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宗南身边的卧底 “闲棋冷子”熊向晖 在“西北王”胡宗南身边卧底10年

2019-01-04 - 胡宗南

“我很羡慕你,你们像刀像斧头,可以对着黑暗刀砍斧剁,而我注定要做一颗钉子,烂也要烂死在这块朽木里。”在热播谍战剧《黎明之前》中,潜伏在国民党八局的中共地下党员刘新杰(吴秀波饰)的这番话,道出了一名资深情报战士的心声。

胡宗南身边的卧底 “闲棋冷子”熊向晖 在“西北王”胡宗南身边卧底10年
胡宗南身边的卧底 “闲棋冷子”熊向晖 在“西北王”胡宗南身边卧底10年

有人说,刘新杰的原型,很像中国共产党情报史上“后三杰”中的熊向晖。当年,熊向晖接受周恩来指示,作为一枚“闲棋冷子”卧底于国民党“西北王”胡宗南身边,也曾做好当一颗钉子的准备。然而,在残酷斗争中,这颗钉子不断显露智慧和锋芒,送出了国民党“闪击延安”、“西安军事会议”等战略情报,为挫败国民党反共阴谋、保卫延安党中央屡建奇功,被毛主席赞为“一个人能顶几个师”,成就中国情报史上一段不朽的传奇。

胡宗南身边的卧底 “闲棋冷子”熊向晖 在“西北王”胡宗南身边卧底10年
胡宗南身边的卧底 “闲棋冷子”熊向晖 在“西北王”胡宗南身边卧底10年

日前,扬子晚报记者在北京、西安、南京等地,寻访这位传奇人物的战斗足迹。

扬子晚报特派记者于英杰南京、北京、西安报道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熊蕾提供

“特别面试”过关,他成了最合适的卧底人选

熊向晖“以怪制怪”获得胡宗南信任,成为其亲信助手

胡宗南身边的卧底 “闲棋冷子”熊向晖 在“西北王”胡宗南身边卧底10年
胡宗南身边的卧底 “闲棋冷子”熊向晖 在“西北王”胡宗南身边卧底10年

在北京,熊向晖的女儿熊蕾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回忆了父亲的卧底生涯。

熊向晖原名熊汇荃,出生于山东掖县,祖籍安徽凤阳,父亲时任湖北高等法院刑庭庭长。1936年12月,从江苏省立南京中学(现为宁海中学)毕业、考入清华大学的熊汇荃,在北平秘密加入共产党。七七事变爆发时,他因放暑假在湖北,直到11月才与党组织接上关系,他想去延安,但党组织给他安排了一个从未料到的阵地。

胡宗南身边的卧底 “闲棋冷子”熊向晖 在“西北王”胡宗南身边卧底10年

周恩来未雨绸缪布下“棋子”

党中央从国共合作的全局出发,汲取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的教训,对情报保卫战线有了新的部署。民国历史人物研究专家、《在胡宗南身边的十二年》一书作者杨者圣说,周恩来未雨绸缪,在国民党高层核心人物周围布下很多“闲棋冷子”,让他们长期潜伏,关键时刻启用。也就是说,当国共合作顺利进行时,他们就闲着、冷着;万一国民党有不利于共产党的举动,这些“闲棋冷子”就要“醒来”发挥作用。

“这些‘闲棋冷子’,又叫战略情报人员。白崇禧的秘书谢和赓,傅作义的秘书阎又文,都是周恩来在抗战初期安排打入的地下党员。我父亲并不是唯一的。”熊向晖的女儿熊蕾说,当年父亲去胡宗南那儿,有很大的偶然成分。

胡宗南手握重兵,深得蒋介石宠信,长期镇守西安,其任务除了抵抗日军西进,更重要的就是监视和伺机进攻延安。对胡宗南身边“闲棋冷子”的选择,周恩来格外看重。

他提出五条标准:一,出身官宦世家;二,年纪轻、仪表不俗;三,公开面目要不左不右,言谈举止有爱国青年的气质;四,知识面要广、记忆力强;五,肯动脑子能随机应变。

选谁去?周恩来把任务交给清华地下党负责人蒋南翔。蒋南翔从清华数十名党员中选了3人,要求他们报名参加湖南青年战地服务团,到国民党第一军胡宗南部“服务”,其中就有熊汇荃。

奇招制胜成功面试

1937年初,胡宗南接见服务团人员。能不能在胡宗南部落脚,就看这次“面试”。

以前,熊汇荃看过天津《大公报》连载范长江的长篇通讯《中国的西北角》,其中对胡宗南有过一段描写,他从图书馆找出这一段,揣摩他的性格;范长江对胡宗南感觉“有点奇怪”四个字,被熊汇荃记在心里。

面试开始,胡宗南手执名册点名,不论男女都称“先生”。按事先规定,被点名的人得站起来,说声“有”。胡宗南举目审视,说“请坐”,提出三四个问题,根据他们的回答在名册上划圈。熊汇荃注意到,不论对谁,胡宗南都问一句“为什么到本军来?”顿时萌生念头,想使这个“有点奇怪”的人感到奇怪。

点到熊汇荃时,他故意违例,坐而不立,只举右手,说声“我就是”。胡宗南瞪着英气勃勃的熊汇荃问:熊先生为什么到本军来?熊汇荃回答:参加革命。胡宗南一怔,接连发问,最后问道:对反革命怎么办?熊汇荃脱口而出:杀!胡宗南盯了他一会儿,在名册上划了划,继续点名。

“晚饭后,我父亲接到通知,说胡宗南找他个别谈话,他才知道,胡宗南会见时对每个名字都划圈,多数划一个,也有两三个的,只有他划了4个圈。”熊蕾说。

这次谈话,老谋深算的胡宗南用漫谈的方式对熊汇荃进行政治盘查。除了秘密党员身份,其他的熊汇荃以实相告,打消了胡宗南的疑虑。

就这样,19岁的熊汇荃成了胡宗南的亲信助手——侍从副官、机要秘书,除了处理重要文电和日常事务外,还专门为胡宗南起草讲话稿。

胡宗南反共倾向暴露后,熊汇荃这枚“闲棋冷子”再也冷不下来。1943年到1947年,熊汇荃不断传出重要情报,其中两次,堪称中共情报史上的经典案例。

A密传“闪击延安”计划

毛主席为此赞熊汇荃“一个人能顶几个师”

1943年,蒋介石趁“共产国际解散”之机掀起第三次反共高潮,密令胡宗南“闪击延安”,6月底前做好准备,7月9日进攻。此时,八路军主力在前线作战,延安兵力空虚,形势危急。

就在7月4日,胡宗南突然收到朱德的明电:“道路纷传,中央将乘国际解散机会,实行剿共。当此抗日艰虞之际,力谋团结,犹恐不及,若遂发动内战,破坏抗战团结之大业,则陷国家民族于危难之境……”

原来,熊汇荃获知“闪击延安”这一绝密情报后,于7月3日晚上秘密传给了延安。

泄密了!胡宗南大吃一惊。同样震惊的还有站在胡宗南身边的熊汇荃,电报中“已将河防大军向西调动,弹粮运输络绎于途”等文字,直接引用了他的情报原文。

“父亲没想到,因为通常都会保护情报来源。现在来看,朱德明电引用我父亲的情报原文,也是党中央万般无奈下的一招险棋。”熊蕾说。

这份明码电报,把熊汇荃推到了可能暴露的危险境地。事实上,他先去电报室拿了电报,比胡宗南早看到仅仅几分钟而已。胡宗南盯着电报,连说“厉害!”还自言自语地问,到底是谁泄密?

熊汇荃电光石火般回答:接触过这个情报的都要查,包括我。熊汇荃做了最坏的打算。然而到晚上,胡宗南又召集他继续参加军事会议,这表明,胡宗南并未怀疑到他身上。不久,胡宗南抓到其他人,作为泄密者处决。

党中央向海内外公开了胡宗南“闪击延安”的计划。迫于压力,蒋介石不得不于7月7日电复胡宗南,取消该计划。

也因这次情报的传递,毛主席称赞熊汇荃“一个人能顶几个师”。而对毛主席的赞誉,熊汇荃直到1946年与周恩来在南京梅园新村见面,才第一次听说。

B再传“闪击延安”计划

胡宗南总攻前,“撒手锏”已经暴露,再遭挫败

1947年3月1日,新婚的熊汇荃和妻子在杭州度蜜月,之后他就要赴美留学,船票都已买好,但被胡宗南召回。胡宗南告诉他,赴美留学要延期了,蒋介石制定了直捣延安的方案,3月10日发起攻击。

说完,胡宗南给了熊汇荃一个文件包,让他根据包里文件画一幅草图,并叮嘱他锁好房门,不许任何人进来。熊汇荃打开文件包,看到两份绝密文件:蒋介石核准的进攻延安的方案;陕北共产党的军队兵力配置情况。他异常激动,凭着超强的记忆力把文件内容默记在心。

后人对此很不解,胡宗南怎么单单在这时召回熊汇荃?熊蕾认为,一方面,胡宗南并不知道父亲的真实身份;一方面,相处10年下来,他已绝对信任父亲,关键时刻也想不到其他人。

3月3日上午,熊汇荃随胡宗南乘专机回到西安。当晚,他将默记的情报送到新华巷1号、当时西安《新泰日报》主编王石坚(党组织西安的负责人之一)家中,发到延安。

胡宗南哪会想到,为彻底保密,这两份绝密文件还没向手下的军长和师长们传达,已经摆在毛主席案头。

3月8日,熊汇荃随胡宗南抵达洛川。在胡宗南发起总攻之前,熊汇荃意外发现,国民党保密局派专业人员携带美国最新无线电台测向设备到了前线,这套设备能探明党中央电台位置!心急如焚的熊汇荃无法离开,他豁出去,明写一份情报,放在西安绥靖公署专用的信封里,收信人是王石坚,外面又加一个信封,收信人是熟人潘裕然,然后用胡宗南的机要交通送出。“这次情报传递是完全不可控的,任何一个小纰漏,都会让他暴露无遗。”熊蕾说。

幸运的是,情报平安抵达周恩来手中。党中央电台停止工作三天,国民党的进攻又一次挫败。

【画外音】

历史学者杨者圣认为,熊汇荃的任务就是保卫延安,他的两次情报,相比之下第一次贡献更大,因为那时延安毫无防备,十分凶险。第一次的贡献,堪与1931年4月钱壮飞送出顾顺章叛变情报,保卫上海党中央相比。

熊汇荃是周恩来直接指挥的战略情报员,从1937年至1947年10年间,只见过两次周恩来,一次在西安,一次在南京。每次见面都是敌我之间智慧和胆识的较量,场面不输于任何谍战大片。

1943年西安“鸿门宴”后,巧妙“周熊会”

“抗战期间,周恩来23次经停西安的八路军办事处。但是,两人在此只见过一次,还是在胡宗南安排下,顺理成章地见面。”八路军西安办事处纪念馆馆长霍学进告诉记者。

1943年7月初,蒋介石密令胡宗南实施“闪击延安”计划,周恩来于7月9日从重庆抵达西安,与胡宗南做彻底交涉。当时“闪击延安”计划因熊汇荃及时通报党中央,实际上已经泡汤,胡宗南得知周恩来到西安,为免尴尬,想了一个办法:一是矢口否认“闪击延安”计划;二是举行宴席,灌醉周恩来,使其没机会追究此事。

73年前的这场“鸿门宴”,就发生在胡宗南司令部驻地小雁塔内。当时,胡宗南命令副官熊汇荃去七贤庄八路军办事处接周恩来。趁此机会,熊汇荃用英语提醒周恩来,“请小心提防被灌醉。”

酒会上,在场的将军和地方要员按胡宗南的授意,频频向周恩来敬酒,都被周恩来巧妙避过。时机成熟,周恩来主动走向胡宗南,单刀直人地问,我昨日看到朱总司令7月4日发的电报,说胡副长官调动河防国军进攻延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胡宗南被周恩来当面揭穿,连称绝无此事。

酒会上的交锋,以周恩来的完胜告终。胡宗南又让熊汇荃送周恩来回八路军办事处。

车上,周恩来说:我刚才跟胡总司令讲了,要送他一些延安出版的书报,请熊先生到办事处稍停几分钟,我要准备杂志,请你带回。然后用手碰了熊汇荃一下。熊汇荃明白,周恩来有话要说。到了八路军办事处,车停门外,熊汇荃跟周恩来到里边。周恩来说:“我们谈一刻钟。”趁这个机会,周恩来详细询问了胡宗南的情况。

国民党军统西安站一直监视八路军办事处,详细报告了周恩来回来的情况:有一辆汽车,有一个人(指熊汇荃),到八路军办事处,几点几分接,几点几分送,送的时候几点几分出来,临走的时候,这个人带了一大包东西,手里拿的“反动”杂志……熊蕾说,胡宗南看了哈哈大笑,说周恩来到西安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哪里知道,这都是周恩来和父亲给他演的戏。

1946年南京十万火急,“你可能暴露了”

3年后熊汇荃第二次与周恩来见面,更加曲折。

1946年初,胡宗南要送熊汇荃等人去美国留学。当时内战气氛浓厚。胡宗南提出《攻略陕北作战计划》,谋划再击延安。准备回南京办留学手续的熊汇荃得知,立即密报延安。

6月10日上午,正在南京卫巷32号家中的熊汇荃见到一位来客,此人说了句“胡公找你”(“胡公”是周恩来的代号)。熊汇荃得知见面地点是“梅园新村30号”非常吃惊。这是路人皆知的中共代表团驻地,敌特盯防严密。“为这次见面,周恩来做了周密部署。”熊蕾说,父亲的行踪并未被敌特察觉。

到了梅园新村30号会客室,周恩来关上门,跟熊汇荃讲了一件性命攸关的大事——

6月9日,周恩来坐马歇尔专机从延安回南京,因此前连几日开会没睡觉,他一上飞机就睡着了。回到梅园新村,他看衬衣口袋,大吃一惊,里面的小本子不见了。熊汇荃回忆,周恩来告诉他,“小本上写的其他事无关紧要,唯一重要的是你的住址:南京卫巷32号,还写了个‘熊’字。按照秘密工作的规定,我本应记在脑子里的。我想他们一定照了相,小本子的内容他(马歇尔)会知道。问题是,他会不会告诉蒋介石。”

周恩来让熊汇荃从最坏处打算,离开南京到上海,找同志暂避两周。他再从西安、南京等处打探动静。如果暴露,马上把熊汇荃送到苏北根据地。听着周恩来的讲述,熊汇荃很平静。但接下来的话,让他震惊:周恩来告诉熊汇荃,此事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他已经打电报报告中央,作了初步检讨,请求处分。

熊蕾说,父亲后来很感慨,本来这件事只有周恩来一个人知道,他是党的副主席,完全可以不报告,自己处理,可他没有,而且还向熊汇荃这样的晚生后辈普通党员坦然承认,这种真挚坦诚的态度和光明磊落的品德,给了父亲深深的震撼。

一再叮嘱后,熊汇荃离开梅园新村。遵照周恩来指示,熊汇荃在上海躲了两周,接到未婚妻谌筱华的信,内有“王兄康泰,阁府安祥”字样,才放下心来。这次小本子之事,终是一场虚惊。

1949年春,被胡宗南选送为公费留美的熊汇荃学成回国。早在两年前,他的身份已经暴露,回国后“归队”改名熊向晖。

公开熊向晖身份

周恩来巧施反间计“亲信失察”,让胡宗南失去了蒋介石信任,胡数十万大军被“包饺子”

1947年5月,熊向晖赴美留学。熊蕾告诉扬子晚报记者,父亲到美国不久,党在西安情报系统的重要负责人王石坚被捕,父亲的身份就此暴露。

国民党保密局要员沈醉在《军统内幕》中写道,胡宗南得知熊向晖身份一事,脸气得发青,然而只是停了熊向晖的公费,并没深究。历史学者杨者圣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胡宗南把这个案子故意压下来,因为他深知如果蒋介石知道,势必怪罪于他。

两年后,周恩来精妙安排,通过身份暴露的熊向晖传出一份“特别的情报”,帮助解放军在大西南兜住了胡宗南数十万大军。

1949年11月6日中午,在中南海勤政殿,周恩来设宴招待国民党元老张治中、邵力子、刘斐。他把熊向晖介绍给大家。这看似无心的介绍,实乃一出“反间计”。杨者圣解释说,对于情报工作,一旦身份暴露就成一枚死棋;其二,在这样的场合公布熊向晖的身份,且对象还是国民党要员,是别有深意的。

1949年底,胡宗南、宋希濂两个重兵集团拥兵50余万,谋划取道西昌继续抵抗,万不得已退到缅甸。党中央的策略是力图把国民党有生力量消灭在大陆,以防后患。所以,如何将胡宗南套牢在大西南,等待刘邓大军前来形成合围之势,是整个西南战局成败的关键。

如果能“假蒋介石之手套住胡宗南、争取宝贵时间”,就会占据主动,那怎么离间蒋介石和胡宗南呢?周恩来宴请国民党元老、故意泄露熊向晖身份的意图正在于此。果然,蒋介石收到这一信息后,对胡宗南的忠诚产生怀疑,于是连续6次拒绝胡宗南西进方案,甚至命令他杀身成仁……