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音乐车机版】网易云音乐到底好在哪里?

2019-10-18 - 网易云音乐

因为一个人,我逐渐习惯并有点离不开网易云音乐。

我刚认识阿良的时候,他身上才两个文身,左右胸口上各一个。说话横横的,一副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样子。

我俩见面第一句就没什么好话。那天他拉着我去健身餐馆吃了顿沙拉,不得不说沙拉里的猕猴桃真酸,我脸都抽搐成鞋拔子。

【网易云音乐车机版】网易云音乐到底好在哪里?
【网易云音乐车机版】网易云音乐到底好在哪里?

阿良家里有钱,比我要富得多了。冬天有阵子他喜欢晚上开车跑来找我,拉我去老远的师范大学买奶茶喝。我们买来就坐在车里捧着奶茶听他拿网易云音乐放后摇。点开歌单随机播放,然后我俩就吹吹空调聊聊天。

【网易云音乐车机版】网易云音乐到底好在哪里?
【网易云音乐车机版】网易云音乐到底好在哪里?

他常常跟我吹嘘他的音乐天赋,说什么如果不是家里要求,他就去组个小乐队,在云村注册个网易音乐人。开心时摇滚,不开心时朋克,去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怼所有嫌他歌不好听的人。

我说:你快拉倒吧,给我把刚刚的那首文雀调回去。

【网易云音乐车机版】网易云音乐到底好在哪里?
【网易云音乐车机版】网易云音乐到底好在哪里?

我原来以为他就是这样,带点有钱人子女的任性和张狂,可偏偏我又幸得窥见那副纨绔面孔下的柔情和痛苦。

他爱喝酒,也能喝,不过喝醉了就到处打电话,中英文夹杂,满嘴胡话、放声大哭。

有一回他给我打电话,说他不想活了,买好了炭盆,打算关着门窗烧一晚上,能不能醒来看命。我也情绪不好,两个人隔着电话哭。我说,现在天还冷,要等到春天啊。

【网易云音乐车机版】网易云音乐到底好在哪里?

后来开春的时候他又去文身了,一长条,在脊柱上:

“与尔同销万古愁”。

与尔同销万古愁啊。

后来工作不顺,又恰逢家里面出了些事,我便离开了那座北方霾城,回家乡谋生计了。手机号和微信也是变了又变,跟阿良也慢慢地断了联系。

但我还是记得那时候他跟我说要去注册网易音乐人的胡话,导致我常常在网易云音乐上到处搜,心里抱着一点难以名状的期待:说不好他真的偷偷搞了个乐队呢。

如此一来二去,我倒也离不开网易云音乐了。

阿良从前跟我说,听歌有时是淘金,有时是掘矿。我问他区别在哪里,他又开始故作深沉不告诉我。现在我似乎明白一些,淘金是全凭运气,在歌海里遇上了便是运气;挖矿不同,凿开外层那些石块,只要能找到矿脉所在,一路顺着下去,就能处处是惊喜。网易云音乐就是一柄绝佳的勘探锤,除了每日歌单、私人FM,每个音乐人信息下面还有相似歌手,总能成为发现好歌曲好乐手的宝地。

我之前关注了一个杭州的乐队,总也不火,散了又组,组了又散。前一阵子,他们忽然又有了动静,在网易云音乐上发布了他们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数字专辑。

我还记得阿良深爱惘闻,今年惘闻乐队出了第十张录音室专辑《看不见的城市》,网易云音乐也是各个平台里第一时间上架的。

那会儿阿良还喜欢在网易云音乐上听电台节目,经常被我笑话这是什么古早味爱好。毕竟现在视频娱乐媒介这么丰富,我一度不能理解:既然能耳眼并用地取乐,为什么还要偏偏执着于电台这种只有声音作为传达媒介的东西呢?

断了联系后我开始试着听他当初听的那些节目,才发现网易云音乐的电台节目做的真的不错。影评、乐评、有声书、脱口秀、知识分享,广度深度兼备,能好好发掘的话真的是一块宝藏。如今出远门之前我常常提前缓存上几期节目,拿上一副称心的降噪耳机,无论高铁、大巴还是飞机上的时间,都比从前好打发得多。

到后来网易云音乐开始拓展业务做视频节目,像《音乐好朋友》让我体会到了对同一首歌的多种演绎,丰富原作的魅力的同时又给人带来翻唱的欣喜;又如《云村听歌会》,以脱口秀的形式分享新歌,开辟了新奇又有趣味的歌曲宣发模式,这些节目也更让我见识到了网易云音乐对音乐用心的态度。

所以别人素来称道的网易云音乐温暖的社区氛围、出色动人的营销、评论功能、产品细节、归属感这些,我却独独钟情它对原创音乐的支持和对内容产出的重视。

前者能做到已是不易,后者要做到则更需用心——用心的东西,我总是不太好拒绝的。

现在每回打开网易云音乐,或随机播放,或单曲循环,好像总能让我恍惚间找回从前冬夜里跟阿良窝在开了暖气的车里,喝着奶茶听着歌,天南海北胡乱扯的感觉。

我时常想啊,要是以后还有机会再和他见面、一起听歌的话,就不喝奶茶了,喝酒吧,不醉不归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