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金句集锦】你最喜欢的奇葩说金句是谁说的?

2019-10-18 - 奇葩说

如果我是一个迟钝的人,请不要剥夺我做一个快乐的傻X的权利。(肖骁)

有时,唯一的伤害在于知道。(颜如晶)

一分钟,又轻又快又温柔。(马薇薇)

婚姻不是保存爱情的容器。很多婚姻到后来,是冰箱,是罐头,它在我们饥饿的时候还是能够养活我们,让我们赖以生存下去,可是那个冰箱,那个罐头里面放的水果不是当初长在那个树上的新鲜的水果。所以请不要这么天真,把爱情和婚姻画上等号。

【奇葩说金句集锦】你最喜欢的奇葩说金句是谁说的?
【奇葩说金句集锦】你最喜欢的奇葩说金句是谁说的?

你们为什么遇到今生挚爱要离婚,无非是希望下一次的婚姻能够保住这份爱情。你势必要幻灭,你搞错了方向,婚姻不是拿来保存爱情,婚姻一进入爱情就会转变为其他的东西,它会转变为家庭,它会转变为亲情,它会转变为信任与依赖,它就是不会一直是当初的那个爱情。

【奇葩说金句集锦】你最喜欢的奇葩说金句是谁说的?
【奇葩说金句集锦】你最喜欢的奇葩说金句是谁说的?

《廊桥遗梦》为什么让我们这么多人为之打动,因为它没有变成下一个婚姻。所以我建议好好地珍惜今生挚爱,也好好的珍惜你的婚姻。它们在你的人生中担任不同的支撑的力量。(蔡康永老师)

一个好的恋爱对象,应该是在恋爱的时候,活儿好;分手的时候,不粘人。(肖骁)

【奇葩说金句集锦】你最喜欢的奇葩说金句是谁说的?
【奇葩说金句集锦】你最喜欢的奇葩说金句是谁说的?

爱情不会因为经验和次数而贬值。(颜如晶)

我谈别人的爱情的时候呢,不太喜欢把它当成战略。我觉得我都是希望能够抱着祝福的心。找一个伴侣目标是变成幸福,而不是变成成功。人生归结到最后,最珍贵的只有一个事情,就是回忆。我与在座的你们,我们到最后的差别,就是我们人生累积的回忆而已。

【奇葩说金句集锦】你最喜欢的奇葩说金句是谁说的?

我们到闭幕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天,我们拥有了最珍贵的,独一无二的东西是回忆。所以当我们说谈恋爱时,我们这一方倾向于找恋爱经验少的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不想掺杂在某一个人的一片回忆的大海之中,我们想要跟他拥有独一无二的回忆。

有一句让我觉得很心酸,就是“如果你认识当初的我,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意思是说,我现在这么糟糕吗,那是因为我当初受过很多伤害。我对于恋爱经验多的人,有的时候真的像你们说的会觉得怜悯,他怎么那么辛苦。

我自己的经验里面,我遇过一些恋爱经验多的人,他们常常让我觉得他们背后藏了一片满目疮痍的战场,我好像走过很多地雷炸出来的洞一样, 在那当中想要栽培出一朵玫瑰花来。我不觉得那些回忆不珍贵,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回忆掺杂在这么惨烈的回忆当中而已。我觉得能够遇见恋爱经验少,又能够成为伴侣的人,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蔡康永老师)

只有当我们知道即将世界末日却选择秘而不宣的时候,它才可以使人类在幻想中的意义和尊严中度过自己平淡的一个月,而恰是这样的东西,才是维系了我们虚幻的尊严。(马薇薇)

民主是一种很好的东西,但它不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东西。它最大的缺陷在于它效率低。意思是有人想明白的快;有人想明白的慢,有人想明白的方案是要平淡的生活,有人想明白的方案是要站起来嗨。而各种方案间的冲突,就是我们说的“失序”。(马薇薇)

有时候我们没必要让父母知道我们生活中的全部,这并不影响我爱他们和他们爱我。《奇葩说》我的爸爸妈妈坚决不能看!绝对不能看!为什么?难道在这个舞台上不是最真实的范湉湉吗?全都是……但是我不想让爸爸妈妈看到,因为如果爸爸妈妈看到有人骂我说我,他们会伤心的。我爸爸多爱我呀。有的时候父母不需要知道完全真实的你自己,这也并不影响你们之间互相的爱的情况,父母需要知道的就是我爱你你也爱我就好了呀。 (范湉湉)

咱们的父母他们担心的是什么?小时候不许你晚上出去玩,不是单纯地叫你守规矩,他是真的担心你晚上会出事。长大了,他们不断地催你结婚生孩子或者至少谈个恋爱啊,不是单纯的叫你遵循社会的规则,他们是真的担心你,担心你一个人,担心你没有人陪,没有人爱,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照顾。

小时候咱们总是问爸妈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咱们到底是从哪来的啊,现在父母想知道的也非常的简单,就是孩子,你到底要往哪去啊。最令所有父母忧心,也令所有孩子心碎的一句话,不就是咱们父母会说,爸妈总是会走的,到时候你一个人,你一个人怎么办。

所以说,是同志,就出柜,告诉他们。不仅是告诉他们你真实的身份,更重要的是告诉他们,作为你们的孩子,我可以活的很好。这就是向父母出柜的意义。(邱晨)

(反驳上面邱晨讲的那段话)你的孤单与否,并不是你的父母在乎你的唯一的东西。他们在乎你的成长,在乎你的发展,在乎你在人生路上当中的重重的阻碍,甚至比你自己还在乎。那么我们再来考虑一下,我们说,歧视是什么?歧视不单单是永远对你恶语相向,歧视也往往是在划分你我。

所谓“异己”。平等远远不是当我说我出柜时,你们在那里为我摇旗呐喊,反而是因为你们在摇旗呐喊的过程中,把这种不平等显示的格外的昭彰。所以这个时候,你会觉得我不出柜我非常的保守,不,我不是保守,我是对所谓的开放、先进有着更高的期待。

你也会说我敏感,而我的父母一定比我更加敏感。他们会担心我在这个社会上受到重重的阻碍。所以在这个社会情况之下,我们告诉大家不要出柜,也许不是一个那么完美的选择,它只是一个没有办法的选择。为什么?我宁愿把我的爸爸妈妈蒙在一个所谓幸福的鼓里,也不愿意让他们和我一起暴露在原野上,站在我的面前,与万千猛兽为敌。(姜思达)

与其说我要跟父母出柜,不如说我们在帮父母出柜,我们在帮父母摆脱这么一个破旧的、不与时代接轨的观念的牢笼。兔子就是兔子嘛,它就是爱胡萝卜,怎么办呢。我们要跟父母出柜,是因为我爱你,我爱你自然也希望你爱我。可能当你知道真实的我,你会不解,你会失望,你会难过,你会担心我将来的生活。但是我还在嘛,我还在你身边,我帮你去了解这个事情,我也是经历很多事情才了解了我自己,那现在我来帮你了解我。(樊野)

我希望这个世界的柜子消失。明白吗?《奇葩说》这个地方最好的一点,就是我们打乱了性向,我们每个人都在出柜。不要让同志一个人去顶住来自这个世界那么傻逼的压力。为什么会有color run?不是只有同志才回去跑的,是我们所有人都跑,让你们分不出来!(马薇薇)

如果说异性恋是一个大陆的话,同性恋是汪洋大海中的一个小岛,那么变性就是海上的一块小石头。我选择了更小的。而我当时跟父母说,是因为我可以不在乎全世界所有的人,但我必须在乎这两个人。如果我不真实面对他们的话,我怎么能够有强大的力量面对周围的一切。

也恰恰是我改变了之后,我有了更明确地目标。有一天我的父母会离我而去,我要向我的父母、还有儿女证明,他们的孩子、他们的父母是值得他们骄傲的。我选择了汪洋大海中的一块石头。

我觉得我能做到今天,面向全世界,面向全国,坦然是因为我跟我的父母说,我是谁。还有一句话,父母的爱帮助他们超越一切,他们最终希望自己的孩子是愉快的。当我觉定变性时,我父亲只说了一句话:“这是你的人生,只要你开心。”(金星老师)

我在参加《奇葩说》以来,有过倒戈的状态。而今天这一题呢,我站在高晓松的对面,但实际上我心里和金星一样,是有四比六的疑惑的。在演艺圈呢,只要有人想出柜了,会先来问我;演艺圈很多明星跟我没那么熟,他们会偷偷地透过朋友绕来绕去的传来简讯与我商量。

讯息说“我要出柜”,就像他当天十分钟后要出柜了,然后十分钟前来咨询我的意见。我可以理解那个感觉,就是他忽然有那个十分钟,他强烈地愿望他要做他自己,他再也不想对他的粉丝们隐瞒他的身份。

那十分钟当中,我如果给他加个油,说“去”,他就去了;我要挡住他说“别”,他就别。所以我的压力就这么大。那我倒霉嘛,我就是唯一一个已经出了还健在的人。我通常会拦一下。我会跟他说,站在一个孤单的立场,我很希望很多人陪我,就是可不可以不要每一次提到这个题目的时候,他们只能亮出我一个人是活着的人。

我们总得给那些爸爸妈妈看看,就是你出了柜不会死掉,不是每一个出了柜的人都被社会逼到阴暗的角落去,最后没有路可以走。

所以站在我的立场,我就是很希望他们爽爽快快十分钟后就出柜了,然后让所有的粉丝大惊失色,他们爱的那么深的那个偶像其实隐藏过自己,可是现在坦诚了。但站在理性的立场,我还是会拦住他们说,如果你是我弟弟,我会跟你说不要这样做,或者我们再等半年,再等一年,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商量这件事情。

我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给那些担心的爸爸妈妈看,我们并不是妖怪,我们可以很好的活在这里。像刚才马薇薇所说的,你走到了这个行业顶尖的时候,你让那些爸爸妈妈放心就是了,原来我的小孩有一天也可以这么杰出。

可是问题在于好多人走不到这一步。所以你说我活生生地鼓励着这些要面对家庭巨大压力的人,怂恿她们说,你们就勇敢的出轨吧,可是事后我照顾不了他们啊。

他们万一信了我的话,说“好,我去跟爸爸妈妈出柜”,当他们在村子里被欺负,在学校里收到老师和同学的排挤,我的手伸不过去救他们和保护他们。所以我理性上当然希望越多人坦率地面对自己,越多人出柜越好。

我完全同意刚刚邱晨他们说的,越多人出柜,这个柜子就越不容易存在。所以,CNN主播出柜,服装设计界的谁出柜,苹果的总裁出柜,对我来讲都是大好的消息。可是依然身边这些演艺圈的朋友问我时,我还是会担心,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我经历的事情,所以我没有把握当他们遇到这些困难的时候,他们能够像我一样挺得住。

金星跟我是这么好强的人,我们会因为出柜了,反而更激发我们的斗志,向所有反对的力量宣战,然后我们可以撑下来,然后我也同意樊野所说的,大家越来越宽容了,所以同志越来越容易能够存在,越来越能够证明我们自己。

我上《奇葩说》以来,很多人说在《奇葩说》看到一个没在《康熙来了》看过的我,因为我不喜欢讲道理,我在《康熙来了》喜欢逗大家开心,我不喜欢影响别人。

可是《奇葩说》把我逼到这个地方来,我就是得一再的发表意见,所以观众就发现了一个从来没在《康熙来了》看过的我。我知道如果我站到第一线去,像马薇薇一样雄辩的话,我还是可以影响一些人,可是我有的时候就觉得,坏就坏在我自己经历过这些打击,所以我知道有些人扛不住。

这是我心中软弱的部分。我喜欢《奇葩说》这个节目,所以高晓松走掉,我很不能原谅他,就是我们在一起挺开心的,然后金星来了当然非常好,可是问题就是我们就少了一个讨厌的直男在这里。

我们永远都需要一个讨厌的直男在那边被我们攻打。(…)好啦,我的发言到此为止吧,就是我心中有难以决断的部分。(蔡康永老师)

( 很开心能够分享到你们的故事和感受,流泪不算脆弱啦。玩味人生,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很多无奈,但至少可以庆幸偶尔脆弱掉眼泪时也很美。所以同志又怎么样啊,万般际遇中的一种。矮大紧说“我们异性恋里臭不要脸的多了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能更对。一句话:挺任何性向,反歧视!)

如果回到二十岁,我还是会做同样的事啊。感觉我的20岁过得挺开心的,所以还是要一样对自己充满信心,会写就要标榜出来,会拍也要标榜出来。(蔡康永老师)

我需要时间来放下你。我很感谢他当时让我做他的备胎,因为在那段时间,做他的备胎,完成了我对他在爱情上的寄托和渴望。 “Hunger Game” 里有一句话说:“hope is a powerful thing”,希望是一个非常有力量的东西。

其实人活着就是一个盼头,一个念想。一小部分的我自己,觉得有一天,他可能会跟我在一起,所以这个盼头支撑我度过那段时间。而且这个时间,我现在回头看是甜蜜的,我当时也挺开心的。

你可能会说这样的爱情很嗟来之食,很贱,那我能说的就是,我当时就是贱,特别贱,随叫随到。但是,大家没贱过吗,我觉得每个人都贱过。而且我们哪一个人,没有谈过一个爱情大过于自尊的恋爱,这是我们爱情的必经之路。

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公平,一个愿打愿挨的事情。作为一个备胎,deep down,内心深处,其实我们都知道一个事情,其实他不太会跟我们在一起,我们知道我们是备胎。但是这不重要。因为我知道你能给我的不多,但是你能给我的那一点我都要.(樊野)

谈恋爱的人很脆弱,世界上的人应该温柔相待。你要拒绝爱这件事情,对于爱你的人很残忍。所以呢,我读《红楼梦》的时候没有判断过贾宝玉、薛宝钗和林黛玉这三个人谁对谁错。我们读的时候觉得故事很动人,人生几乎如此,充满无可奈何。

我们不觉得他娶了薛宝钗对或错,舍弃林黛玉对或错,我们知道爱情就是这么回事情。大家在里面盲目的生存,找一条生路。什么是备胎呢?备胎无非就是在我要谈恋爱的那个当下没有赶上那个巧合的时刻,所以我没跟他恋爱,可是他身上具有一些品质,是我喜欢的。

爱的力量这么庞大,爱又这么盲目,我们就是犹豫不决,我们就是觉得薛宝钗我也爱,林黛玉我也爱,我怎么办呢。所以我们不是站在一个得意的立场说有备胎好厉害,我们的立场是,我就是拒绝不了这些可能存在的爱。

另一面呢,我认为那个既然是备胎,他随时可以走的,他不应该被困住。就是当我们的车胎爆掉我们想换一个轮胎的时候,那个备胎坏掉了,我们换上去才发现,我们也要认命。

备胎有备胎的生活方式。所以我们今天在坐不管有多少人我们自认当过备胎,我们都设过一个停损点,就是:我等你三个月吧,我等你一年吧,我等你到你结婚吧,我们会自己设一个停损点,然后到那个停损点,我们知道我们吃不消了,我们这个备胎就走开了。所以当你有一天打开你的后车厢,发现备胎跑了,那你也要认命。(蔡康永老师)

如果我现在能够穿越回去,我一定要跟那个幼小的我说,你要打回去,你一定要打回去,你就是咬他踢他去挠他都行,你必须打回去。我们不是要打败他,我只是要向他证明,我不软弱,你不要再欺负我。你可以打我,但我不会让你爽到,我会把你拖在泥巴里,跟你一起打滚。

最重要的是,我要向我自己证明,我不是一个软弱的人,我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人。因为比一时的肉体的疼痛和心灵的屈辱更可怕的是,就是你会带着这个屈辱的回忆一直活下去,直到你变成一个真正软弱的人,一个总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的人,一个到了新环境里,身上还打着“我好欺负”的那个烙印的人。

不要这样。你要勇敢地去反抗,要变得强大。当你选择打回去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改变了。第一个,你认清了现实;第二个,你开始要武装自己。

善良是很珍贵的,但是如果善良没有长出牙齿来,那就是软弱;痛苦本身并不是财富,但对痛苦的反思是财富;被欺负本身也不是礼物,但是对“被欺负”的那个反击就是礼物。你已经被欺负了,那就一定要打回去,把这份屈辱化作你人生的礼物。(柏邦妮)

(其实康永哥这段话对我来说不是很有说服力诶,不过还是贴出来给大家参考。)朋友在我们生命中的角色充满了弹性,他开始可能是我们的同学,可能是我们的邻居,然后因为某一些因缘巧合,他变成了好朋友。在座的也都有过好朋友,后来渐渐淡掉的。

所以友谊是流动的。人本来就是一个任性的动物,我们对于友谊是可以弹性地处理。所以当我们对友情的流动,到达欲望那一块去的时候,我们可以试试看,如果失败了,友谊消失了,也不过就像一些没有牌品的人,打麻将时输了钱就说我跟你绝交。

所以在友谊会流动的情况之下,欲望也会流动。这个人在友谊方面出了一个缺口,可是欲望方面撩起了你的愿望,你就约嘛。约不成就像麻将打输了,友谊就破碎了,破碎就破碎嘛。我们人类就是这样子,少了这个朋友,多了那个朋友。(蔡康永老师)

我们在《奇葩说》努力还原的,是一群成年的朋友,在生活中聊天的有趣的状态;但是最为一个节目,我们有两个最重要的标准:第一是聪明的表达方式,第二是理性的光芒。这是辩论当中可被识别的最重要的方向。(马东老师)

收益要共享,风险才能共担。(邱晨)

社会越现代,各项化消费越多。所以基础消费共同化,个性消费独立化,这才是一个现代家庭的观念。

我们每一次分手,叫做“前世”。我们中国人讲,我活了这一生,死的时候过桥的时候,要喝掉一碗孟婆汤。前尘皆忘,再入轮回,我才遇到了你,你何必让我醒过来。三生纠葛,几多痛楚,你一句爱不足以是我不堕轮回。(马薇薇)

我看过一段话说,当我爱上你的时候,你成为我最坚固的盔甲,可是你也成为我最脆弱的伤口。爱一个人是把自己的全部都交到对方手里。他如果要保护你,他会成为你最坚固的盔甲;他如果伤害你,你逃不掉的,你会痛的最深。

我对于谈恋爱这件事,不觉得有所谓的应不应该,我认为那个是教战手册才会做的事情。我认为谈恋爱只有一个浪漫的想法就是“理想的谈恋爱状态是什么”。那我觉得理想的谈恋爱的状态是,如果我背负着重担 我希望你是我可以分担这个重担的人。

如果我的过去是我的重担,我希望我可以放心的把他托付给你,跟我一起把他背下去。你背不动也好,背了以后埋怨、嫌弃都好,可是我可以怀抱着这个愿望,是我希望你跟我分担这个我一个人背的好累的重担。

所以我只能够说这个是我在谈恋爱时候我认为理想的状态是,我的脆弱我的空虚我的疲倦都可以在你这边得到休息。我不敢说该不该,每个人的状况都不同。可是如果连谈一场恋爱我都得逼着我自己算好每一分每一寸,算好将来我再变成别人的前任的时候他会不会把我的点点滴滴告诉另外一个人,如果要担心这么多事情的话,其实我们是在想一场交易而不是谈一个恋爱。(蔡康永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