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演员综艺】《国家宝藏》《我就是演员》综艺小剧场式输出成主流

2019-10-19 - 我就是演员

近年来随着剧情式真人秀的不断风靡,综艺里的剧情也越来越精彩。除了剧情化剪辑,剧情演绎也十分盛行,不仅是真人秀,其他各类综艺里也都开始蔓延影视化的故事演绎,真人秀、演技类、文博类、儿童成长类等节目中的影视演绎愈发常态化。

【我就是演员综艺】《国家宝藏》《我就是演员》综艺小剧场式输出成主流
【我就是演员综艺】《国家宝藏》《我就是演员》综艺小剧场式输出成主流

从《演员的诞生》《国家宝藏》到《幻乐之城》《上新了·故宫》《一本好书》以及今年即将席卷荧屏的多档演技类、生活类综艺中都少不了影视化演绎。以小剧场小故事的形式诠释综艺内容,成为综艺创作中的一大重要表现形式。

【我就是演员综艺】《国家宝藏》《我就是演员》综艺小剧场式输出成主流
【我就是演员综艺】《国家宝藏》《我就是演员》综艺小剧场式输出成主流

影视演绎进入综艺,故事短片成节目重要法门

2017年,在《演员的诞生》舞台上实力演员们正面飙戏,还原经典影视IP;在《国家宝藏》中,国宝守护人现场演绎国宝的“前世传奇”和“今生故事”……这样类话剧的节目舞台现场表现形式,成为了那一年综艺里的一大创新。

【我就是演员综艺】《国家宝藏》《我就是演员》综艺小剧场式输出成主流
【我就是演员综艺】《国家宝藏》《我就是演员》综艺小剧场式输出成主流

2018年,《幻乐之城》通过四位唱演人与导演搭档,完成从故事剧本到完整表演的唱演秀;《上新了·故宫》故宫文创新品开发员周一围不仅要探寻故宫历史文化,还要角色扮演历史人物,演绎文物的历史故事;《一本好书》以戏剧舞台的沉浸表演再现书中精彩片段……2019年至今也陆续出现了《星空下的童话》《闪亮的名字》《一出好戏》等将影视演绎搬上综艺荧屏的节目。

【我就是演员综艺】《国家宝藏》《我就是演员》综艺小剧场式输出成主流

近两年间,影视演绎在综艺中被广泛运用,而将时间拨回到2014年,影视化创作便已在综艺里早有苗头。《我们都爱笑》主打嘉宾在不同特殊场景下的即兴表演;《星剧社》以舞台剧的形式将话剧搬上电视荧屏……2015年,真人秀《咱们穿越吧》嘉宾们在节目中回到过去,体验并演绎历史上不同时期的不同生活;《全员加速中》由于正编剧,每一期节目中都有时代背景互相独立的剧情,队员通过任务通告推动剧情发展……

综艺节目中的影视化演绎越来越普遍,从今年各平台的综艺片单来看,在湖南卫视《一出好戏》,北京卫视《生活请回答》,江苏卫视《未来的大剧》,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等综艺节目中,影视化的故事短片呈现还将迎来新一轮的高峰。

真人秀、演技、文博、儿童,综艺影视化背后的差异表现

影视演绎被搬上综艺荧屏,并不在局限于只是真人秀情景设定下的单一表演,而是在不同类型的综艺里承担着不同的节目效果。从目前情况来看,其在不同节目中主要呈现出如下的一些差异表现。

竞技真人秀,丰富赛制,推进情节发展,代表综艺《咱们穿越吧》《全员加速中》。这类节目中的嘉宾表演虽然有着情景设定的大框架,如环境、时代、身份等,但嘉宾在节目中主要还是扮演的“自己”,呈现上偏向于无厘头、荒诞的喜剧形式,与影视作品中的沉浸化演绎有着很大区别。

演技类,凸显专业,内容组成必备,代表综艺《我就是演员》《演员的品格》《一出好戏》。在此类节目中,影视演绎是展现嘉宾实力的必要环节,同时其中大量对经典影视IP片段的综艺再现,降低内容门槛,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节目对观众的吸引力,借势经典、情怀碰撞,演技类已成为近两年来的热门综艺类别。

文博类,增添趣味,丰富呈现形式,代表综艺《国家宝藏》《上新了·故宫》《一本好书》。在文化类综艺里,无论是厚重的博物馆题材,还是渊博的荐书节目,其在年轻观众群体中的渗透力总是十分有限,而小剧场的故事表演形式,则能为原本高高在上的内容增添亲切感,情景演绎也能让原本缺乏画面感的枯燥陈述,充满表现力。

儿童成长类,唤醒童心,贴近目标群体,代表综艺《童心撞地球》《星空下的童话》。童话剧这一寓教于乐的故事演绎,在儿童节目里一直拥有无可比拟的表现优势,区别于成年人的演绎,采用儿童表演童话故事、儿童经典IP的形式,也能更加贴合目标受众群体的理解力。

其他,强化主题,创新叙事方式,代表综艺《幻乐之城》《闪亮的名字》《生活请回答》。《幻乐之城》带来以“唱 演”的原创音乐故事短片;《闪亮的名字》采用“寻访纪实 明星演绎”的叙事方式,再现英雄人物的感人事迹;《生活请回答》围绕社会生活热点话题打造故事短片,以此引发大众讨论与共鸣……

在真人秀、演技类、文博类、儿童成长类等多种节目中,影视演绎的广泛运用优势作用明显,这些作用中既有共通之处,也“因人而异”呈现出各自的侧重表现。

精制作与高投入,有看点无亮点待突破

与过去综艺为了满足观众的窥私欲,节目中不断寻求嘉宾能展现出最真实的一面不同,目前综艺的情景戏剧化趋势明显,综艺不再只一味强调“真”,而是以故事化的包装来展现一个个不同的主题作品。

综艺的戏剧化、影视化,与当下综艺行业不断追求的精品化、垂直化密不可分。而这也无疑为综艺的内容生产提出了更高的创作要求,每期节目中的故事台本、服化道具、场景舞美等相比以往需要花费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

如唱演秀《幻乐之城》在制作过程中,参与人员达700人左右,其中电视人员占到了两三百,电影团队则有近400人,摄影棚内的表演场景均需在短时间内完成拆除与搭建,制作压力不言而喻。

高投入、精制作的同时,影视化演绎并不意味着能够获得理想的市场份额,观众是否买单并非是某一套路化创作所能够决定的。纵观目前市场上涌现出的此类综艺,有看点、无亮点、口碑与流量难两全,成为了他们的共同命运,绝对的超级爆款与代表性作品尚未从中诞生。

也因此,结合影视演绎的综艺在投入与产出比上往往并不十分可观,对内容生产者以及平台运营者而言,在押注此类综艺时,也还需量力而行、有的放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