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我祁连山 净化政治生态 莫使“失我祁连山”

2018-09-13 - 祁连山

中办、国办昨日就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向全社会公开通报,对副省长杨子兴,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李荣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罗笑虎三名副省级官员,以及其他8名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责任人做出党内严重警告、行政撤职等等不一的处分。另外7名负责人由甘肃省委省政府进行问责。

因为环境问题,中央采取如此凌厉问责措施,处分了一批干部,并不多见。这也表明,甘肃的问题确实非常严重,不得不施以"雷霆重击"。也惟有如此,方才有可能让那些执迷不悟的官员醒醒神。

事实上,问责之前,并非没有"苦口婆心"的提醒与批评。据报道,早在2015年9月,环保部、国家林业局就对甘肃省林业厅、张掖市政府进行公开约谈,然而,甘肃省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其后的生态修复和整治工作进展也拖沓缓慢,截至2016年底,仍有72处生产设施未按要求清理到位。这才有了今年2月—3月中央环保督查组的进驻。

那么,祁连山保护区的生态恶化到了什么境地?据披露,保护区内144宗采矿、探矿项目中,有14宗是在2014年国务院明确保护区划界后违法违规审批延续的。同时,当地在祁连山区域黑河、石羊河、疏勒河等流域高强度开发水电项目,建有150多座水电站,其中42座位于保护区内,存在违规审批、未批先建、手续不全等问题。

事实上,每一个生态环境问题的背后,都是政治生态出了问题,均反映出地方官员的不作为和乱作为。据披露,当地在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一直存在搞变通、打折扣、开绿灯的情形。

比如,政府法规为环境违法护航。国家的自然保护区条例规定"禁止在自然保护区内进行砍伐、放牧、狩猎、捕捞、采药、开垦、烧荒、开矿、采石、挖沙"等10类活动,而到了《甘肃省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条例》,却缩减为"禁止进行狩猎、垦荒、烧荒"等3类活动。"放水"的采石、开矿等七种活动恰恰是这几年高发的行为。此外,《甘肃省矿产资源勘查开采审批管理办法》也存在与国家相关法律不一致的情况。

又如,政府部门为地方政府违规审批。金昌市下泉沟马营沟煤矿已被省政府列入退出关闭的煤矿,但金昌市地方政府要生产,于是安监部门又违规核发了相关手续。

还有,地方政府欺上瞒下,规避整改。张掖市在整改中就瞒报了31个矿产的整改项目。等等。

这些问题的出现,与畸形的发展观有关,但根本上还在于政治生态的败坏,从而导致了"政令出不了中南海"。

一方面,当地各市各部门均有自己的"小九九",政绩诉求仍是主要的施政指挥棒。中央督察组也指出,祁连山生态的严重破坏,根源在于甘肃省一些干部依然只看重经济发展,而轻视生态保护。

另一方面,"时任省委省政府",也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中央三令五申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动绿色发展的要求相悖,近年来甘肃省一直沉浸在"大干快上"的亢奋语境中。据当地媒体报道,当地高喊"无中生有"抓项目等口号,惟GDP论,强调做大经济总量,而完全无视西北地区干旱区脆弱的生态承载能力。即便也强调生态优先,但基本上仍让位于经济发展。

类似的情形并不鲜见。一些地方的生态恶化,固然与此前多年粗放发展带来的环境存量有关系,但在中央确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新发展理念之后,仍阳奉阴违,选择性执行,则无疑加剧了生态环境的恶化。

而这均与地方"主要负责同志"有着密切关联。

以河北为例,去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对河北省通报时就指出:"原省委主要领导对环境保护工作不是真重视,没有真抓。"具体体现为,2013年至2015年省级财政配套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仅占中央财政拨款的15.5%;省发改委等有关责任部门在压钢减煤、散煤治理、油品质控等方面监督检查流于形式;河北省散煤污染治理推进缓慢,2015年洁净型煤推广仅完成年度计划20%左右,等等。

天津的情况也与之类似。这些地方环保意识不强、履职不到位、执行不严格,最终也导致了京津冀环境治理困难重重。近两日,环保部连发两则通报,先后点名批评天津和河北唐山。

也因此,治理生态环境,必先治理地方政治生态。对造成生态环境损害负有责任的领导干部,必须进行严肃追责。任何在履行生态环境保护职责过程中的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假作为等行为,都应该受到惩处。生态文明、环境友好,绝不是可有可无的点缀,也不是可松可紧的软约束,而是必须坚决落实的硬任务,是实现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当下,我国发展与保护的矛盾依然突出,环境承载能力已经达到或者接近上线,环境污染严重,生态风险大,环境风险高,生态产品供给与需求的矛盾加剧,生态矛盾成为建成小康社会的突出短板,环境保护还处在负重前行的关键时期,理应坚决摒弃以牺牲生态环境换取一时一地经济增长的做法。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祁连山如此,其他各地也是如此。当此之时,尤其应该切实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环境污染综合治理、生态保护修复。并以此为契机,严厉问责,净化政治生态,改变官员不作为、乱作为给生态环境带来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