,才华甚高,凡经学、古文、诗词、书法,无不精研通晓。尝从文征明学书画,极得文氏的赞许。画擅长写意花卉,尤妙写生,后人把他同徐渭并称“青藤、白阳”,代表明代中期水墨写意花卉画的新格调。亦画山水,笔迹放纵,对後后后世水墨写意画甚有影响。

陈道复作品 明代画家陈淳(陈道复)朝野作品大搜捕
陈道复作品 明代画家陈淳(陈道复)朝野作品大搜捕

陈淳对书法极为重视,书法往往与他的绘画一脉相承,书法与绘画在观念上达成一致。晚年自由的大写意作品全得益于书法,主要是贯通了书法与绘画之间的联系。他的书法有绘画作为依凭,而绘画又得益于书法的笔法,看似不经意,但笔笔紧密而凝重,往往能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最终形成他大写意的风格。

陈道复作品 明代画家陈淳(陈道复)朝野作品大搜捕
陈道复作品 明代画家陈淳(陈道复)朝野作品大搜捕

“以书入画”的观点是宋代画家赵孟頫首先提出来的,是将书法中的笔法特征,水墨韵味、线性情趣等视觉元素运用到绘画中,使绘画作品的画面具有书法的节奏、韵律及肌理质感,通过运笔的疾徐、顿挫、曲直、方圆、转折、刚柔等特点及布墨的浓淡、清浊、润燥等对比手段直抒胸臆,使书法化的线条在绘画中具有独立的美学价值,强调的绘画中以“用笔”为核心,向古人的“笔意”寻求新的表现方法,以“写”入“画”,进一步提升了中国画的文化品格和精神内涵。

陈道复作品 明代画家陈淳(陈道复)朝野作品大搜捕
陈道复作品 明代画家陈淳(陈道复)朝野作品大搜捕

“书画杂糅”是相对于“以书入画”而言,不仅侧重于书法的介入,还强调绘画与书法融会贯通,强调绘画情趣在书法中的体现,这是陈淳继承并发展了赵孟頫“以书入画”的风格,从实践方面成就了文人画的美学价值观和笔墨体系。

陈道复作品 明代画家陈淳(陈道复)朝野作品大搜捕

陈淳的“以书入画”“书画杂糅”包含了三层含义,一是书法对绘画的介入;二、是绘画对书法的影响;三是书画同呈一幅画面,亦书亦画,相映成趣。这三层含义彻底的融汇了书与画的内涵,确立了诗、书、画、印同构的文人写意画审美范式。中国画的笔墨体系、艺术风格、美学思想到此得以真正确立,并影响了明清两代绘画的发展,成为后世中国画发展的主流。

对于陈淳写意花鸟画的特点很难用简短的字句去描述,他的花鸟画经历了早期和晚期两个大的发展期,通过对不同时期的绘画加以分析,其大写意花鸟画的特点如下:

一、画面简练概括,这种概括根源与书法,或者从某种角度上推动了传统工笔花鸟画和大写意花鸟画的分离与并行,这种概括是对书法及绘画两种艺术做出的凝练,因此,陈淳的花鸟画有着书法艺术中简练概括的视觉语言特点,对书法及绘画的热爱与追求决定了他不同于但更甚于传统花鸟绘画的特点。

二、在用笔方面,笔法多样,传统绘画多是勾勒再晕色,而陈淳把落笔与笔势之间的变化之韵味带入到花鸟画构图及笔墨的分布中。纯粹的利用书法用笔的特点,甚至花鸟画的笔墨形同书法的某些笔画或用笔,直接大胆地勾勒,不再作其他渲染,一气呵成。

如他后期的竹子、兰花、菊花、松树等,在描绘树杆、兰草、及花卉中,尤其菊花,常常运用书法中的飞白、涩笔、屋漏痕的特点,并且还往往运用草书当中的连贯运笔、以线行字、轻重疾缓的特点,描绘树杆、石头的外形、花草的叶茎,以书入画,颇有书画同体之感。

三、在用色方面,水墨构成中团块与线性的穿插、盘绕,着色淡雅、清淡,沉着而不浮华、不艳丽。红色通常用浅浅的胭脂色;绿色通常用花青配以黄料的冷色为基调;而且画中的草、叶、枝、杆甚至用淡淡的水墨描绘代以传统的色彩;墨色通常枝杆部分较浓,叶、枝部分较淡;山石的下部较浓,上部较淡;不规则的枝叶及花卉中、花头中的墨色之变化通常为放射状,中间重,依次向周围散开逐渐变淡。

四、在用墨方面,以书法特有的一气呵成、不作勾勒的书写特点,去描绘花草,尤其颇具书法中的意气;合欢葵、兰花、菊花、荷花等花卉的花与枝叶,用书法当中的水墨团块直抒花卉枝叶、鸟虫、水石等形体,尽可能地利用团块与线的穿插与组合来意象地表现客观存在形体,意象的表达客观对象,意象而不失具象,水墨的团块往往伴随着较浓的线来进行穿插,使画面具有书法中的灵动和生气。

五、在构图方面,构图与色彩及水墨相互搭配,注重空间、构成等层次的组成和排列,竖幅通常采用上空下紧,上疏下密,上分下合的构图形式,而横幅构图左松右紧,或者左实右虚而尽量避免中分式的呆板,可以说是平面空间里的立体思维的延伸。

(周清《陈淳花鸟画大写意风格与其书法艺术的相关性初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