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京西古道酱菜厂 京西古道北线徒步(海量图)

2018-10-09 - 京西古道

(图中阜成门方向为东)     京西古道如一张大网横纵门头沟全境,道路多而且长,这些古道主要有商运道、军用道、香道,它们互通有无。其中商用道的历史遗迹最多,过了几百年历史,它们虽显出来残败的颓相,风情古韵犹在。

北京京西古道酱菜厂 京西古道北线徒步(海量图)
北京京西古道酱菜厂 京西古道北线徒步(海量图)

走在已经被历史打磨的光亮的山石路上,静听,似乎能够感受古时驼铃叮当,人声鼎沸的景象。     漫步古道,还会依稀联想到古道悠悠、西风猎猎的远古情境以及商旅不断的古道盛况,当然还有古道沿边日进斗金的商户,鳞次栉比,叫卖声此起彼伏。

北京京西古道酱菜厂 京西古道北线徒步(海量图)
北京京西古道酱菜厂 京西古道北线徒步(海量图)

每日五、六千条赖以长途运输的驼马浩荡而至,千磨万击,蹄窝遍布,而且有时拥堵,构成了一幅蔚为壮观的昔日风景。

    我们同行共计五人。我、家属、横槊赋诗、横槊赋诗的好友文秀和卫芬。我们这几个人也算是有意思:我和横槊赋诗是两三年前博客相识,但是一直没什么联系,某一晚北京下雨,我们在微博上讨论起北京的雨,无意得知我们竟然住在一个小区;而文秀是横槊赋诗初中起的笔友,后来又是网友,在北京相遇,文秀和卫芬是老乡……世界很小,我们就这么相遇并凑在一起,徒步古道,感受古风古韵。

    我们选择的京西古道北道。陇驾庄——牛角岭关城——落坡村——韭园——东石古岩村——西石古岩村——色树坟     从地铁苹果园站乘坐929路到陇驾庄下车的。

当时由于并没有找到过详细的地图,所以我们下车后沿着国道走了一段路,由于是国道,了无人烟,直到前方出现了一个豪华的公共厕所,我们才考虑进厕所找工作人员进行询问,也就是问清楚横槊赋诗所说的小石桥到底在哪,只有找到小石桥我们才能看到传说的古道第一关……     到厕所内倒是没有见到工作人员,有一个大哥正好也去方便,便被我们的男同志们抓住问这问那。

终于问清楚,我们竟然走错路。下车的地方直接进村才能走进古道的!     我们几个人便往回返,进村咯!     村子也有一些古迹,诸如庙宇、戏楼之类,但是我们的目标主要在古道,也因为走了冤枉路了,所以就直奔村口的小石桥了。

    走过小石桥,我们终于见到了京西古道路标,很兴奋啊。

Array  美女是到哪都忘不了留影滴哈哈Array  行走进村,看到旁边的房子了吧?很古朴的青砖灰瓦,让人浮想联翩。

    经过村子,就到了一个新修的游客供给站,远处的山坡上是古道博物馆,可能是淡季,一看就是锁门运动,我们就没有过去,直接上了修葺一新的古道门楼。     还有一处开矿所用的破败工具挂在山坡,风雨侵蚀已经完全锈迹斑斑了。似乎在诉说着古道经历过的现代沧桑。

一路上,由于文秀他们拿的相机太专业让我这个小卡片都不好意思拿出来,所以只有偶尔选择偷拍一下,竟然抓出来几张很让我满意的片片。下面这张,看到横槊赋诗没?嘻嘻,本来他是在拍照的,正好往卫芬这里看过来,啊哦,长发的女子临湖而立,远处男子的温柔目光,我还真能想象啊~~~~ Array      玩的开心的文秀,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

可能是因为大学室友小猪和哼哼是广西人的原因,见到文秀,我就一直想起远在南宁的小猪。

    路上已经修葺一新的亭子。虽然是新物,但也为古道增加很多古韵,少了这些,肯定只剩下破败和沧桑,就不能完全的感受古代这条路上的情形了吧?

走过这条崎岖坑洼的石板路,就可以见到牛角岭关城的石碑了。 路边挂了很多小红灯笼,柱子是原木的,很有乡土风格,看电线应该是可以照明的。

随处可见驼马古代行人的雕塑。看到卫芬脚下的石板么?那是很大的一块石路,上面很多蹄窝。 这里的蹄窝不是最完整精彩的,据说最好的在中道圈门一带。

  想当年,每日五、六千条赖以长途运输的驼马浩荡而至; 千磨万击,蹄窝遍布,而且有时拥堵,构成了一幅蔚为壮观的昔日风景。 从这深浅不一的蹄窝,我们总会能够想到古时的热闹, 而今日,只有寥寥数人,在一个春日,踏上这条路,缅怀沉思 在脑海里描画一番往日盛景,却只能嗟叹。

爬上关城的我,留影。

我们。家属在下面充当摄影师。

经过牛角岭关城,我们继续向前,走过一段石板古道后进入一个村子,在横槊赋诗晕头转向的引导下,我们又走了几百米冤枉路。差点就错过了马致远故居和囚禁宋徽、钦二宗的大寨。    不过后来经过我们探查,才发现木质路牌倒地,所以我们才没有看到,家属不知道那天是咋回事,精神极度兴奋,所以决定做件好事,把木牌扶起并钉进路边的田地,让大家能够看清路程,不再走冤枉路了。

做好事要留名,哈哈。

后来我们进村发现马致远故居已经商业化,十元钱门票还没有学生证价,俺们就在门外拍了拍。大寨只看到一个木牌却未见真颜。问了老乡,老乡直指大寨的木牌却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后来我们每人灌了一瓶山泉水,凉爽清冽,甘甜可口,是最让人激动的发现。

   另外,有个MM从老乡手里买了鸡蛋,然后看到一个鸡窝,问道:我买的鸡蛋是这只鸡下的么?老乡答曰:这是公鸡!    我们五个人笑喷而走,去寻找关公庙了。    牛角岭关城至落坡村之间的路上,破败的房子,苍凉而冷清。

已经被遗弃的青砖灰瓦,让我总觉得这里该是有些故事发生过的。

马致远故居 大隐隐于市,马致远选择京西古道隐居,写下千古词篇: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而这里是京西古道,日走千驹的地方,又怎能说是隐居山林呢?心,终归是向着仕途而不得志的吧?

  老树还在,枯藤仍未发新芽, 寒鸦飞走小桥已锁;流水已涸,物是人非 心底的意境早已慢慢消失

破败的关帝庙,早已没有香火,无人问津,啷当上锁, 旁边人家的男主人正在劈柴,面对我们的脚步已经麻木。 斑驳的树影和光影,破落的木门和青砖墙壁,门缝内倒塌的神祗用度, 物是人非的不仅仅是建筑和历史吧。

走出落坡村,村口新修建的仿古建筑,还有菩萨庙、龙王庙,都让我觉得有些心灰。 风雨走过的历史,终是挡不住侵蚀,原汁原味的古村落也逃不开商业化的命运。

反映古代商旅古道生活的雕塑

我们要来大鹏展翅……哎哎,赋诗同学你挡住我了!!光顾着看MM了吧?

铁路是我们最喜欢的留影地点

某女“出轨”照

匾额上写的就是古体“韭园”

走出村子沿着铁路到韭园,然后转过一个古道门洞后进入东石古岩村,这个村子除了我们在村口见到个卖梨子的大哥和一个大娘,就是两辆正在轰轰作业的拖拉机在山坡上填埋山梁,再无声响。安静整洁的村子,就像是沉睡中的人儿,轰轰的作业声只是睡梦中的一声呻吟。

网上说东石古岩村是一个古山村,群山环抱,最早在这里定居的是张姓的亲哥俩,繁衍至今几十代人,大约500年历史。村子曾利用穿村而过的古大道优势,设置了下店、北店、南店,为每天通行的骆驼、骡马、客商提供饮食住宿服务。

在马帮盛行的日子里,村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形成了古道上有名的“张家店”。现今村里还有五十来户人家,妇女多、小孩多、老人多是东石古岩村的特点之一。整个山庄依照山坡的走向而建,临道的院墙,用一块块石头层层垒起,望之如城墙。

这里有一棵近七百年历史的古树,名为“梆梆树”,果实能入药。古树之下,风景极好,四面群山,绿树成荫,鸟啼声声,古屋一片。遗憾的是路中间,曾经的青石古道已被水泥道代替,所幸,除此之外,村子至今原汁原味,没有经过修葺的老宅、破旧的木窗、斑驳的石墙,一切显得古朴而悠然,未被丁点儿商业气息所沾染。

    我们没有找到古树,倒是利用太阳的方向原理依照攻略找到了古道的方向,还买了大哥五元钱的梨子,给了三斤半。

甜美多汁,我们用一瓶从落坡村打来的山泉洗了,坐在古道旁的阴凉处吃了。     吃完梨子继续沿着古道走,这段古道是石佛岭段,一侧是山峦,一侧是山涧,山涧下是已干涸的永定河及门头沟至板桥的铁路,还有村落的农田,火车时不时隆隆驶过。

古道的石板铺设是有讲究,而且科学的——每隔一米就会有道石板竖起来,可延缓水流冲刷路面,又可成为路者的踏脚处。

拐过一山弯儿,古道戛然而止,往下是近乎90度的断壁。原来随着开采煤矿的大规模进行,一些唯利是图的人上山开采矿石,把古道破坏了。

所幸当年在修建古道时,在岩壁上留下的四块摩崖石碑还在。石碑刻于明万历六年,三块碑刻是修路施资者的芳名。“水凶山险,涧陡沟深,其为樵猎之处”,余下的一块摩崖石碑上记载着石佛岭古道在古时险峻的面貌。

      我们走下石佛岭,就看到了王平中学,以为已经到王平口,遂决定走中线回京。后来遇到一个热心的老大爷,说这里不是王平镇,还远着咧!我们只能沿着铁路找到公交站牌,一看只有929和929支。

当时已经下午四点,我们就商量了不再去中线和爨底下村,等有机会再去,踏上了回京的公车。 整个路程不长,但是笑声连连。跟志同道合又很投缘的朋友出行,总会是很惬意又放松的。我想我们还会再去中线和南线,并将坚持着走遍京西古道保存比较完整的地方。暖暖春日,走在大路上,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