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孝胥宜园记 郑孝胥 隶书《王纯碑》卷

2019-06-17 - 郑孝胥

沙孟海评价郑孝胥说,“可以矫正赵之谦的飘泛,陶浚宣的板滞和李瑞清的颤笔的弊端的,只有郑孝胥了。他的作品,既有精悍之色,又有松秀之趣,活象他的诗,于冲夷之中,带有激宕之气”,评价不可谓不高。

郑孝胥宜园记 郑孝胥 隶书《王纯碑》卷
郑孝胥宜园记 郑孝胥 隶书《王纯碑》卷

郑孝胥的书法,承续帖学之余绪,吸收晋隋唐宋诸家精华,复撷纳碑学之新知,涵咏汉魏六朝碑版神髓,楷隶相参,碑帖交融,形成了他豪迈浑穆而兼茂密俊逸的独特风格,在清末民初的书坛上占据了骄人的一席。

郑孝胥宜园记 郑孝胥 隶书《王纯碑》卷
郑孝胥宜园记 郑孝胥 隶书《王纯碑》卷

这件郑孝胥临写的《王纯碑》,书于郑氏自用的“夜起庵”笺纸上。《王纯碑》,元明以来,著录无闻。清初,朱彝尊在孙承泽家见一宋拓本,为作跋,载《曝书亭集》。同治戊辰,杨守敬在江西九江得一双钩本,盖即从宋拓本中钩摹者,杨氏遂以之刊于《望堂金石文字》中。

郑孝胥宜园记 郑孝胥 隶书《王纯碑》卷
郑孝胥宜园记 郑孝胥 隶书《王纯碑》卷

郑孝胥在辛亥革命爆发后,隐居上海,于汉碑临写尤勤。综观此隶书临《王纯碑》卷,用笔峻涩、朴秀兼具,尤其将其与同时期的李瑞清、曾熙等作品的意态驳杂、求涩务颤相比,郑氏隶书显得朴雅淳古而又韵致流畅、神清气逸。卷尾郑氏自跋,短短数语,旁征博引,追根溯源,将《王纯碑》之来龙去脉叙述清楚,其严谨的治学精神与博闻强记,令人感佩不已。

款识:右汉冀州刺史王纯碑,旧在汶上县。水经注济水西安民,山西有汉冀州刺史王纷碑,汉中平四年,立疑即此碑。而误纯为纷,误延熹为中平,又载有碑阴隶释,又载有篆额,今此本皆失之。同治戊辰,杨守敬得此钩本于九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