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岗村现状骗局】令人震惊的凤阳小岗村现状

2019-10-18 - 小岗村

1978年冬,小岗村18位农民以“托孤”的方式,冒险在土地承包责任书按下鲜红手印,实施了“大包干”。 这一“按”竟成了中国农村改革的第一份宣言,它改变了中国农村发展史,掀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自强不息的小岗人创造出了“敢想敢干,敢为天下先”的小岗精神。

【小岗村现状骗局】令人震惊的凤阳小岗村现状
【小岗村现状骗局】令人震惊的凤阳小岗村现状

这是小岗村的神话,因为他们冒着天下之大不为的精神率先舍弃农村合作社制度,采用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也是因为他们做了很好的榜样,中国农村制度改革才得到了肯定。可以说,小岗村对中国的农村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小岗村现状骗局】令人震惊的凤阳小岗村现状
【小岗村现状骗局】令人震惊的凤阳小岗村现状

所以,小岗村被推上神坛,它,当之无愧!可是,如今的小岗村,它的现状又是如何呢?

做了几十年的榜样,那么,它至少也得是全面小康的水平吧,然而,在2003年时候,全村人均收入只有2000元,低于全县平均水平,村集体欠债3万元,人心涣散,村里连续多年没有选出‘两委’班子,村里乱建房、乱倒垃圾普遍,环境很差。

【小岗村现状骗局】令人震惊的凤阳小岗村现状
【小岗村现状骗局】令人震惊的凤阳小岗村现状

权贵精英们把这样落后的村庄作改革典型强加给中国农民,简直就是要广大农民向靠社会施舍过日子的乞丐学习看齐,在“人心涣散”的“很穷、很乱”的状态中南辕北辙式的“奔小康”,也就是要广大农民继续穷困下去!事实也确实如此!改革过了30年,像小岗村这样分田到户的农村,至今没有一个村庄是达到了“小康”水平的(小岗村得到了那么多的无偿援助都达【令人震惊的凤阳小岗村现状】

【小岗村现状骗局】令人震惊的凤阳小岗村现状

不到“小康”水平,那些根本得不到无偿援助的众多村庄怎么能够达到“小康”水平呢?)!倒是那些没有分田到户或分了田又合了起来的、保持了集体经济的农村“奔小康”的大有人在!例如:黑农江省的兴十四村、河北省的周庄人民公社、江苏省的华西村、湖北省的洪林村、河南省的刘庄村和南街村等等。

这是多大的笑话与讽刺啊!“一夜跨过温饱线,30年未过富裕坎”这算是对小岗村最好的诠释了吧。

现在想想还是不合理,因为小岗村的发展优势实在太多了。首先,作为中国农村改革制的带头冲锋,它备受关注,所以在人气与人旺上,都超过了其它村子甚至是城市。一村的建设关键在于人才,人气的上升必定增加了村子的人流量,而人流量的提升也会带来人才。

想想如今的北京与上海,虽然它们有一些地理以及一些政治上的因素,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它们是全国人才聚集的中心,所以才会有如此繁荣昌盛的景象,所以,在这一点上,小岗村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其次,作为中国改革第一村,其也是备受政府关注的,不仅如此,政府为了给其他的村子做一个好的榜样,它是绝对不允许小岗村出岔子的,所以在一些政策的扶持上,政府会给予小岗村其他村子享受不到的待遇,比如说:政府的建设资金补助,政府颁发的荣誉称号,政府的财政支出补贴等等,这些都是村子发展的绝对优势资源。

还有,对于小岗村,还有着地理优势与交通的优势,这些为小岗村的经济的发展提供了便利的条件。等等这些,五一不预示着小岗村的未来发展前景非常好,可是为什么在这短短的30年里,不仅没起到好的带头作用,

反而还成为了负面教材了呢?

我们来从事实分析。这些年来,官方媒体总是在报道中绘声绘色地描述说:小岗村正在阔步迈向小康!可是,主流媒体的宣传全都回避了一个最基本的客观事实:那些水泥大道、村小学、自来水、电话,还有卫星电视接收系统等等,都不是小岗村人用自己的辛勤劳动获得的,而是由政府、企业和社会无条件地施舍给小岗村的!

小岗村依然破败、贫穷,小岗村的农业一如中国的绝大多数农村一样,依然“很穷、很惨”!农业兼业化、副业化十分严重!唯一不同的就是:中国的绝大多数农村的农业兼业化、副业化,是因为青壮年劳动力都出去打工了;而小岗村的农业兼业化、副业化,则是因为小岗人只为等待政府施舍了!

然而,更加不幸的是,政府的施舍并没有能够使小岗村强壮起来,却更加养成了小岗村人只愿依靠施舍的堕性!

养成了小岗村人只知自私自利的恶习!最不幸的就是,村里基本上看不见年青人和孩子,只有老头和四五十岁以上的妇女。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农业成了副业、兼业!因为一家一户就那么三、五亩地,根本就养活不了人!

已经破败不堪的水利设施等农业基础设施,依然是当年人民公社时期修建的!因为一家一户根本没有建设农业基础设施的能力!虽然现在已经破败不堪了,也只能眼瞅着让它继续破败下去!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更没有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令人震惊的凤阳小岗村现状】

事实一出来,问题也就跟着显现出来了。问题一:小岗村不仅没有利用政府补助的优势,反而养成了依赖成性的恶习。这一点就是大错特错了,不仅小岗村有错,政府同样也有。政府的资助并不是无偿

的,而且,一味的依赖政府,而放弃了自己的努力,终归有一天会坐吃山空的。而小岗村完全忽视这点,而政府也同样忽视了这一点,这样直接导致村众人无心建设农村,因为他们都知道,有政府,没问题,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恰恰有政府,才有问题。

问题二:小岗村不仅没有吸引大量的人才流进,相反,大量的青壮年都出去打工。呜呼哀哉,没有这比村子打击更大的了,村子的建设靠的就是那些热血的青年的付出,依靠他们的辛劳与汗水,可如今,他们一个个都出去打工,留下一些孤寡老人,难道让他们去建设农村吗?

由此可见,小岗村被推下神坛,又是一件必然的事。

如今,马上就要过去40年了,小岗村也终于在一些勤政爱民的领导下走向复兴,这是一件可喜的事情,不过对于它昔日的神话还是有一些惋惜,作为中国改革第一村,他错过了最好的发展时期。但我相信,神话既然能存在,就证明他有这个能力,真心为小岗村对中国农村制度的改革所做出的贡献点赞!

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调查报告

2009年7月份,笔者很荣幸地参加了华中师范大学的百村调研活动,并能有机会拜访中国改革第一村的小岗村。本次调研采取了实地考察、问卷调查、座谈、访谈(包括单个访谈与群体访谈)等方式进行。调研对象主要包括村两委的部分成员、大包干的部分按手印者、村中教师、医疗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及原小岗村、石马村和严岗村的部分村民。 1

一、村庄外貌(概况)

(一)凤阳县概况

凤阳县位于中国安徽省东北部,淮河中游南岸,地处北纬32°37†~33°03†和东经117°09†~117°57†之间。东西长74.64公里,南北宽49.6公里,面积1920平方公里,其中岗地占63.7%,浅山区占22%,平原占11.

2%,湖泊占3.1%。凤阳地理条件优越,自然资源相当丰富,年平均气温15℃,日照2248小时,年降雨量800—1000毫米,无霜期210天,气候温和,雨量适中,四季分明,适合农作物生长。粮食作物以稻、麦为主。1958年有耕地143万亩,人口402 700人。

在中国历史上,凤阳是个有名的地方。14世纪这里出过一位叫朱元璋的人,此人后来成为明王朝的开国皇帝。凤阳花鼓也同样名闻遐迩:

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本是好地方。

自从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

大户人家卖骡马,小户人家卖儿郎。

奴家没有儿郎卖,身背花鼓走四方„„

凤阳县几百年来就有外出逃荒要饭的历史,《凤阳县志》称:人民“饥寒困苦,他处人所不能忍者,独能忍之”。凤阳县在当代中国之有名,还因为它是中国农村经济改革的最主要之举──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通称“大包干”)的发源地。

凤阳人民为发展中国的社会主义农业闯出了新的路子。大包干,按凤阳人的说法,是农民自发地起来造了共产党的反(实际上是造了极“左”路线的反)。这一举动发端于凤阳决非偶然。凤阳人对于刻骨铭心的1959-1961年三年灾难还记忆犹新,在那场灾难中凤阳人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巨大太悲惨。仅1 王媛: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2009级政府经济专业硕士研究生。

从非正常死亡的人数来看, 据历史记载,1959和1960年两年凤阳共死去60245人。实际数字肯定更多。这从历年人口发展变化的情况中可以看出来。凤阳县50年代末的人口高点大约在41万人左右,而经过三年灾难,总人口再度恢复到这个水平,估计是在1971 —1973年。

也就是说,期间经历了10-12年。而整个中国,如果在三年灾难中非正常死亡为4000万人,即占原有总人口(67207万)的59.52‟,那么经过了不到两年的自然增长,总人口就恢复到原有水平。凤阳的人口恢复时间却是全国时间的6倍之多。由此,任何人也不难想象,灾难中的凤阳人口损失比例之高和程度之惨烈。

(二)小岗村---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

这是一片充满神奇色彩的土地。

1978年冬,小岗村18位农民以“托孤”的方式,冒险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按下鲜红的手印,实施了“大包干”。这一“按”竟成了中国农村改革的第一份宣言,它改变了中国农村发展史,开创了中国改革开放史。自强不息的小岗人创造出了小岗村精神,那就是“自力更生的奋发图强精神,实事求是的和谐求真精神,敢为人先的突破创新精神”。

小岗村也由普普通通的小村庄一跃而为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江泽民总书记曾对小岗村发动大包干做过这样的历史评价:“中国的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农村的改革是从小岗村开始的”。

原安徽省委书记郭金龙曾说:“小岗村是中国改革的一面旗帜,改革为先,功不可没。”在改革开放三十年的过程中,小岗村已经得到中央的肯定,它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里程碑。

小岗村位于凤阳县东部约40公里处的小溪河镇,是中国农村改革的发源地,中国十大名村之一。“大包干”前隶属于梨园公社,当时仅仅是一个只有20户、115人的生产队,以“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的“三靠村”而闻名。

每年秋收后几乎家家外出讨饭。三年“大跃进”,小岗村120多人饿死了67人。为了不做饿死鬼,18户按手印“包产到户”。“大包干”第一年,小岗村就发生了巨大变化。全队粮食总产13.3万斤,相当于1955年到1970年粮食产量总和;油料总产3.

5万斤,相当于过去20年产量的总和;人均收入400元,是1978年22元的18倍。现小岗村由原来的小岗、严岗、石马三个行政村合并而成,辖有23个村民组,855户、3823人,土地面积13700亩,承包耕地面积8713亩,人均耕地面积2.28亩。村民收入主要来源是种植业、家庭养殖业以及外出务工。

30年来,小岗村村民的生活水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09年,小岗村人均纯收入达到6600元;许多农户用上了固定和移动电话,看上了无线数字电视,绝大多数家庭都购置了彩电、冰箱、洗衣机等基本家用电器;全村拥有拖拉机100多台(套),农业生产基本实现

了半机械化,有4户村民购置了高档轿车。同时,村庄基础设施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村内实现道路硬化25000平方米,并修建了小岗到省道S307和合蚌路两条水泥道路;按照小岗村庄建设规划,有102户在原地翻盖了新房,28户村民搬进了住宅新区;实施了村庄下水道改造工程;全村有112户通上了自来水;78户实现猪圈、厕所、沼气“三位一体”工程;还先后兴建了学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农贸市场、综合服务中心、“大包干”纪念馆、文化广场等,显著提升了生活条件和人居环境。

二、村庄政治

出于名村的缘故,小岗村的政治也带上了光环的色彩。村委会成员人数较多,两委共26人,党委中有部分是省、县外派的工作人员,对村庄政治决策发挥了主导性作用。

(一)小岗村村干部的尴尬处境

刚到小岗村接待笔者的是党支部副书记于谦,他直接把笔者介绍给办公室赵玲副主任,一个26岁的大学生村官。赵说小岗村每天要接待的来宾太多,没有时间为笔者的调研安排什么工作,态度显得十分老练、官方。在与赵做大学生村官的访谈时,对于问卷内容,赵保持十足的中立态度,总体上对目前的工作现状比较满意,但绝口不提存在的问题。

幸亏来小岗来,我们联系上了去年调研小岗村的刘师姐,她告诉我们直接找村委会程夕斌副主任做村庄访谈,下午我们去石马村见到程主任,他安排我们第二天下午到村委会办公室做访谈,态度十分谦和,令我们非常感动。

比较可惜的是,对于村庄的一些基本情况,特别是村庄的收入和支出方面的数据,程主任不太清楚,村中的文书周跃之也配合我们做了访谈,虽然谈话前后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但是很多应该公开的数据到最后也没有告诉笔者,因此不能不怀疑所谓的村务公开的真实意义和效果。

不可否认,程主任和周文书的态度十分坦然,但正如程主任私下与我们谈到,在小岗村,党委拥有最高决策权,村委会的工作受党委指挥,像程主任和周文书等四位村委会成员平时主要是完成党委领导安排的工作,个人并没有实权。

在村干部内部,信息沟通严重不对称。村委会对党委的决策、对村庄资源的分配及村庄基本财务信息缺乏知情权,村委会的职权受到严重束缚,工作积极性也受到压制。

(二)曾经的“第一书记”---沈浩

对于曾经的“第一书记”沈浩,人们给予的评价各不相同。对原小岗村而言,沈浩的到来确实给小岗村带来了不少好处,如修建了友谊大道,建起了纪念馆、档案馆,给每户2万元的补助让村民建楼房,这样才有了今天笔者在友谊大道两旁看到的两层的小洋楼,并且

免费把太阳能灯装到农户的门口。不过这都是只有原小岗村的村民才能享受的待遇。因此,原小岗村的很多村民是很感激沈浩的。与此不同的是,笔者在石马村和严岗村却听到很多议论,说沈浩的到来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的好处,还说“他一个从省财政厅下来的人来到偏僻的小岗村图个啥,不就是等出名了以后好做官吗?”这两个村的人认为虽然他们名义上合并到了小岗村,但是实际上他们没有享受到一点小岗村的好处,他们还是像以往那样在家务农,出外打工,生活没有得到丝毫的改变。

虽然沈浩的死因显得有些扑朔迷离,但目前我们所了解到的是因劳成疾,累倒在工作的第一线上。因为沈浩的成名,小岗村的名气得以进一步扩大。目前以沈浩为题材的电影已经拍摄上映,到达小岗村的第一天,笔者看到以沈浩为原型的19集电视连续剧《第一书记》剧组正在小岗村办公楼采景。

村里已建起了沈浩墓地,沈浩陈列室,暑期观光者还是比较多的,这在无形中宣传了小岗村。同时,因为沈浩的典范效应,优惠政策向小岗倾斜,大量招商引资项目开始进驻小岗,曾经的村庄精英所发挥的政治影响力开始向经济层面渗透,这对小岗村的经济发展起到助推器的作用。

(三)村民眼中的村庄政治【令人震惊的凤阳小岗村现状】

笔者在原小岗村也就村中政治的问题访问了不少的农户,也有幸见到了大包干按手印的部分成员和他们的亲属。据他们反映,小岗村第一书记都是由省里下派,此外还有县级干部在小岗村蹲点,因为村委会干部实际上都没实权。相对来说,三个副职里面只有关友江说话有点份量。当年按手印的18位村民现在在世的还有14位,他们中间只有关友江还在村里任职,其余的十三人对村庄事务已经不再感兴趣了。

当年按手印之一的严立学谈到,哪里有精力再管村里的事务呢?太复杂了,本村人不团结,相互不服气,即使能担任职务也都干长久。即使能在村里任职的也都是没有实权的,小岗村的实权被外来的人握着,本村的人根本干不好。

据称,胡总书记到来前,本来安排健在的14人都去见总书记的,但是村里考虑到某些人可能会说一些“坏话”,告现任小岗村领导的状,就只从中选了一些比较听话、本分的人去见了胡总书记。笔者问到村庄选举是不是只是形式时,很多村民都表示认同,“小岗村的当家的是上面指定好的,我们不选还是他干。

我们自己村的人,也不是谁想干就能干上的。”从笔者与村副主任程夕斌访谈中也可以发现,即使是并村前的石马村村民十分依赖、极力推选的程主任在小岗村村委会也是毫无实权,完全是一个虚职,其工作就是完成党委干部交待的任务。

因此并村前的石马、严岗村村民对目前的小岗村政治只能是接受现状,由选举产生的当家人无法发挥作用而导致村民的参政积极性普遍较低。

三、村庄经济

(一)前景看好的葡萄种植

在小岗村委会的东南头是严德友的葡萄园,他的葡萄园得益于张家港市润发集团的带动。2001年,江苏省张家港市长江村的润发集团承包了小岗村7户村民的80亩土地种植葡萄。80亩土地是流转的性质,每亩租金500元,1年共4万元,润发集团承租20年。

润发集团为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有丰富的葡萄种植经验和技术。2003年底,润发集团欲将葡萄园转给小岗村人经营,当时小岗村内却无人承租。身为小岗村村委会主任的严德友接手了80亩葡萄园。

严德友的葡萄园亩产2000-3000斤,市场价格1-5元/斤不等,每亩的收入在5000元左右,每亩成本平均支出是2500元,一年一亩葡萄园的收益可达到2500元左右。这样算下来,严德友一年纯收入约20万元。

严德友雇了本村的十几名工人,每人的工资600~1000元不等。在葡萄园开业之初,这些工人曾和严德友一起,到长江村接受润发集团的葡萄种植技术培训。2008年,完成初步资本积累的严德友,承租下了村内的120亩土地,价格仍然是500元/亩。

2009年,该120亩土地的葡萄喜获丰收。笔者调研时几次深入到严德友的葡萄园,详细查看了今年葡萄的长势情况。据负责人介绍,主要种植藤稔、夏黑等优质葡萄品种,可提供采摘服务。笔者的确看到很成规模整齐的葡萄大棚,每串葡萄都被管理员很精心地用白色的环保袋包装。这样可以避免农药喷洒到上面,可以说是真正的纯绿色食品。

在润发集团和严德友的带动下,小岗村80多户村民的400多亩土地也种上了葡萄。2008年9月27日,小岗村葡萄专业合作社成立。合作社法人代表是严德友,社址就在严德友葡萄园内。该社葡萄种植面积600多亩,年产值300多万元,纯收入200多万元。

据了解,该合作社存在的一个很大的好处是可以集体购买所需的生产资料,如一袋复合肥种植者市场上零散购买要170元,而如果由合作社集体批发的话只需要120元。同时,该合作社还具有融资功能。

社员如果需要钱,先要向合作社打申请,只要打了申请,说明资金用途,晚上社员一开会,他们就可以拿到这笔资金,很方便,比起银行贷款,手续要简单得多。小岗村葡萄专业合作社名气越来越大,距离小岗村20多公里的黄泥铺村、三合书村将近2000亩土地也要加入该合作社,当地村民想利用小岗村的品牌,进行市场对接和技术交流。

但是深入访问后也获知该合作社的实际作用好像不尽如人意,到目前,合作社多是徒有虚名,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据说现在不少农民也已经不再种植葡萄,因为销路有限,所以农民在收益不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