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书院为什么不让进】【书楼】关中书院:从吾二曲 允执厥中(下)

2019-10-19 - 关中书院

对于关中书院的藏书,赵连稳在《中国书院藏书》一书中称:“书院的藏书楼名‘中天阁’。由于史料的缺乏,关中书院藏书的具体情况我们无法知晓,只能窥视到蛛丝马迹。乾隆皇帝亦很重视书院藏书。乾隆元年礼部覆准:各省会城,设有书院,乃一省人材聚集之地,宜多贮书籍,有益治道。

【关中书院为什么不让进】【书楼】关中书院:从吾二曲 允执厥中(下)
【关中书院为什么不让进】【书楼】关中书院:从吾二曲 允执厥中(下)

今各督抚可以动用公家银两,购买《十三经》、《二十一史》,发给书院教官接管收藏,令士子熟习讲贯。关中书院作为西北的著名书院,又是陕西的省级书院,毫无疑问应该得到政府出资购买的《十三经》、《二十一史》等书籍。”

【关中书院为什么不让进】【书楼】关中书院:从吾二曲 允执厥中(下)
【关中书院为什么不让进】【书楼】关中书院:从吾二曲 允执厥中(下)

一个大八卦

这段话中提到关中书院的藏书楼名叫中天阁,我在书院内围了一圈,却没能找到这个地方。而对于中天阁的藏书,赵连稳也没能给出具体的目录,他在此文中只是说:“光绪年间,按察使黄彭年和布政使曾和在为书院新建斋舍的同时,还为书院购置了一批珍贵书籍,供师生学习。民国时期的曹仲谦担任长安县志的纂写,阅读了关中书院的大量藏书。曹仲谦在担任县志分纂期间,有机会参观浏览诸如关中书院等前清旧学的丰富藏书。”

【关中书院为什么不让进】【书楼】关中书院:从吾二曲 允执厥中(下)
【关中书院为什么不让进】【书楼】关中书院:从吾二曲 允执厥中(下)

第二进院落

中天阁没有书目留下来,于今而言,这是个大遗憾,但好在书院的一些资料中,能够从间接的角度反应出本院的藏书情况。清初李颙曾执教关中书院,他在康熙年间写过一篇《关中书院学程》,此学程中的第三条,前半部分为:“饭后看‘四书’数章,须看白文,勿先观注;白文不契,然后阅注及大全。凡阅一章,即思此一章。”此条规定了早饭后,要读白文四书。

第三进院落

而第四条则称:“中午焚香默坐,屏缘息虑,以续夜气。饭后读《大学衍义》及《衍义补》,此穷理致知之要也。”这是中午读书的规定。到了下午,又要求学生们:“申酉之交,遇精神懒散,择诗文之痛快醒发者,如汉魏《古风》、《出师表》、《归去来辞》、《正气歌》、《却聘书》,从容朗诵,以鼓昏惰。”读了这么多还不够,到了晚上则进一步要求:“每晚初更,灯下阅《资治通鉴纲目》或濂洛关闽及河会姚泾语录。”

正在打点滴的盆景

除此之外,《关中书院学程》的最后一条又称:“会中所讲之书,如《康斋日录》、《泾野语录》、《文清读书条》,此数种,明白正大,最便后学。”仅由这些即可看出,这一天之内,每一位学生都要涉及大量的书,而若每人都要背如此数量众多之书,似乎可能性也不大。以此推论,关中书院应该藏有数量不小的书籍。

钟楼仍在

李颙也是明清之际著名的大儒,他的治学方式颇为特别,比如他曾说过“君子为学,贵博不贵杂”,这种说法异于常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中,博、杂是一回事,而李颙却觉得这完全是两个概念,他认为“博”是:“洞修己治人之机,达开物成务之略,如古之伊传周召、宋之韩范富马,推其有足于辅世而泽民,而其流风余韵犹师范来哲于无穷,此博学也。

”而“杂”则为:“名物象数,无賾不探,典故源流,纤微必察,如晋之张华、陆澄,明之升庵、弇山,叩之而不竭,测之而益深,见闻虽富,致远则乖,此杂学也。”

现代壁画长廊

李颙也说,大多数人将博与杂分不清楚,而这正是人们的问题所在。李颙对博和杂的解释出自他所作的《富平答问》,他在该文中有这样的总结:“士之翻故纸泛穷素者,便移然以博学自命,人亦翕然以博学归之。殊不知役有用之精神,亲无用之琐务,内不足以明道存心,外不足以经世宰物,亦只见其徒劳而已矣。”

没有找到藏书楼……

李颙虽然是大儒,但他并不排斥佛教和道教,他在《答顾宁人先生》一文中说:“今无论出于佛书儒书,但论其何体何用,如明道存心以为体,经世宰物以为用,则体为真体,用为实用。此二字出于儒书固可,即出于佛书亦无不可。

苟内不足以明道存心,外不足以经世宰物,则体为虚体,用为无用。此二字出于佛书固不可,出于儒书亦岂可乎?”由这些观念可知,李颙特别强调读书要博,而做到这个博,则自然需要数量众多的藏书,如此反推起来,无论他个人还是关中书院,当年都应该藏有很大数量的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